性调教室高h学校/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开到最

元卿凌想,百姓为什么会信奉世间有神?不是他们见过,而是他们需要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悬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这股力量无处不在,能看到世间的苦与恶。

        

在泽兰说出她能看见谁身上背负人命的时候,她选择相信泽兰是被某些力量选中的。

        

她不鼓吹以暴制暴,但是可以为泽兰找到合适的身份去做这些事情。

        

她可以填补一些缝隙,一些空白。

        

泽兰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但是妈妈似乎有所打算。

        

母女后来说了很多话,但是都和这个没有关系。

        

等到老五晚上回来,发誓不跟老五说女儿心事的元卿凌,把女儿的心事和盘托出。

        

宇文皓听完之后,凝眉想了许久,脸色特别的凝重。

        

良久才抬起头看着元卿凌,“瓜儿让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是说了,可见有一个道理是真的,永远不要相信当妈的能为孩子守住一切秘密。”

        

“……”元卿凌看着他,“就这样?”

        

宇文皓道:“我会给她授一道皇命,人间这边,有天子令,至于你杜撰的什么地狱之主,你有办法去问他要一道授命,那就没问题了,她想做,就做吧,但她要知道分寸,这些你来跟她说,光凭她说感觉这个人有人命在身,就要拿人家性命,总不大能说服我。”

        

“你放心,我杜撰的那位地狱之主,可以做核实。”元卿凌笑着说。

        

本以为还需要说服一下老五,毕竟,现在说的是让他娇滴滴的女儿去做杀人的营生啊,他不得哇哇大叫反对一番?

        

却没想到他直接就同意了,真是太意外了。

        

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就同意了?我以为你会反对的?”

        

宇文皓嘴角微扬,“朕的心思可不好猜啊,你猜错了。”

        

“为什么啊?”元卿凌好奇到都不想怼他这臭屁的话了。

        

“因为,她是我宇文皓的女儿,她要除恶惩奸,维护正道,那也是公主的本分,否则岂不是辜负了天下百姓的供养?”

        

“这我相信是其一,其二呢?”

        

宇文皓一把搂住了她,“咱们的女儿非池中物啊,否则怎么会在她这么小的时候就送出去修养心性?她身体里始终是有一团火的,你总得让她把这团火发在那些有罪的人身上,否则一直这么龟着,她会很憋屈,会闷闷不乐。”

        

元卿凌点头,“这是其二,其三呢?”

        

“没有其三,就这两个原因。”

        

元卿凌看着他,慧眼如炬,“真没有?”

        

宇文皓看着媳妇,讪笑了一下,就知道是瞒不过她的,只得道:“女孩子嘛,若有点正事做,就不会总想着那些男女私情。其四,她既然有这样想法,可见是打算以此为事业的,我是皇帝的身份不便说一些话,但如今我们夫妻闲话,倒是可以说说的,你也知道确实有律法光芒照不到的暗处,而这些暗处需要有凤凰的火去照亮,恶扫一分,世间便净一寸,这一寸便能开出善的花,这么说是有些矫情,但道理是这个道理的。”

        

元卿凌听了这番话,忍不住主动亲了他一下,眉目激赏,“我就是喜欢你总能够跳出固定的身份去思考问题,不会太固执死板……”

        

“慢着……”宇文皓抵住她的肩膀轻轻推开一点距离,“你说不会太固执死板,这个太字大可不必说的。”

        

元卿凌笑着圈住他的脖子,“你太敏感了吧?”

        

"对于评价我的话,我当然是要严谨一点的,问题说完了,你继续夸,我还有什么优点啊?"

        

“嗯,优点可多了,长得帅啊,声音好听啊,是贤君明君,是好老公,是好父亲,还孝顺,仗义,你的优点真是说一个时辰都说不完啊,我们先吃饭。”

        

“不着急,你说一个时辰,我就听一个时辰,你继续说。”宇文皓拉住她,心花怒放。

        

多久没听媳妇夸奖他了?太难得了。

        

“呃,还有就是穿衣有品位,武功高强,幽默,浪漫……”

        

宇文皓眼底发光,“还有没有点别的?例如我在床笫上,有没有表现得很好?对了,之前我听说二哥说……”

        

他附唇过去,在元卿凌的耳畔说了一句话。

        

元卿凌伸出手,意念一动,御夫杖落在她的手中,她拿着轻轻地在手心敲击,含笑看着他,“你大点声说。”

        

宇文皓狂喜的笑容顿时僵住,“呃,传膳,传膳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