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别啊H娇妻H/男朋友让我戴假阳爆男菊

       

一个由自己教导出的大罗啊……

        

朝闻道收起心中杂乱的思绪,三两步行至江阳身前,在江阳不解的眼神中,一指点在其眉心。

        

“嘶……”

        

朝闻道一指点下,江阳只觉自己头痛欲裂。

        

随着大段记忆涌入,江阳的识海之中,顿时掀起阵阵惊涛骇浪。

        

在朝闻道收手的同时,江阳的身体也“嘭”的一声跌倒在地。

        

昏迷中的江阳面色痛苦,神情扭曲,直到迦摩将手掌贴于他的额头,江阳的面色才重归平静。

        

朝闻道开口道:“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山海界的情况了吗?”

        

……

        

等江阳悠悠醒转,时间已然来到了深夜。

        

“什么味道……怎么这般臭!”

        

狐疑的望了一圈四周,江阳终于找到了臭味的来源。

        

那股令人作呕的臭味,竟是出自那个在当垆酒家门口,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许戈之脚!

        

“夭寿!”

        

看着光着膀子,横七竖八躺在草席之上,口中还说着梦话的许戈,江阳骂骂咧咧的走出了草庵。

        

将将出门,江阳第一眼,便看到了端坐在巨石之上的朝闻道。

        

在月光的照耀下,朝闻道的身体熠熠生辉,其头顶,更是有着万千星辰虚影在不停闪烁!

        

不知怎的,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盘膝坐下,随着朝闻道吐纳的韵律,一同修炼了起来。

        

江阳此刻修行的功法,全名——神罗星辰经!

        

此经文,乃是朝闻道成就陆地神仙境后,自一处上古秘境所得。

        

神罗星辰经共分为三大境界,分别为:观星,凝星,聚星。

        

此三大境界,又可细分为初中后三层小境界,分别对应纪妖世界的九大修行境界!

        

许是经文过于晦涩的缘故,朝闻道花了足足上百年时间,才堪堪解析出了这部经文一半的内容。

        

转世重修后,他亦是把这部来历神秘的经文,当做了这一世的主修功法。

        

若非朝闻道在灌输经文时,将自身感悟一并传与了江阳,恐怕现在的江阳,连这本经文上的字都认不得,更遑论修炼了……

        

待到月隐星稀,沉浸于修炼中朝闻道兀自睁眼,旋即转身看向了其身后的江阳。

        

这小子体内的阳气……究竟是从何而来?为何精纯到了这般地步!

        

就在朝闻道思忖间,江阳的面色突然涨红,连带着,他身上的温度也随之急剧上升。

        

再这么修炼下去,恐怕江阳就要被他体内那股古怪的阳气,给活活撑爆了!

        

江阳想要张口求救,可不知怎的,他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甚至,连动一下都做不到,就好似他初临纪妖界时那般。

        

朝闻道摇了摇头,喃喃道:“这莽撞的小子,身上阴气都没有几分,便敢擅自修炼神罗星辰经……”

        

在江阳身体达到临界点之前,朝闻道朝着当垆方向凌空一指,刹那间,便有无穷阴气汇聚而来。

        

阴气中,还隐约夹杂着洛爻心中的怨念!

        

……

        

当垆小镇,阴云密布。

        

浓郁的阴气覆盖天空,被阴气腐蚀后不再晶莹,反而呈漆黑色泽的雨点,肆意洒落于大地。

        

顶着荷叶,一袭青衫的迦摩悠然走在街道上。

        

朝闻道心怕洛爻屠戮众生,故在其败于洛爻之手后,他便引动了重修前所设下的种种手段,生生将实力暴涨的洛爻,与其麾下一众阴卒,困于当垆酒家这一隅之地。

        

看着周天若隐若现的阵纹,迦摩面带赞许道:“假和尚前身实力不赖嘛……居然能够布下如此大阵!”

        

当朝闻道抽取此间阴气,注入江阳身躯时,事先和他有过约定的迦摩,当即便生出了些许感应。

        

“开始了吗?”

        

感受到周身骤然变得稀薄的阴气,迦摩一步步走向了当垆酒家。

        

还未踏进当垆酒家大门,面色阴沉的洛爻,便出现在了迦摩的视线之中。

        

“你是谁?”

        

早在与朝闻道交手前,洛爻便生出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被窥视感,她不知道这道目光,究竟是出自何人,直到迦摩的出现。

        

面对洛爻的问题,迦摩并未有丝毫解释的想法,她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接下来,你该如何做便好!”

        

闻言,洛爻不屑一笑,道:“藏头露尾的鼠辈,也配教我做事?”

        

迦摩并未动怒,而是兀自展颜一笑,却见她一步踏进当垆酒家,抬手便掴了洛爻一巴掌。

        

“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当垆酒家内一片死寂。

        

几头原本探头探脑,想要看上一出好戏的厉鬼,更是当即收回了视线,闭目不语。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被人如此羞辱,洛爻却并未还以颜色。

        

非是不想,而是不敢!

        

此人的实力,远非她能抗衡。

        

忍了这么多年,洛爻深知,在面对自己无力抗衡的敌人时,断然不能生出任何其他的心思,否则,朝闻道又岂会容她活到今日!

        

实力!只要实力达到了,这些仇,迟早能报!

        

思及于此,洛爻当即压下心中怒气,面色恭维道:“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还对大人出言不逊,确实该打!”

        

话毕,她猛然抬手,迦摩也下意识的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

        

但出乎迦摩预料的是,洛爻并非想要对她出手,而是猛地给了自己几个巴掌。

        

直到洛爻精致的面容一片浮肿,她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却听她道:“不知大人找小女子所为何事?”

        

这女人好深的心机,好能忍!难怪朝闻道堂堂陆地神仙转世,也会被她所蒙蔽。

        

要知道,朝闻道本就是理亏在先,在洛爻没有暴露出狼子野心之前,他那性子,断然不会行斩草除根之举。

        

说到底,朝闻道这种性格,根本不像是一个合格的修士。

        

朝闻道能在如此残酷的纪妖世界,修行到陆地神仙之境,本身便是个奇迹……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你这种手段,骗骗朝闻道那蠢货还可以,对我无用!”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取你性命,我要你做的,其实很简单,只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