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寡妇水好多好紧肉多/媚,欲,嗯啊h

金坚强心头重重的怔了一下。这位方部长,真的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呀!她竟然会如此直白,毫不顾忌地把她的目的告诉自己!

        

对了,她需要顾忌什么?在省.委熊书记面前,她也本色毕露。金坚强看到过太多的政坛女人了,她们在大领导面前要么卑躬屈膝、强颜欢笑,要么极尽奉承、阿谀讨好,像方娅这般洒脱超然的,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她之所以能这样,应该在于她的背景强大,因而也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吧,至少在江中似乎是如此了!

        

所以,她才会对他说这样的大实话!

        

反正对金坚强来说,方娅这样的女人,不,这样的女领导,他是得罪不起的。但结识了之后,对自己有益无害。金坚强就笑着轻声道:“方部长,我明白。我也会转达给萧县长。”方娅一听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就好,金县长是个聪明人,当县.委书记绰绰有余。”金坚强心头又是一番欣喜:“感谢方部长的关心。”没想,方娅又说:“要感谢,就感谢萧县长。”金坚强马上又点头:“好,明白、明白。”

        

在另一侧,市.委副书记瞧着方娅和金坚强在嘀咕着什么。肖静宇心想,自己的这个闺蜜,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名堂了!刚才竟然会带着金坚强一起敬酒!可据肖静宇知道,方娅跟金坚强应该并不是很熟悉。本来是由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带着金坚强去敬酒才是正理,可她这个市.委副书记都还没动作,方娅却先带着县长金坚强去敬酒了!这不是越俎代庖吗?!

        

可肖静宇又非常了解方娅,她看似洒脱超然,不拘一格,可对体制内的一切规矩套路,无所不通、无所不懂,她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有的放矢的!

        

那么这次,她为什么要带金坚强去敬酒,目的是什么呢?正当她看着方娅,目光疑惑的时候,忽然瞧见方娅的眸光正好对上了她,还朝她做了一个好看的鬼脸。肖静宇抿了抿嘴,白了她一眼。

        

也就是这么一来一去,肖静宇竟然也就把方娅是何目的这个事情给搁在了一边。

        

这时候,国际大导演李杰人端着酒杯站起来,来向熊旗敬酒:“熊书记,今天《藏龙剑雨》发布会顺利召开,我们接下去就得马不停蹄忙着全球首映了,所以很不好意思,这杯酒我干了,然后我就去‘开OT’。”

        

众人愣了下,不知这“开OT”是什么意思?肖静宇就解释道:“李导说的‘开OT’,是“overtime”,就是‘加班’的意思。”李杰人意识到了,抱歉道:“我是说惯了,不好意思。”说完,李杰人喝了杯中酒,朝众人拱手。

        

华京宣传部刘司长也站了起来,道:“按照我们部领导的委托,我还要和李导谈点事情,所以我也跟李导先走,各位领导,你们慢慢吃。”方娅站起来说:“我送一送。”熊旗也站起来,和刘司长、李导握手:“刘司长、李导也早点休息,这绿水村空气好,明天一早,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竹海日出!我就委托方部长送一送了!”

        

方娅就将刘司长、李导送了出去。

        

包厢里只剩下了江中干部,都是政界的人了。谭震站起来道:“宏市长、肖书记,我带领我们镜州的主要班子成员,一起敬敬熊书记。这次是熊书记到任江中之后,第一次到镜州调研,还参加了我们最基层的一个村里的酒店的开业仪式。熊书记深入基层、指导一线的作风,给我们全体镜州领导干部树立了榜样!我们一定追随熊书记的脚步,遵照熊书记的标准,把各项工作和重要事业抓好抓实!”

        

宏叙、肖静宇等镜州市政府领导也都站起来,一起敬酒。

        

熊旗被谭震如此讨好奉承,心里自然不会讨厌,他说:“我们饮酒也要控制。治理一个地方的重任在肩,我们要多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少把精力放在应酬上。所以,你们也不用单独敬了,一起敬一下我们省里的吧。”于是,谭震只好带领其他市.委领导,一起敬了熊旗、陆在行、谭四明等省里的各位领导。

        

刚刚坐回位置,只听省.委副书记陆在行说话了:“谭书记,你刚才说要‘遵照熊书记的标准,把各项工作和重要事业抓好抓实’,我认为说得很好。现在,有一个事情你们必须查清楚。今天是熊书记头一次来镜州参加活动,安海酒店的前台女服务员竟然就敢拿着酒店内部的名单资料,来混淆是非,想要搞乱活动。这是何居心!我是不相信,这个行为是那个女前台个人的行为,几乎可以肯定背后有人在指使,有人想搅局!今天这个局没有搅成,但是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下次熊书记到镜州来,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陆在行这话一出,谭四明和谭震都是心里一紧。今天的事情,他们在背后上下联动、紧密配合,本来是想借此来打击对方,可没想到结果却被肖静宇、萧峥给彻底反转。没有达到目的,他们是希望通过晚饭,将整个事情蒙混过去,不了了之。

        

可没想到陆在行却当场将问题扯出来,摆上了台面。这让谭四明、谭震都紧张了起来,谭四明立刻解释道:“陆书记,说不定那个女前台,是对安海酒店本身不满意,心里有怨气,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不满。而且,她站出来揭露安海酒店的入住率只有百分之七十五,恐怕也是为了让熊书记知道真相。这个女前台确实看到有人退房,但是她并不知道酒店把房间给了《藏龙剑雨》发布会来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前台是说了实话的,只是她没掌握全部情况。”

        

“我们也希望是这个情况!”陆在行据理力争,“可是,刚刚镜州方面对女前台进行了调查。那个女前台交待,市政府有个叫王鹏的人,让她把酒店的信息都给他。这个王鹏和另外一个叫蔡少华的人,让安县国际大酒店的服务员给订房的客户打电话,让他们退房。要不是安海酒店本身就要安排《藏龙剑雨》发布会工作人员和影迷入住,那些房间被退了之后,恐怕是真的很难在短时间内达到百分百的入住率了!这里面,很复杂,但是现在我们都是内部的人,也就不需要顾忌太多了。而且,我认为让熊书记知道这个情况,也很有必要。”

        

谭四明、谭震的身子都开始发冷了,没想到在短短这么点时间内,陆在行已经把情况调查得这么清楚。市政府蔡少华和王鹏这两个人也被找了出来,要是顺藤摸瓜,接下去恐怕就要牵扯到谭震和谭四明身上来了。

        

两人心头都万分焦急,不由看向了省.委熊书记,不知熊书记是否会发火。只听熊书记的声音却非常地平静,他说:“今天的活动,出现了那样的插曲,的确是不应该的。但是,这次的活动,总体上还是成功的,收获是明显的,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存在的问题,你们也要调查清楚,若是真有人要搅局,目的是什么,是哪些人,你们要调查清楚。谭震同志,这个情况的调查任务,我就交给你了!有任何情况,就跟谭秘书长及时联系!”

        

得到这句话,谭震如获大释:“是!熊书记。我一定不辜负熊书记的信任,把这个问题调查清楚,并及时向熊书记汇报。”熊旗又道:“你到时候,也要向陆书记汇报清楚。”谭震立刻点头:“是,熊书记。”

        

熊旗又转向陆在行:“陆书记,你看这样行不行?”陆在行心里其实颇为诧异的,熊旗竟然会把调查任务交给谭震,这不等于是给了谭震充分的时间做手脚,并自圆其说吗?可陆在行明白,不同的领导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不同,熊旗这么说,应该自有其道理,在这一点上,身为副书记,陆在行肯定不能否定熊书记,他就道:“我完全同意。熊书记,另外我还有一个建议。”

        

众人又都看向了陆在行,谭四明和谭震的额头又是一紧,他们真的担心陆在行又会出什么招!

        

熊书记也是嘴角微微一斜,但还是说:“陆书记你说。”

        

陆在行道:“熊书记,这次的活动有些瑕疵,也跟安县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由县长在主持工作有关系。我个人认为,安县各项事业都处在往前赶、往前推的关键时期,党委、政府的主要领导应该尽快到位,否则影响一个县持续平稳健康发展。”

        

熊旗吸了一口气,随后点头道:“陆书记的这个建议,我认为非常好。安县近年来的发展势头很不错,主要领导确实不能长期缺位。可惜今天司马部长不在这里,等回省里,我找司马部长聊一聊,让他把这个事情落实了!”

        

谭震立刻道:“感谢熊书记对安县的关心!”

        

作为安县县长的金坚强,心头更是惊异,他没想到陆在行书记会当着众人的面,替安县说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