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娇妻被老头玩弄失禁/农村妇乱子伦交小说

        

“呃……”

        

听着器灵爱盼一阵激动的宣传,王守业也是有些无语。

        

靴子这东西还是挺私人化的,就算这双【盼盼的旅行靴】再牛,他也不可能去穿一双女靴。

        

再者说,这还是被穿过的。

        

好在,他都已经打完了,就算要穿也不是他穿。

        

“把奖励都交给王宁晞集中处理。”王守业交待了器灵爱盼一句,便讪讪地走下了考核台。

        

虽然成功完成了家族任务,但他的情绪依旧不是很高。没办法,任谁被判定为家族第二序列中指挥和战斗力垫底,心情都不会太好。

        

“守业,干得不错。”王守哲倒是夸赞了他一句。

        

“四哥,我的战斗力和指挥是真的弱吗?我可是身怀异火的男人。”王守业略有些失落。

        

他其实也感觉出来了,英雄模式有几个任务完成得很吃力,若非有仙剑霓月之助,他恐怕真的很难破掉记录。

        

在紫府境用仙剑,当然不可能发挥出仙剑的最大威力,好在仙剑本身就十分强大,给个指令让她自动挂机打就行了。

        

这种情况,倒是有些类似于灵台境修士驱使神通灵宝,全凭神通灵宝自己发挥,拿下一个普通的天人境修士完全不成问题。

        

而紫府境的修士使用仙剑同样如此,光是仙剑自动挂机就足够收拾领主级魔族了。

        

“守业啊,你别想太多。”王守哲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你可是家族中炼丹最好的一个,打仗和战斗什么的,交给其他族人就行了。”

        

“……”王守业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终于接受了现实。

        

这段时间在北周待久了,身处在无尽的吹捧和周围人仰慕的视线之中,让差点他产生了一种自己炼丹很棒又很能打的错觉。

        

回到王氏之后,才让他恍惚间又认清了现实。

        

“咳咳~接下来由王梅长老出场。”王宁晞对着名单,开始念下一个试炼成员的名字。

        

王梅,那可是家族传奇级家将,很多孩子都是听着她的名字长大的。

        

她虽然是家将出身,却是祖辈世代都在王氏出生,长大,为王氏出生入死的传承家将,本身地位就是非常高的,家族小辈们对她也是颇为敬畏。

        

只不过敬畏归敬畏,迄今为止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王梅长啥样。

        

“咦?王梅长老也来了?”

        

听到王宁晞的话,族人们顿时纷纷议论,开始左顾右盼地寻找起了她的身影。

        

大家在培训学院待的时间也已经挺久了,却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王梅也在。

        

由此可见,王梅的存在感已经低到何等令人发指的地步。

        

“王梅长老?”

        

见人群中久久没人出来,王宁晞再次喊了一声,同时环顾人群,试图把人找出来。

        

然而,他努力了好几次,却愣是连个人影子都没找到。

        

直到他又喊了好几次名字后,人群之后才幽幽飘出一个身影,声音轻轻柔柔地道:“宁晞少爷,我在这里。”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身影也似鬼魅般飘到了场中间。

        

那是一个五官精致绝伦的少女,一头冰蓝色的长发被扎成了两个齐臀马尾辫,修长的美腿穿着丝袜,一边黑一边白,赫然就是传说中鲜有人敢尝试的黑白双拼。

        

“器,器灵【小雪】?”

        

这造型一出,王氏所有族人瞬间就认出了她。

        

毕竟,这可是家族器灵【小雪】。作为掌管任务大厅以及家族库房的器灵,她伴随着家族一代又一代孩子们的成长,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王氏的每一个族人对她都很熟悉。

        

不过谁也不敢对小雪胡思乱想,因为小雪涉及到王氏一件重要的隐秘往事。尽管没有人明言,可所有人都知道小雪和族长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他们谁都没想到,家将王梅居然会以如此形象出现……

        

“这……”

        

王守哲也是暗暗吃惊。

        

王梅的化妆术似乎已经近乎于道了。

        

要知道,小雪那种二次元形象是最难模仿的,强行cos只会显得不伦不类。以前王梅也曾模仿过小雪,可外表虽像,骨子里的气质却大为不同。

        

但如今的她,却像是小雪真的活了过来一般。

        

连王守哲都看呆了,何况是其他族人?

        

在场的男子还有些矜持和怯弱,可女孩子们却没那么多顾忌,已经激动得一拥而上,让王宁晞帮忙用天机留影盘跟【小雪】合影起来。

        

“咳咳!”王宁晞也是震惊中凑了过去,“王梅长老,您可真是好兴致~~这是分配给您的资源,一部中品宝典继承权,一支【极改精华版】,还有一支【仙改】。关于您的家族贡献点我也查过了,很惊人的数字,但是还不太够,之后您的家族贡献点会出现负数,还请勿要介意。”

        

不单单是王梅,事实上这一波下来,几乎人人都得欠家族一大笔贡献点。

        

整个家族,也就是王守哲夫妇和珑烟老祖是无需贡献点,就可以享用任何资源的。原因无它,珑烟老祖和守哲族长夫妇,为家族做的贡献和付出是远远超过家族对他们的帮助的,根本无法用贡献点来衡量。

        

不过,王梅的贡献点是真的多的惊人。

        

这么多年来,她也正是靠着海量的家族贡献点,才能不断从家族中兑换提升血脉资质之物,让自己的血脉资质不断提升。

        

为了跟上大部队,她甚至还会想方设法地从各种各样的渠道给自己弄资源。

        

以至于到了如今,王梅的一身实力仿佛已经深不可测。

        

“宁晞少爷,我明白的,贡献点可以随便扣。”王梅的声音轻灵而动人,大眼睛更是忽闪忽闪,仿佛从二次元中走出的人物,“我就问一句,我现在是不是就要和守哲家主单独相处了?”

        

“这个……”王宁晞急忙摇头道,“这一次我准备跟着老祖爷爷好好学习一下。”

        

他私心里是坚决不愿意让王梅长老和老祖爷爷单独相处的,这要是出了大事,家族就得陷入战乱了。

        

“宁晞少爷,您知道我这个人报复心理是很强的。”王梅的声音依旧轻灵动人,语气却陡然变得危险起来,“我往往会在你最预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王宁晞心中一寒,额头上登时冒出了一滴冷汗。

        

作为王氏嫡脉,他深知家将王梅的厉害。对于这位论年纪都可以当他祖奶奶的家将,他也是打心眼里不愿意招惹。

        

当下,他就急忙改变了主意:“王梅长老,我突然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找我老祖爷爷学习也不在一时,下一次吧。”

        

“还有仙器霓月、半仙盾盾山、盼盼的旅行靴、圣皇的守护、圣皇之怒这几件宝物,都会暂且借给你用。其中旅行靴我会先消毒……您放心好了,祝您愉快。”

        

然后,王宁晞就真的忙去了。而王梅长老则是单独找王守哲“汇报工作”去了。

        

王守哲为了避嫌,还特意邀请柳若蓝一起。

        

可柳若蓝却只是瞥了他一眼,温温柔柔地说了一句:“夫君和下属谈工作,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好瞎掺合?再者说,夫君乃是一家之主,要收个家将当小妾也不是天打雷劈之事。”

        

撂完这句话后,她便干脆利落地走了,又拉人组牌局去了。

        

王守哲暗暗翻了个白眼。

        

你真当我傻啊?自己要是真敢有半丝半毫的不轨举动,柳若蓝你定是第一时间提着刀杀进来。

        

当下,他便只好和家将王梅单独找了个房间,去辅助她吸收改善液的药力了。

        

三天三夜之后。

        

王守哲和王梅重新出现。

        

不同于王梅的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王守哲却是有些精神萎靡了。

        

一次次地为族人家将护法,频率又如此之高,即便他的生命本源玄气很充盈,也禁不住如此消耗。

        

更别提【仙改】这种东西药效极为霸道,寻常都是给神通境的绝世天骄使用的,如今由紫府境的修士服用,王守哲需要用大量生命本源玄气不断替他们重塑崩坏的肉身,其消耗可想而知。

        

几次下来,不单单是玄气消耗,就连精神上也是相当疲惫。

        

“老祖爷爷,再这样下去我怕您身体吃不消。”王宁晞略有担忧地上前说道,“超级奖池中,能立即发挥出作用的东西拿得差不多了,这一波让王梅长老拿超级奖励中唯一的【仙改精华版】,您先用了提提血脉吧。”

        

“不行。”王守哲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将【仙改精华版】给珑烟老祖使用,如此她血脉再度飙升,在那边才会更加安全。”

        

“守哲,我知道你的孝心,我也知道你心疼我。”珑烟老祖却是听到了他的话,身形一晃,翩然而至,“不过,我如今的血脉已经足够了。倒是你,提升血脉后对家族的作用远超于我。”

        

作为王氏的定海神针,王守哲对家族来说至关重要。

        

王守哲若是使用【仙改精华版】,战斗力方面的提升且不说,光是他那血脉天赋,就对家族有着极大的作用性。

        

自从靠着嫁衣血蛊提升了血脉之后,王守哲神通之力大涨,和王璃仙配合之下,改良灵米品种,以及各色灵植的效率可是提升了不止一筹,几年下来,效果显著。

        

要知道,即便到了现在,稻种,麦种,以及各种灵种的售卖,依旧在王氏的产业之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而王守哲和王璃仙开发出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战斗灵植,在家族的兑换列表之中也一直极受欢迎。尤其是家族中的小辈,谁实力弱的时候没兑换过几种战斗灵植当做底牌?

        

若是王守哲的血脉能够提升到天子级别,说不定,连玄丹岛上的灵药品种,都可以试着改良改良。

        

“老祖宗……”

        

王守哲刚想反驳,就被珑烟老祖摆手阻止了。

        

“行了,守哲你要记住,你才是家族最核心的灵魂人物。你越强,家族的凝聚力就越强,也能让家族更加强盛。”

        

说着,她扭头看向王宁晞,语气笃定而坚决:“宁晞,就这么决定了。”

        

“是,老祖宗。”

        

王宁晞也是从善如流,恭敬地应了下来。

        

其实他也是更加倾向于让老祖爷爷用那唯一的【仙改精华版】。

        

到了绝世天骄这个级别,能提升血脉资质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且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宝,天知道出了军官培训学院,还能不能从别的渠道找到【仙改精华版】。

        

而老祖爷爷的血脉资质和修为的提升,对家族来说至关重要,当然是越高越好。

        

“宁晞少爷,请尽快安排我进行考核。”王梅眼神闪烁间,仿佛也是有了决定。

        

“王梅长老,这边请。”

        

在王宁晞的安排下,王梅很快就开始了下一轮英雄榜刷榜。

        

所有人原本都以为,王守哲此举是想抬高一下王梅,也是想让她给家族家将们做一个表率,正常以王梅的水准,借助了仙剑等物后,应该也就是能勉强爆掉第一的程度而已。

        

却不曾想。

        

王梅在考核中展现出了别样的风采。

        

她擅长的并非指挥,而是对情报的分析。靠着她那积年累月锻炼出来的敏锐洞察力,任何情报只要过了她的手,任何一丁半点的异样就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而在战场上,情报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至于士兵的调度……对于独立经营群仙殿多年,且从未出过岔子的她来说,这自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鼓动士气,笼络人心,因才施为……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常规操作。

        

她的作战任务完成起来极为高效,分数自然也不会低,刷起榜来效率蹭蹭的。

        

到了英雄模式的最后几个任务,若不是她有意控分,恐怕会造就出一个可怕的分数来。

        

当然,最终她的分数停留在90.75分,控分极为准确。

        

器灵爱盼都已经看麻了。

        

这一批次的学员里变态太多,连番的剧烈刺激下,她的阈值也在迅速飙升。她感觉,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再震惊到她了。

        

她几乎是机械式的介绍着奖励。

        

不消说,王梅在挑选超级唯一奖励时,直接选了【仙品血脉资质改善液精华版】。

        

听到她的选择,器灵爱盼一个激灵,瞬间激动起来:“王梅学员,此物一定要慎用。这种至宝,乃是圣皇陛下亲自炼制的实验性改善液。他老人家一辈子也没弄出来几瓶,每一瓶都是价值连城。最重要的是,此物危险性极高,哪怕有圣皇在旁守护也不见得绝对安全。”

        

“我强烈建议你们通知圣皇陛下,由他亲自召集些顶尖人物来一起护法。”

        

还通知圣皇呢~圣皇早就在十万年前就在神武天墟和魔主同归于尽了,很多真仙真魔都跟着一起陪葬。

        

在场众人皆是无语。

        

但同时,大家对于使用【仙品血脉资质改善液精华版】的危险性也有了一些了解,皆朝着王守哲投去了担忧的目光。

        

“家主,我陪你一起用这【仙改精华版】。”王梅却是瞬间精神了,看着王守哲的眼神异常狂热。

        

“这个……”王守哲咳嗽着拒绝了她,“你放心,有若蓝在旁护着我就行。”

        

“我可以一起的。”王梅还是没有放弃。

        

“……”王守哲。

        

在王梅幽怨的眼神中,王守哲和柳若蓝一起回到了临时居所,又进入了展开的随身洞府之中,这才开始了这一次的血脉蜕变之旅。

        

王守哲的血脉资质,之前就已经达到了【绝世乙等中段】。

        

到了这种程度,哪怕有璃仙这棵仙树作为本命灵树,他的血脉觉醒速度也已经变得极为缓慢了。

        

若是没有“神武遗馈”,他别说进入天子行列了,便是连绝世甲等都不一定能进。

        

“夫君,王梅痴痴等你那么多年,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开始前,柳若蓝拿眼瞅着,表情似笑非笑。

        

“娘子。”王守哲拉着柳若蓝的手,款款柔情道,“能娶到娘子,已是为夫这一世最大的幸运了。为夫别无他念,只是希望和娘子一起白头到老、共度此生。”

        

“夫君的情话说的可真好听,就是这么些年翻来覆去都没有一点变化。”柳若蓝也是有些情动不已,“夫君,能嫁给你也是若蓝这一世最开心的事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