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嫩妇下面又嫩又紧/新婚女同事h系列小说

“好你个小乔,现在学会了一手拍马屁的功夫嘛。”冯运明笑着指了指乔梁。

        

“冯部長,瞧您这话说的,我不是拍马屁,这是发自内心的对你们几位领导的敬爱。”乔梁咧嘴笑道。

        

冯运明忍俊不禁,乔梁就是个活宝,也难怪安哲会这么喜欢这小子,对乔梁视同晚辈,关爱有加。

        

没和乔梁多开玩笑,冯运明很快就认真起来,问道,“小乔,我记得你和吴書记的关系应该还可以吧?”

        

“我和吴書记的关系是还不错啊,怎么了?”乔梁眨了眨眼睛。

        

“那就奇怪了,我提议让你担任松北的書记,吴書记竟然没有支持。”冯运明皱着眉头,“当然了,吴書记也没有明确反对,只不过在徐市長提出反对的情况下,吴書记说要暂时搁置这个事……”

        

冯运明将下午的情况同乔梁简单说了一下,乔梁听完之后,心里咯噔一下,啥情况这是?吴惠文竟然没有反驳徐洪刚,而是暂时搁置了冯运明的提议。

        

之前乔梁还信心满满地以为吴惠文调到江州来主持工作,那他这个松北县一把手的任命肯定是板上钉钉了,毕竟吴惠文没理由不支持他,但此刻冯运明这么一说,乔梁心里不由有点打鼓,突然对这事没了信心,吴惠文到底是怎么想的?

        

见乔梁脸色不大好看,冯运明不由道,“小乔,你也不用想太多,兴许吴書记有别的考虑,等过些日子我再跟她提一提这事。”

        

“冯部長,谢谢您。”乔梁感激地说道,冯运明对他的支持可谓是不遗余力。

        

“谢我干什么,你好好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多为老百姓做点实事,那就对得起我了。”冯运明笑道。

        

“冯部長,这个不用您多说,我乔梁当了官,要是不为老百姓做事,那就不配当这个官。”乔梁正色道。

        

“你不配当啥官呢?”

        

门口响起了郭兴安的声音,只见郭兴安和郑世东一起走了进来,两人刚刚在楼下遇到,正好一起上来。

        

郭兴安显然在门口听到了乔梁的话,笑着问道,

        

“没啥,郭市長,郑書记,二位领导来啦。”乔梁笑着帮两人把椅子拉出来。

        

“今天晚上是我在江州的最后一顿饭了呐。”郭兴安坐下后颇为感慨地说道。

        

“郭市長,您这话不对,以后您还可以随时回来的嘛,江州也算是您的半个娘家了。”乔梁笑道。

        

“说的也是,来江州工作这段时间,我也算半个江州人了。”郭兴安笑眯眯地说着,“对江州,我还是很有感情的。”

        

“郭市長,以后欢迎您常回来走走看看。”冯运明笑道。

        

“会的,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你们这些老朋友。”郭兴安微微一笑,在江州工作期间,他也算是和冯运明、郑世东结下了不错的情谊,两人同样也没少给他支持,虽然这里边也有一些安哲的因素在里面,但同两人的一番接触下来,郭兴安对冯运明、郑世东的为人也都十分欣赏。

        

郭兴安说完,看向乔梁笑道,“小乔,要不你跟我去关州得了,我手底下就需要你这种敢闯敢拼的年轻干部,你要跟我去关州,我保准重用你。”

        

“郭市長,谢谢您的厚爱,不过我在江州呆久了,一时让我挪窝的话,估计不太习惯。”乔梁笑着挠头。

        

“唉,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不愿意离开江州,可惜了。”郭兴安笑了笑,他确实是打心眼里欣赏乔梁,不过他也知道让乔梁跟他去关州不太现实,毕竟江州这个舞台比关州更大,乔梁如果在江州成長起来,将来的上升空间也更大。

        

“郭市長,以后我要是在江州混不下去,就去关州投奔您。”乔梁笑道。

        

“咋的,你当我这是收留站呢?等你那时候来,我可就不欢迎了。”郭兴安打趣道。

        

“郭市長,我这个江州的组织部長可还坐在这呢,您这是当我的面挖我们江州的优秀年轻干部呢,可不带这样撬墙角的。”冯运明这时候也凑趣地说道。

        

“哈哈……”

        

几人说笑着,冯运明开始招呼服务员上菜,乔梁则在一旁给几人倒酒。

        

今天晚上,大家都是老熟人,因此,气氛也格外热络。

        

酒到中途,乔梁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见是吴惠文打来的,乔梁微微一愣,朝冯运明几人致歉了一声,走到外面接吴惠文的电话。

        

“小乔,在干嘛呢?”电话那头,吴惠文问道。

        

“我在和冯部長郭市長他们喝酒,明天郭市長要走了,我们给他践行。”乔梁据实回答道。

        

“是嘛?”吴惠文听得一笑,她之前和郭兴安接触不多,现在刚调过来没两天,郭兴安也要调走了,所以她和郭兴安并不熟,这会也没过去凑热闹的想法,便道,“小乔,那你先跟他们喝着,待会喝完酒了,你来我办公室找我。”

        

“吴姐,您还在办公室?”乔梁意外道。

        

“嗯。”吴惠文淡淡点头,“先这样吧,你去跟他们喝酒。”

        

“好,那我待会喝完酒了去找您。”乔梁点头道。

        

同吴惠文通完电话,乔梁转身走回了包厢,郭兴安和冯运明、郑世东三人正喝得兴起,乔梁又重新加入了进去,今天晚上,几人都没聊工作,而是单纯喝酒,难得有这么放松的时候。

        

乔梁想着待会还要去找吴惠文,也就克制着没喝太多,以免等下喝醉了误事。

        

几人不知不觉喝到了九点多,最后还是郭兴安提议停下来,最终才散场。

        

郭兴安今天晚上显然也是喝尽兴了,对他而言,这次调到关州担任書记,也算是仕途上前进了一步,所以郭兴安的心情格外愉悦,晚上着实是喝了不少,基本上是来者不拒,自他调到江州工作,还是第一次喝这么多。

        

从饭店出来时,郭兴安笑容满面地同冯运明、郑世东告别,邀请两人有机会到关州走走看看,最后看向乔梁,又半开玩笑道,“小乔,哪天你要是在江州干得不如意了,跟我说一声,我把你调到关州来。”

        

“好,今后我要是在江州混不下去,就去关州投奔您。”乔梁嘿嘿笑道。

        

几人在饭店门口寒暄了一会,将郭兴安送上车后,乔梁和冯运明、郑世东也各自离开,抬手看了下手表,乔梁见这会已经九点多了,不知道吴惠文还在不在办公室,便拿起手机给吴惠文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乔梁问道,“吴姐,您还在办公室吗?”

        

“在。”吴惠文答道。

        

“好,那我这就过去。”乔梁立刻道。

        

挂掉电话,乔梁立刻坐车前往市大院。

        

这个点,吴惠文还在办公室,乔梁心里挺意外。

        

到了市大院,乔梁径直来到吴惠文的办公室,吴惠文的秘書万虹不在,乔梁心想应该是吴惠文让对方先回去了,自个推开里间的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吴姐,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乔梁进门就说道。

        

“没事,正好我也要留下来加班。”吴惠文看了乔梁一眼,笑道,“要喝水自己倒,来我这里就别把自己当外人了。”

        

“我可从没把吴姐当外人。”乔梁笑呵呵道,自个走去倒水喝,刚刚酒喝了不少,虽然没喝醉,但也着实感觉有点口渴。

        

接连灌了两大杯水,乔梁这才走到吴惠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

        

“小乔,看来你跟郭市長的关系不错嘛,还能去给他送行。”吴惠文随口说道。

        

“郭市長一直都对我十分照顾,这次他要调走了,我肯定是要给他送行的。”乔梁点头道。

        

“就你跟冯部長两人?”吴惠文又问。

        

“还有纪律部门的郑世东書记。”乔梁说道。

        

“看来你跟他们的关系都不错?”吴惠文看着乔梁。

        

“嗯。”乔梁点点头。

        

乔梁并没有注意到,在他提到纪律部门的郑世东时,吴惠文的眼神微微有些异样,只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

        

两人一问一答地说了几句,突然都沉默了下来,乔梁这会酒意上头,很想当面问问吴惠文为什么不支持他担任松北的書记,但想了想,终究还是忍住了。

        

吴惠文手拿着笔转动着,同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还是吴惠文主动开口道,“小乔,你和冯部長的关系不错,想必他已经跟你说了吧?”

        

“说什么了?”乔梁同吴惠文对视着,明知故问。

        

“呵呵,小乔,你还跟我装糊涂呢,你眼皮子动一下,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吴惠文看着乔梁笑道。

        

“吴姐,您这么了解我?”乔梁笑着眨眼。

        

“不然呢?”吴惠文笑道。

        

“那吴姐觉得我现在在想什么?”乔梁笑问。

        

“你现在怕不是在心里骂我,怪我不支持你担任松北的書记吧?”吴惠文笑道。

        

“吴姐,您觉得我那种人吗?”乔梁反问。

        

听到乔梁这么说,吴惠文道,“我就知道运明同志肯定告诉你了,看来你都知道了。”

        

“嗯,冯部長跟我说了下午的事。”乔梁没有否认。

        

“那你心里怪我吗?”吴惠文目光灼灼地看着乔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