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丫ⅰn乱合集/皇后和宫女魔镜h

傅珩之双眸内尽数是痛苦的色调,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傅斯年,“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没同意分手我们还是情侣,你们怎么能,怎么可以……”

        

“你已经出局了,珩之。”

        

如果说。

        

在桑栀面前,傅斯年是那个不愿意用年龄碾压,只想好好呵护她成长的陪伴者,那么在傅珩之面前,傅斯年就是冷血果决,只造致命伤的杀手。

        

诛心的杀手。

        

“我不相信你说的,我要去问桑栀!”

        

“她还在睡觉,下盘棋吧。”

        

下棋!?

        

傅珩之如被人用冰冷的谁浇了一头,他苦笑,摇了摇头,“我真是没想到,你会开口叫我下棋,一定要这么残忍吗!?用你的冷静理智,衬托我对她快到疯狂的喜欢!”

        

“事实上,你该像我一样冷静下来,而不是在这里无能狂怒。” 

        

“冷静,傅斯年,如果是你,恐怕你会比我还更激动,以你凡事都要掌握在手的个性,如果是你的女人背叛了你,这个时候,这个房间,恐怕已经血流成河,由你来跟我说,应该像你一样冷静下来,未免太可笑了!”

        

优雅,沉稳,尽数消失。

        

此时的傅珩之只是一个被横刀夺爱,无法抑制情绪的男人。

        

傅斯年坐在棋盘前,分好了黑白两色子,“看来,你不够了解我。”

        

“我是你的弟弟,如果连我都不够了解你,那你该有多可怕!”

        

“如果是你抢了我的女人,现在你一定不会站在这里。”傅斯年的视线,落在他双腿上,“会缺斤少两。”

        

“你在威胁我?”

        

“嗯。”

        

傅斯年自顾自地执棋,“来下棋。”

        

傅珩之看出来傅斯年此刻的内心也不平静,如果他真如表面上这样冷静理智还淡定的话,他根本不需要下棋转移注意力。

        

但是傅斯年为什么会有情绪起伏?

        

傅珩之落子。

        

单方面的碾压。

        

期盼上黑茫茫的一片,白子少得可怜。

        

傅珩之从未想过,自己会输得如此彻底,他额角一滴汗落下。

        

“换子,再来。”傅斯年将黑子交给傅珩之。

        

“……”

        

傅珩之突然觉得傅斯年也不是很冷静。

        

至少他在下棋的时候,落得很快,一点都不像之前跟他下棋的状态。

        

两人下棋下到天色渐晚。

        

桑栀迷迷糊糊走出卧室到厨房,下意识泡了一杯茶,“傅斯年。”

        

她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站在书房的门口,整个人还在迷糊的状态。

        

两个男人同时抬头,朝她看去。

        

傅珩之的呼吸一下变重,握着子的手指一松,子砸到棋盘上,将原本的局势彻底破坏。

        

他站了起来,质问的话已经在嘴边。

        

傅斯年先他一步启唇,“发烧,就不必为我泡茶。”

        

“习惯了。”桑栀打了个哈欠,“你过来接我一下,我不想走进去,好累的。”

        

傅斯年的书房很大。

        

尤其是他在下棋的地方,是在房间里最里面的那扇落地窗前。

        

桑栀看到他在跟其他人下棋,但是跟他下棋的那个人是谁,她却看不到。

        

傅斯年放下手中的棋子走到她身边,“身体感觉如何?”

        

桑栀摇了摇头,“明天可能还得请假,你帮我请到周五吧,明天我有事要出去,然后周四周五我想出去走走。”

        

“有事?”傅斯年皱眉。

        

“林芊芊的案子开庭,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桑栀问出口,才觉得有些唐突。

        

云绾姐姐应该不希望她随便带个人去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