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乐多(H)/拳头伸进身体里宫交小说

     

贝拉与同伴们争执后,她执意将这台奄奄一息的智械残骸带回基地。

        

同伴们都说她疯了。

        

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那位神秘的“l”掌握了贝拉的弱点,让她做一些难以启齿之事。

        

“它不会攻击我们。”

        

贝拉说出自己的理由。

        

“废话,”同伴时不时抹了一把防护镜上的灰灰,努力压抑情绪,减少耗氧量:“它已经快报废了。”

        

这时。

        

他们争吵时,爱丽丝体内,,即便是受损了,也在持续运转。吸收了一部分空气中逸散的生物质微粒后,爱丽丝的能量恢复了一丝,她“咔”一下抬起骨骼手臂。

        

她的视野里出现了三位“不明颜色”的轮廓。

        

按理说,“人类”这种生物,除了注册在案的“生物电池”外,在智械眼中必然是“红色”的,可“觉醒”后的爱丽丝,第一次拥有了自行选择判断“敌我”的权利。 

        

或者说,这是“选择”的权利。

        

逸散在污浊空气中的生物质微粒,化作点点光尘,被爱丽丝的胸口吸入体内。这一幕,吓得争吵中的三人面色发白。

        

“生物质……转化动力炉!这台破烂是高级作战型号!”

        

铮。

        

爱丽丝骨骼中,弹出了一把镫亮的弧形钢刃。

        

可她却没有将钢刀对准三人,在沉默片刻后,爱丽丝问:“滋滋滋……你们,是敌、敌人……吗?”

        

男人咬咬牙,准备拼死一搏,咔一声拉栓,扣动扳机。

        

“别!不对劲!”贝拉激动地按住了同伴的枪口。

        

砰!

        

嗤!

        

子弹出膛,射在脚下。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男人怒斥,对女人怒目圆瞪。可他微微颤抖的防护服,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正想法——恐惧。

        

“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它在思考!它居然在‘思考’!它刚才的行为模式,并不是在计算,是在询问后,产生了独立思考的过程!这是一台独特的智械!它拥有真正独立自主的智能!也就是说…它觉醒了!”

        

贝拉语速极快,一口气将上述理由说出后,她再次小心翼翼地向爱丽丝靠近几步:“我们没有敌意,你看…”

        

一边说着,她轻手轻脚地将布满污渍的组装步枪放在脚边,高举双手:“我们没有敌意。”她连忙示意同伴放下枪。

        

爱丽丝的钢刀指着另外两人:“他们,似乎有。”

        

闪烁了一下。

        

根据情报,高级战斗型号的生物质转化动力炉,能发射出一种人类无法抵抗的“粒子”,隔空将“生物质”转化成智械所需的能源。这个型号对人类与其他生物而言,属于秒杀性的技术。

        

简单来说,它们,会“吃”人。

        

人海战术在装配了这种特殊动力炉的高级型号面前,都是笑话。

        

贝拉的两位同伴,这一次是真的愣住了。

        

不同。

        

现在,他们也能看出,这台智械与他们所见过的、战斗过的智械,截然不同。

        

智械,是所有人类的死敌。

        

无论是在现实世界里,或是在虚拟世界幻光中,都是死敌。

        

一旦碰面,不死不休。

        

哪有能说上话的时候呢。

        

换作平常,投降也不管用,智械可没有“缴械不杀”这种可笑的美德。

        

在贝拉的眼神示意下,其余两人乖乖放下了枪。

        

爱丽丝视野中,三人的轮廓变成了黄绿相间。

        

“滋滋滋——你们——”人形骨骼竟然将钢刀收回钢骨中,那布满裂纹的眼睛,忽明忽灭,以发声元件询问:“你们,见过,我,弟弟,吗?”

        

“你弟弟?你弟弟是谁?”

        

贝拉问。

        

“l……他是,l。”

        

这个回答,让贝拉彻底傻眼了。

        

……

        

在焦土上探索,穿行几个辐射区域与重污染区域,他们的信号受阻,无法与第11号方舟主基地取得联系。

        

但“觉醒爱丽丝”的特殊之处,他们看在眼里。

        

这是一台不受“它”所操纵的智械。

        

这是一台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智械。

        

这是第一台,没有与人类不死不休的智械。

        

这也是一台,对人类放下了屠刀的智械。

        

焦土之上,万物寂灭,爱丽丝的出现,就像是一个信号,一个意味着“和平”与“希望”的信号。

        

两位同伴或许此刻,还无法理解“觉醒智械”的重要性,但贝拉,隐约察觉到,这也许是人类获胜的关键。

        

“必须将它带回去!”

        

他们剩余的氧气不多,将奄奄一息的爱丽丝扛回去太过困难。

        

他们决定,先返程,回去禀告长老后,再回来搬运爱丽丝。

        

一去一回,三天过去。

        

当贝拉带领一個小队,经历艰难跋涉后,他们再次抵达这里。

        

“呼……”

        

爱丽丝没有离开。

        

事实上,当尘埃落定,逸散于空气中的生物质微粒被她吸收殆尽后,她眼中的光芒彻底熄灭,陷入“关机”状态。

        

用简陋的平板拖车,贝拉率领的五人小队,辛辛苦苦将智械残骸搬回第11号方舟。

        

……

        

……

        

同时。

        

虚拟世界。

        

11区。

        

现实中,被彻底格式化的“11区”,却没有影响到幻光世界内的秩序。

        

反倒说,没有了“猎杀者”的干扰,这里更像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按一贯的规律自动运行。

        

只是。

        

在“星火降临”将11区格式化的瞬间,所有位于11区内的幻光居民,无论是正在睡觉的、工作的、吃饭的、步行的、运动的、造人的,无论他们正在做什么,在11区遭毁灭性行星级别的打击后,所有11区居民的行动,都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

        

不,

        

准确来说,是11区的“时间”,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在一刹后,该干嘛就干嘛,虚拟世界继续运转。

        

……

        

11区。

        

d市。

        

这座城市的科技高度发达,百米高的烟囱林立,涌出白色的蒸汽。一层多功能空气滤罩笼着全城,内面光滑得像是清晰的液晶镜面屏幕,上面投影循环播放着不同公司产品的广告。

        

上层街区光影斑斓,富人区。

        

中层,巨大的烟囱便是自这里伸出,这里是铁索与钢管交错纵横的工业区。

        

下层,倒立的房屋与地面正立的矮楼犬牙交错,一道道光带在间隙中穿行,上面有一台台流光般的梭型交通工作有序地运行,这里是贫民区。

        

最下层,腐臭的废水在地下管道中流淌,时不时地,下街区居民在地面上走过,甚至能感受到污水淌过时传到地面的微弱震动,以及从平衡压力孔中不小心泄出的难言臭味。

        

上中下三层街区,风格迥异,颇具赛博朋克风格。

        

下街区。

        

潘多拉大道a11号。

        

一栋老旧的公寓楼内。

        

过度氧化发黑的钨丝灯泡一摇一摆,一位落魄疲惫的青年正窝在脏兮兮的椅子前,专注上网。

        

电脑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老旧货色,十年前上街区富人淘汰下来的产品,时不时会当机,并引起日常跳闸事件。

        

但,对于d市贫民窟居民而言,电脑已是奢侈品,只要能开机,就是好电脑,不能够有再多要求了。

        

谁让它足够地便宜呢。

        

只有十平不到的“棺材房”里,集成了睡眠、工作、排泄、进食等功能,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角落的板凳上,架着一部生锈的燃气炉,上面架着水壶,正在烧水。

        

咔滋、咔滋、咔滋、咔滋。

        

指尖敲击在键盘上的声音,就像是键与键之间被粘稠的食物残渣糊住了,发出令人牙酸的“哀鸣”。

        

【杰克,我最近经常做梦。】

        

【噢,尼奥,你或许是太累了。】

        

【也许是吧。】

        

【嘿,伙计,你该找一个女朋友了。哪怕是临时的,也可以。】

        

【你让我去哪里找?】

        

【老哥我在钵蓝街,有一个熟人叫兰姐,你的第一次,我也许可以说服她给伱‘免费’上一课,希望你能承受得住。相信我,她功夫可熟练了,你坚持不了三分钟。】

        

【我没兴趣。】

        

【相信我,她真的很熟练,天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狗屎。】

        

【嘿,在下街区,谁还不是狗屎呢。】

        

【不过说真的杰克,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有可能是一个醒不来的梦境?】

        

【……尼奥,我说真的,也许,你真的需要去找一次兰姐。你太需要一次全身心投入的“生理咨询”了。】

        

呜呜呜——

        

燃气炉上的水壶烧开了。

        

【滋滋滋——】

        

尼奥将凳子后仰,熟练伸长手臂,将烧开的水壶拿下,关掉燃气炉。

        

【滋滋滋——】

        

屏幕一闪。

        

尼奥给自己倒了一杯后,注意力回到屏幕上,准备继续刚才的话题。

        

聊天软件上,杰克的头像已经黑了,下线。

        

尼奥对老朋友的不讲武德哭笑不得,气抖冷,手一抖,不小心将滚烫的水撒在键盘上。

        

他赶紧将键盘反过来。

        

这问题不大,把水倒干净就好了。

        

又不是没试过。

        

【滋滋滋——】

        

屏幕一黑。

        

“shit!”

        

尼奥放下杯子,嘴里骂骂咧咧,咣地用力给显示器侧面来了一拳。

        

大力出奇迹。

        

屏幕仍是黑的。

        

一拳不行那就两拳。

        

当尼奥越打越上头,在显示器侧面锤了足足三十多拳时,屏幕再次亮起。

        

重启界面。

        

一道道蓝色的数据流在屏幕自上而下落下,如雨如瀑。

        

“这下坏了?”

        

尼奥傻眼了。

        

在数据流落下后。

        

嗒、嗒、嗒、嗒、嗒。

        

漆黑的背景里,一行奇怪的字逐字打出,像是有人在用晦涩的手法去敲击键盘似地。

        

【如果,你眼前的世界是虚幻的。】

        

【那么,你想知道世界的‘真实’吗?】

        

【你想……真正地活着吗?】

        

【或是,】

        

【你相信……有神吗?】

        

【yes/no?…………………………l】

        

“坏了。”

        

尼奥揉了揉眼睛,很肯定地自言自语,一长串省略号后面的那个“l”字,似乎是掺杂在命令行中的“乱码”,格外显眼,一眼就让人觉得是电脑坏了,于是尼奥快速按下强制关机键。

        

遇事不决强制关机。

        

没关成。

        

屏幕仍是亮的。

        

那一行字,在屏幕上闪动。

        

锤了两拳,仍是无解,尼奥喝了一杯水,考虑着要不要拔掉电源。

        

这时。

        

屏幕上敲出了新的语句。

        

【请输入指定命令行后再进行关机操作。】

        

得,原来是被黑了。

        

居然有人会去黑贫民窟的电脑,尼奥这回算是涨了见识。

        

放下茶杯,尼奥十指放在键盘上,敲个“no”。

        

回车。

        

【恭喜你。】

        

【别具一格的你,已获得“美梦人生体验馆”业务员的应聘资格。】

        

【请于明日上午9:00整,抵达相应地点进行面试。】

        

【机会难得,请务必珍惜。】

        

下面是一行地址。

        

……

        

……

        

现实世界。

        

11区。

        

焦土之下,藏着一片净土。

        

第11号方舟基地,是位于焦土下一百米的密闭空间。

        

这里是祖先所制造的防空洞,在“智械叛乱”事件后,祖先中有一小撮人移居此处,幸存者们在这里活了下来,扎根发芽,结婚生子。

        

原本,在“星火”降下前,第11号主基地外,共设有7个分基地。可一夜之间,他们与其他分基地失去联络。

        

如今,包括“长老”在内,活在主基地里的三十六人,很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后的幸存者了。

        

当贝拉小队,辛辛苦苦将“会思考的智械”运回方舟后,长老隔离出一个单独的房间。这里本是方舟居民的武器库,平日里他们拼凑零件、改装武器、切割防护服板材,就是在这里完成。现在,这里成了“会思考的智械”的临时观察与禁闭处。

        

其实他们不是没有怀疑过爱丽丝是“它”投放下来的间谍。

        

但人类的“奸猾狡诈”出现在一台智械身上,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堪称“进化”,若真有如此可怕的智能,他们是否将“爱丽丝”带回方舟,都无法影响人类的未来。

        

古老的柴油发电机发出轰隆隆的刺耳轰鸣声,十几米长的线路,一直拉到了房间里,插在人性智械残骸隐藏的充电口内,进行充电。

        

存活的幸存者们,在房间外,紧张兮兮隔着房门,盯着房间内部。

        

贝拉虽信誓旦旦地说这具智械拥有真正的“智能”,不会贸然伤人,可谁知道呢。

        

在贝拉离开方舟,踏上焦土将人性智械残骸运回前,方舟内存在着两种不用的声音——同意与反对,没有中立意见。显然,没有亲眼目睹贝拉所说的诡异之处,没有人会相信,人类能与智械做朋友,反对此事的方舟居民。

        

不过,第11号方舟内,向来都不是进行民主决策的地方。长老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一意孤行,答应此事。

        

充电的过程很快,时间一分一秒渡过,这段时间,对幸存者一方,无疑是度日如年,外面诡异地安静。

        

长老拄着拐杖,安静地站在最前方等候智械“醒来”,他正在用这种默然的方式,表达自己“将承担一切后果”的觉悟。

        

半小时后。

        

屋内,智械残骸眼部的指示灯亮起。

        

通过扫描,屋外人数、战斗力,在爱丽丝的视野中,清晰可见。

        

爱丽丝没有第一时间弹出钢刀,在“思考”后,她等待对方的“交涉”人员。

        

“嘀嘀嘀——”

        

密集的嘀嘀声如电子闹钟般刺耳,爱丽丝朝屋外招了招手。

        

贝拉与长老对视一眼,她搀扶着长老,主动踏入屋内,来到爱丽丝面前。

        

“你、你好,我是贝拉,他是我们的长老……意思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我们虽然是人类,但我们没有敌意,你瞧,我们,没有武器。”

        

“中立单位,登陆完成。”爱丽丝自言自语,她无神的指示灯移向贝拉、长老,嘀嘀嘀的声音响动后,爱丽丝那破损的扫描模块,得出了不少数据,她说道:“肾上腺素异常分泌,‘他们’的心率平均超过了正常水平的46.7%,结合‘爱丽丝-101’曾经与人类的敌对立场,你们是在……紧张?”

        

长老惊了,张大嘴巴,不合适的假牙啪嗒一下掉在脚边。

        

即便早已知道这台残骸是拥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但条理如此清晰、有理有据,仍是让贝拉感觉到震撼。

        

“请问你是……”

        

“‘爱丽丝-101’……没有名字。”爱丽丝低下头,眼中光芒一黯,可过了一会,爱丽丝忽然咔地一下抬起头颅:“不,nier,我…是nier。弟弟是……‘l’。”

        

“我们是,nier,和l。”

        

“这是,我们的,。”

        

“弟弟被格式化了,”

        

“nier很伤心。”

        

贝拉惊呆了,她瞪大眼睛掏了掏耳朵:“你说,你很伤心?伤心?!”

        

尼尔举起机械臂,捂着胸口动力炉的位置,沉默片刻后,尼尔用力点头:

        

“是的,这是…伤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