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噗嗤黏腻的水声bl&娇小的身体被弄得死去活来

“我记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这场灭族计划的主谋就是你口中的鼬啊,你竟然…你竟然还想着他会来杀我?”

        

虽然表面上他在狂笑,但背地里,心中却升起了极度羡慕的心情。

        

“不…许你这么说……一打七!他不是…不是这样的人!你这个可恶的混蛋……”

        

宇智波泉直到现在,都还想要捍卫鼬的名誉,语气虚弱的说着。

        

闻言,面具男笑得更猖獗了,他感觉摧毁这种好像恋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爽啊!

        

于是道:“实在是受不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错误的,人也是错误的,你的观念更是错误的!那么就在这等着吧,看看的你口中的鼬来杀我,还是来弄你吧?”

        

“呵呵…哈哈哈!!……”

        

一阵阵笑声,再加上对方猖獗肆意的话语,让泉很是难受。

        

怎么可能?

        

鼬他根本就不可能会做这些事情,平时对自己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

        

她一百个不相信面具男的鬼话。

        

倒在地上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的寒冷。

        

“鼬…我可能…看不到你帮族人报仇了……对不起…我……”

        

就在泉低声模糊伢语的时候,一道带着低沉毁灭的气息,朝宇智波带土,也就是面具男这边,狂霸袭来!

        

恐怖的力量在地面掀起一阵阵宛如雷鸣之音,就像突然发生了小型地震一样。

        

“岂可修!你这混账!到底对泉做了些什么啊!给老娘西内!”

        

一道怒到极致的娇吼声如惊雷般炸响!

        

之前在远处观望的鸣子瞅准时机,眨眼间便跨越了这段距离,中途早就捏紧粉拳,对准面具男的位置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突变,就连面具男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到,只感觉自己的面部,透着面具都感应到了巨大的压力。

        

好像下一刻,一股狂霸的力量就会降临在他的脸上。

        

心中惊愕的瞬间,想也不想,直接开启虚化。

        

以刚才那种速度的偷袭,他想要躲开的话,根本就不可能。

        

至于倒在地上的那个女孩,被这股力量冲击下来,多半要凉凉。

        

不过对方死不死的其实跟面具男其实没太大关系,也无需太过在意。

        

之前的不杀,也只是他随心而为罢了,现在出了意外,他也没办法,只能在心中对鼬说个抱歉了。

        

在或者这女孩没死的话,他待会把来人杀了就是,到时候人还是他的,啥事没有。

        

只是瞬间鸣人的拳头便穿过了面具男的身体,他连忙控制身体,在落在地面之前将力量强行收回。

        

在接触地面后,通过腿部与地面的反震力,只是将地面震出一大片裂纹而已。

        

紧接着小腿用力,一个后跳,直接来到了宇智波泉的身边,抱住对方的身体后,再次朝身后一个跳跃。

        

一瞬间就与面具男拉开了上百米的距离!落在一处屋顶上。

        

这种力量,在愤怒状态之前的鸣人或许是做不到的。

        

但这些细节,鸣子现在也没心情注意,她现在只想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

        

一直以来对他都是善意满满的女生。

        

“……”

        

见状,宇智波带土有些懵逼了,这种程度的冲劲,都能够强行卸掉?是怪物么?

        

戴着螺纹面具的宇智波带土额头上忍不住冒出一滴冷汗。

        

按他的预料,刚才那股力量,至少应该把地面轰个大洞才对啊。

        

这种级别的体术高…到底是谁?

        

木叶什么时候有这种高手了?

        

还是说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感觉就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因为如果是木叶的人,可不会救宇智波,他们只会帮忙杀戮。

        

而且带土还能隐约从来人身上感知到那股万花筒写轮眼的气息。

        

这是同为万花筒写轮眼的相互感知。

        

虽然有些怪,就像是半身不遂一样的那种感觉。

        

……

        

“泉姐~你还好吧…还能说话吗?”

        

将宇智波泉小心翼翼的放平在屋顶上,鸣子睁大血红色的双眼,强压制住滔天怒火,语气尽量温柔的说着。

        

闻言,女孩艰难的睁开一丝眼皮,眼前模糊的身影,看不清到底是谁,就是声音很是耳熟,好像是那个小家伙,好像又不是,是女孩子的声音……

        

虽然沾着血丝的嘴巴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实在是做不到开口。

        

气若游丝,好像下一刻就要死掉一样。

        

因为这跟刚才鸣子的动作也有关系,本身就重伤状态下的女孩,又被以这种方式救走,不二次受伤才怪。

        

就算是现在的鸣子,也无法做到完全百分百细微的卸力。

        

怎么办!

        

怎么办?

        

看着倒在地上的宇智波泉,鸣子都要急死了,泉的惨状让她甚至忘记了体内的九尾和那最为宝贵的秘密——系统!

        

都说,人在极度焦急的时候,会选择性的忘记很多东西,现在看来,这句话并不假。

        

就在鸣子急得要发疯的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响在耳边。

        

九尾睁大眼睛呲着牙说道:“喂!那撸多…这次,本大爷就再给你一次,替本大爷好好教训那个面具混蛋,切~”

        

下一刻,鸣子感觉到了一股如海洋般庞大的温暖查克拉,从腹部疯狂的涌了出来。

        

双马尾顺着九尾那温暖的查克拉被捋的散开,散落在背后,身上的衣服顿时勾勒出一颗颗勾玉,御神袍自褂角延伸血红,可爱的俏脸上也出现六道黑色印记。

        

恐怖的气势顿时爆发了出来!

        

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这是……”

        

“呵呵,九喇嘛,多谢!”

        

鸣子语气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她刚才竟然忘记了还有Q比!

        

“哼!对了,你老爸告诉我那个混账的能力是……”

        

“这个就不用了,九喇嘛,我想我应该知道他的能力了,你就好好看着就行!我会很认真的杀死他!”

        

鸣子打断九尾的话后,伸手探了下去。

        

将带着金光的手掌放在宇智波泉的胸口处,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传输着查克拉。

        

对此,九尾语顿,没有再继续告知,因为他能感觉到,鸣子现在的实力,好像因为愤怒,一直在呈直线性的飙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