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用手扒开自己pp&男人的硬茎照片

        

“贺小子,少跟老子说喜庆话。我问你,钱呢?不主动去交,非得爷亲自登门,向你要是不是?”凶神恶煞的刘蛟,恶狠狠开口问道。仿佛今天要是不给钱,就要将之生吞活剥。

        

“刘哥,咱先不谈钱,谈钱多俗啊?兄弟我,有一笔大生意要跟您谈谈!”贺曌扛着米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事实上,他另一只手摸到了腰间别着的尖刀。今天的一劫要是过不去,拼了命也得带走几个当垫背的,大家一起升天嗝屁,早登极乐。

        

“呵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行,你小子难得张口,我倒要看看你要跟老子谈什么大生意。小了的话,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姓刘的冷眼盯着他,语气颇为不善地威胁道。恶霸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平时生儿子没有小╰ひ╯的坏事做的太多了,大家“抬举”出来的。

        

“大哥,可不能冲动,弄死他谁还咱们的钱?上一次,您老人家一怒之下,一刀抹了李五的脖子,咱们连本钱都没收回来。大家伙凑了凑,才把窟窿补上,赔了整整五两银子呢。”

        

旁边站着的小弟,马上小声提醒道。

        

放贷的事业,不是他们一个村霸和十几个泼皮能干起来的。真正的主人是背后靠着的帮派,他们只是从中捞些小钱花花。

        

若是一不小心赔了的话,不得不捏着鼻子兜住,主动把窟窿填上。否则年底考核的时候,上边发现你业绩太差,整不好会撤掉驻村资格,派遣其他人接手。

        

虽然返回县城,好吃的、好玩的、香喷喷的妹子多。但挣到手的钱,与待在村子里放贷、收药比,无疑要少很多很多。

        

“啪!”

        

刘蛟闻言,二话不说,抬起粗壮堪比黑熊的胳膊。直接抽了对方一个嘴巴,泼皮硬是站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方才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捂着脸哀嚎。

        

余者见怪不怪,他们的头是个粗人,没事揍人简直是家常便饭。大家伙打又打不过,只好默默接受喽。

        

“我用你说吗?大不了把他卖去县城的青楼当男妓,不少有钱人就喜欢小雏菊。到时候,等他还完钱,再剥了皮,吊起来,不行嘛!”

        

言闭,转头望向始终面色不改的著名狠人,努了努嘴。

        

意思是,该你说话了。

        

“刘哥,我打算再向你借一笔钱。”

        

“啥?你说啥?还要跟老子借钱?”

        

村中一霸的老刘,一度以为是自己听岔劈了。

        

前段时间丫借了五两银子给死鬼老爹办白事,结果白包没收上来多少,赔的血亏。到了还息日,居然还敢开口借钱,谁给你的勇气?

        

代代相传的山图嘛!

        

“对,我要借这个数。”

        

说完,某个不要脸的人,伸出手摊开五根手指。

        

“五两?”

        

刘蛟试探着问道,因为不他敢多想。

        

区区一个山民,哪里来的胆子多借?

        

对此,当事人摇了摇头,摆出一副您格局小了的表情。

        

“五十两!!”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刘某人,声音突兀提高道。

        

“对喽,不多不少,五十两。”

        

姓贺的点了点头,伸出大拇哥,无声夸赞道,您聪明。

        

“放屁!”

        

扯犊子呢?

        

本身欠了一屁股债,又向我借钱,当我是财神爷。

        

五十两,你咋不直接抢呢。

        

“刘哥,既然我敢借钱,定然是有依仗的,您说是不是?”

        

“嗯…话倒是没错……”

        

不等对方继续思考,贺曌趁热打铁,接着忽悠道。

        

“不敢说过一段时间有万全把握还钱,可差不多十拿九稳吧。而且,您只要借钱,我给您这个数,算是请兄弟们喝酒。”

        

话音落下,摊开的手掌向前一推。

        

“五两?”

        

谈到钱,刘蛟的心思立马变了。

        

仔细琢磨思考后,他果断摇头,开口道。

        

“我要十两,五两我拿,余下一半兄弟们拿。”

        

大忽悠听了之后,略微沉吟,点了点头,闭着眼睛,语气艰难地回道。

        

“行。”

        

“小六,回去拿钱,借契别忘了。”

        

“得嘞,哥哥您等着,我马上回来。”

        

人群中,一个鬼头鬼脑,看着干瘦的猥琐男,一溜烟跑了。

        

“进屋!进屋!”

        

刘蛟挥了挥手,将身后的众泼皮全部赶开,和颜悦色的招呼着。

        

对此,胆大包天又借了一大笔巨款的狠人,翻了一个白眼。

        

你家啊?

        

我家!

        

“贺小子,能不能透露一下,谁给你的底气,敢借第二次印子钱?”

        

“药民么,您说能有啥底气?”

        

“山图!”

        

语气极为肯定,好像贺曌没有回答前,他已经想到了。

        

“您聪明,放心,绝对亏不了您的。”

        

“无妨无妨,咱们兄弟谈什么亏不亏。哥哥我还得谢谢你,照顾我们生意呢。”

        

对于能给他带来钱和业绩的主,恶霸向来不会凶神恶煞,把你当爷供着亦不是不可能。

        

当然,还不上钱的时候,翻脸不认人那是一定的。先前说把人卖去青楼当男妓还债,不是随便说说,更不是一种威胁,而是真能干出来的事实。

        

房间内,二人有一茬没一茬的搭话。

        

“哥哥,我回来了。”

        

大约十几分钟左右,猥琐男手里面拿着两张纸,怀里揣着五十两银子返回。

        

“啪!”

        

五个十两为一锭的元宝撂在桌子上,险些把三条腿的破旧木桌给压倒。

        

“弟弟,写上你的名字吧。”

        

姓贺的不说废话,拿过笔刷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

        

“好嘞,一式两份。收好你的借契,一旦丢了我可不补。”刘蛟将契约递给身旁站着的泼皮,又从桌面上拿走一锭元宝,领着手下们离开。

        

望着一众人的背影,狠人曌伸手把四十两银子全部捧在手心。在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唯有白花花的钱财,方能带给他一些温暖。

        

“煮饭!”

        

十斤粟米下锅,开始向灶中添柴烧火。

        

早上,差不多八点,他吃饱喝足。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光有饭没有肉,哪怕来一叠青菜都行呀。

        

“四十两银子,我得好好计算一翻。从哪里去弥补,缺少的十两银子。”

        

而正当他思考时,路上刘蛟一行人则攀谈起来。

        

“哥哥,能成吗?贺小子,万一还不上钱,咱们可得堵窟窿。”

        

面对手下们的质疑声,称霸青山村数年的村霸,不屑一笑。

        

“榆木脑袋,他手里的山图,一定记载了不少珍惜药材的采摘点。要不然,底气能有那么足?”

        

“为啥我们不抢过来?”

        

“啪!”

        

姓刘的抽了一下,说抢山图的小弟。

        

“你把他给抢了,其余药民咋办?不得人人自危,琢磨着咱们会不会上门,逼迫他们交出世代相传的山图?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你跟老子说说,人急了会干啥?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所以不能看见好玩意儿,就想着一把抢走。”

        

顿了顿,又道。

        

“再者说了,山里面毒虫猛兽多的是。你是能打虎,还是能跟熊瞎子干一架?不能吧!要是如此勇猛,大哥的位置该你小子做了。

        

哪怕你把药材弄到手,不还是照样得卖给帮派。十分之一的价格,就是十分之一,规矩可不会为了你我改掉。

        

所以,为啥要白费力气?

        

不要担心收不回来钱,依然是那句话。还不上钱,我把他卖去县城的青楼当男妓。固然模样长得不算俊美,可起码能评得上一句尚可。

        

我之前问过老鸨子,一个尚可足以抵得上五十两银子。况且,借他钱还有回扣拿。百分之百赚的活儿,干嘛不接?”

        

众人闻言,连连点头,暗道不愧是头。

        

“大哥,万一…我说万一他跑了咋办?”

        

四十两银子不是一笔小数目,足以让穷人铤而走险,改头换面生活。

        

“嗯…不得不防。小六子,你领着两个人,日夜给我监视。如果发现他要跑,直接拿下押回来。”

        

“是。”

        

干瘦的猥琐男,随手点了两个人,三人转头出了队伍,原路返回。

        

另一边,贺曌心中有了一个计划。

        

虎骨必须从县城的药铺购买,毕竟村中的猎户们,不可能天天打到老虎。能猎杀虎、熊等猛兽,三、五年碰到一次,绝对是狩猎队祖坟冒烟。

        

烈酒的话,村子里亦有售卖。

        

如此,二十两虎骨、二十斤烈酒,加在一起,三十两银子。余下十两银子,得看看药铺卖多少钱。

        

他起身从破旧的衣柜中,取出一件看起来旧,却没有补丁的衣服。

        

麻溜换好了衣服,带着四十两银子,赶往县城方向。

        

“十六岁,终究是有点瘦,穿着死鬼老爹的衣衫,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没错,衣服不是他的,而是便宜且亲爹的。

        

从小到大,前世的记忆中,一次新衣服没穿过,全是捡着老爹剩下的穿。

        

“出来了,跟上去。”

        

小六子领着两个兄弟,急匆匆跟在屁股后面。

        

“嗯?”

        

前往县城的狠人曌,下意识察觉到不对,转头望去。

        

结果,只看见一片衣角。

        

“呵呵。”

        

冷笑一声,他不再关注。

        

刘蛟派人检视自己,预料之中的事情。

        

拐角处,三个人挤在一起。

        

“六哥,你说说咱们能不能……”

        

两个手下其中之一,做出了抹脖子的动作。

        

“放屁,杀了他。信不信大哥会把咱们三个卖去青楼,撅着屁股卖身还债?”别看六子猥琐,脑子尚且不笨。

        

“不是,我的意思是,咱们三个是不是能过一手。以贺小子平时的作风,打碎门牙也得往肚子里吞。即使告状告到大哥前,大不了拿出一半孝敬。他一个外人,能跟我们三个比吗?”

        

起了心思的泼皮,提出了冥思苦想的计划。

        

“滚蛋!你拿了他从咱们这儿借的银子,若是泄露出去,闹得满村皆知。日后,怎么放贷?贪了点小便宜,毁了生意。

        

别说大哥不会放过你,帮派怕是会把你带到堂口,当着所有兄弟的面,三刀六洞插死你。狠一点,钉门神亦不是不可能。”

        

六子的话,让那人打了一个寒颤!

        

三刀六洞,运气好点能活下来。

        

可是钉门神,必死无疑。

        

顾名思义,所谓的钉门神,便是把人强行按在门上面。然后拿出一尺长的铁钉,由人拿着铁锤,一根根钉在身上。

        

每一根铁钉,必须穿透人和门。浑身足足要钉满三十六枚钉子,最后一枚钉子,钉的是眉心,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小注意别打了,我教你一个乖。咱们混江湖的,最好守规矩。因为规矩不只是保护旁人的,更是保护你自己的。”

        

上面的人可以不守规矩,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自身实力不弱,自然无需遵守。但他们是底层帮众,不守规矩就得死。

        

小弟不听话,不得拉出来溜溜,当着无数人的面砍了,杀鸡儆猴?

        

一路上,风平浪静。

        

县城距离青山村不算远,二十多里的路程。

        

城门口站着两个兵丁,拽的二五八万。

        

“进城交钱。”

        

贺曌走到近前,其中一个士兵撇着大嘴,冲着旁边桌子上,装了一小半铜钱的铜盆指了指。

        

“一人一文,多了不要。记住,走小门,大门不是你能走得。”

        

他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偌大城门旁,有两个两米高的小门。左边的人排着队,鱼贯而入。右边的门,时不时从城内走出几个衣服满是补丁的穷苦人。

        

两个小门穷人们排着队,另一边的大门,则是乘坐马车,来回进出的富户们。

        

他们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守门的兵丁,负责把守城门的士兵,每每见到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路过,必然会鞠躬行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