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贱屁股扒开臀缝哦&女攻男受总裁受自慰被打菊

        

而他感知到的未来也愈来愈清晰,劫数,这个道魔混乱的世界将迎来一次大劫。

        

而问题就出在他最信任也最疼爱的弟子,子英的身上。

        

想着想着,他脸上露出的恍然大悟的苦笑。

        

子英的人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没有丝毫伪装的善良。

        

哪怕是看到一个本来生命走向终结的老人,子英也不忍心看到对方死去,不惜耗费自己的元力为其续命。

        

还有那些进入过魔怪森林中线的村民,明明已经完全魔化了,他亦不惜牺牲自己的元力也要努力把他们救回来。

        

师父看到他如此仁厚,心中是欣慰的。

        

想来,如此纯善之人绝不会被魔种突破封印了吧,甚至会借助他的这份绝对善良将邪魔彻底封印住。

        

曾经一度以为,他就是破解这个世界混乱的契机,并寄以厚望。

        

程子英命运十分坎坷,堪称是魔怪暴动后无数死难者中的幸存者,他感应到他身体竟然完美融合了纯正的魔力,完全捕捉痕迹。 

        

便想到用世间的真善美去教导他养育他,只要他战胜了邪魔,便意味着这个世界的人都能战胜内心的邪魔,扭转乾坤,重新定义这个世界的规则,这就是契机。

        

然而……

        

师父颓然地瘫坐在地板上,他终于明白一个道理——通过善良去镇压邪恶从而完成世界规则的升华,这条路不是不可以,但并不是谁觉得自己善良正义就可以的。

        

如果没有原则基础判断能力的善,只会物极必反。因为到最后有可能就只是为了爱惜自己的羽毛,为了善而善。

        

——师父给刚刚返回门中的两个大弟子传令,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子英带回来。即便遇到不得已的战斗,也尽量不要伤着他。

        

——或许,只要将他带回门中,关进秘境里,那场因他而起的劫数就会捕捉痕迹平息了吧。

        

其实当年师父救回程子英之前,还有“人”比他更早到达那片废墟。

        

两个人形魔怪最先发现了幸存下来的程子英,其中一个看到,便惊喜地说:这小娃身上天生有一股比你我都精纯的魔力,而且天资超然,以后必定能修炼成高级魔怪,甚至能突破身体封印也说不定。不如将他带回去吧。

        

另一个直接拍开他正要伸向婴孩的爪子,道:你不想死得快的话最好不要去动。

        

一个疑惑地问:为什么啊?这小娃天资难得,说不定我们还能培养出一个天才巨魔呢。

        

另一个冷笑一声:哼,还天才巨魔呢。我看你这身体长个了脑子不长是吧,他身体里不仅有魔力还有道灵,若是心性好能驾驭且平衡这两种力量的话,以后成就必定不凡。但也绝对不可能容得下我们这样的魔。若是心性稍微差一点,一旦偏执,那才是最可怕的,表面上看起来是已经完全偏向一边,可实际上另一边的力量比之只强不弱,一旦爆发,对我们更是釜底抽薪。

        

一个很是遗憾:这么说来不能救了?既如此那就让我把他给吃了吧。

        

另一个再次拦住他:等一下,就留在这里吧。我们不救,让那些五行法师来救好了。

        

第一个魔怪疑惑道:你不是说他体内两种力量,那些五行法师会把这样的定时炸弹放身边吗?这婴孩此时已经气息奄奄,再等会就si了味道不好了,还是让我一口吞了吧……

        

另一个一巴掌将他呼开:瞧你这点出息,这点元力连塞牙缝都不够。我们能看穿这一点不去救,但那些法师就算是看穿了也会救。

        

第一个魔怪:为什么?

        

另一个魔怪:很简单,他们自认为自己代表是正义的,正义的怎么能随便杀生呢?更何况这还只是个婴孩,哈哈……

        

果真,它们隐藏在暗处,不久就看到有五行法师前来,将这个他们口中的“隐患”的婴孩给救走了。

        

……师父捂着心口,从自己的练功室中走出,遥望远方群山,心中默念:但愿两个大弟子此行一切顺利吧。

        

远在数百里之外,他的三个弟子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了。

        

打着打着,师兄师姐发现程子英身上法力不仅没有减少还愈加澎湃,火行法术本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甚至比他们师父还厉害了,却还在疯狂增长。

        

大师姐是水行法术,原本比程子英还要高一层,大师兄是木行法术,修为等级也比程子英较高。

        

然而,此时两人联手竟在程子英面前过不了十招?!

        

反观程子英越战越勇,身体再次变成一个几十米高的浑身冒着火焰的巨人。

        

程子英怒吼一声,扬起一拳朝两人狠狠砸了下去,若是被砸中,肉身和魂魄都洗白。

        

然而此时一股绵柔的力量将几乎耗尽法力的两人带离爆炸中心,然后随着强劲的冲击波被击飞了出去。

        

结界里的村民被眼前场景吓得瑟缩一团,身上元力不稳,即便是普通人也隐隐能看到他们身上复现的另一个形体的虚影。

        

暖曦视线从如同破烂一样飞出去的两个人影身上收回来,连忙去安抚惊恐的村民。

        

大家在她的安抚下终于恢复镇定,身上的虚影渐渐淡去,变得和之前一样了。

        

程子英好一会才从暴怒中回过神,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刚才…他好像用这烈焰拳头把师兄师姐打飞了?

        

心中升起一阵刺痛,懊悔。

        

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他的师兄师姐,是家人,他为什么……

        

“子英哥哥……”

        

程子英已经完全恢复普通人的身体,回头看向暖曦。

        

暖曦哭着激动地扑进他怀里,不顾一切地抱着他:“子英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刚才,我我真的好担心你…没想到他们对你下那样的狠手,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让你陪我的话,就就不会…”

        

程子英感受着怀中一片柔软和淡淡馨香,心中那份不安的刺痛感被渐渐抚平,化作一声叹息,“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变成那样。对不起,刚才肯定吓到你了吧…”

        

所有战斗都发生在村子外面,前几天经过怨兽蹂躏,今天又被五行法术轮了一番,不过,这个世界的生机旺盛,要不了多久那些顽强的植物就会再次覆盖这片荒芜。

        

人们很快恢复正常的生活。

        

洗三,照常进行。

        

毕竟这关乎他们文明传承和繁衍的大计。

        

人们忙忙碌碌地开始准备起来,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那个像透明人一样的女法师。

        

不过,村民们不在意,但暖曦却注意到了这一点。

        

之前一直没有精力分心这些事情,但为了让事情处在绝对掌控之中,她不会放过村子里发生的任何事情。

        

包括那个女法师。

        

虽然看样子她就只是一个到处游历的小法师,而且实力也很弱的样子,做事情也不积极。很多时候人们好像会不自觉地忽略掉这个人的存在。

        

可越是这样的一个小透明,反而让暖曦感到愈发的不安起来。

        

毕竟这次事关重大,而且机会只此一次,她绝不容许半点闪失。

        

她安抚住了程子英,没看到枔靖,便问村民,他们说不清楚。

        

她找了一大圈,几乎翻遍了村子每个角落,没看到人。

        

暖曦心中便咯噔了一下。

        

她,究竟什么时候离开村子的?

        

禁制只有一个出入口,就在村口地方,刚才那么激烈的战斗,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她离开村子?

        

暖曦越想心中越没有底,越觉得这家伙莫不是一个比自己伪装的还要彻底的?也是为了那东西而来?

        

不,绝不能让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她找到程子英,说:“…我记得子英哥哥上次说你这次下山历练本来就是受了师父的指示,这次却让你师兄师姐抓你回去,我看着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蹊跷,有人故意在针对你…”

        

“针对我?不可能吧…为什么啊?”

        

“你看啊,我们刚找到这个村子,那个叫赤燕山的女法师后脚就来了。如果她真的是济世救人的法师的话,她法力那么低维,你这么厉害,按照常理,她应该向你请教探讨一些法术才是啊。主要是我以前看那些法师之间见面都会相互探讨切磋,我真没别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

        

暖曦:“我也就是随便说说,毕竟这次你师兄师姐好像真的动怒了。我怕你们被人利用了…”

        

“可,这是为什么啊?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她为什么要害我?”

        

“这我就不知道了。”暖曦:“对了,她难不成是为了你的五行元灵来的?我曾经听你们五行法师说,每个人都能修炼出五行元灵,只不过有强有弱。有些想不劳而获的邪修就会把别人五行元灵给夺过来…”

        

程子英摇摇头:“是不可能夺走的,除非心甘情愿将元灵凝聚渡给对方,一般只有在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之间才会发生。我怎么可能会把五行元灵给她?”

        

暖曦哦了一声……

        

——夭夭不断将村子里的信息通过植物的神经网络通过拐杖传给枔靖。

        

“小土地小土地,那家伙果真在编排你的坏话…哎,你说,她的话茶里茶气的,那个程子英难道就一点也听不出来吗?”

        

枔靖就呵呵地笑,在她看来,的与其说是他被蒙蔽了,还不如说其实暖曦只是迎合了他内心最深层次的某种需要而已。

        

简言之:她的话正是他潜意识想的。

        

所以,别人说出来才会让他生出共鸣,进而认同。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枔靖或许觉得责任更多在于那些茶里茶气的骗子,毕竟阅历,心性,对世界的认知等等都会受到限制,自然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就有限。

        

可程子英不是普通人啊,还是个高阶五行法师,这么轻易就被一个“外人”挑拨得与同门师兄师姐大打出手,可见,那所谓的仁善什么的,很水啊。

        

枔靖意识中和夭夭交流,而手上却在为这两个被连累的法师疗伤。

        

她虽然让夭夭捕捉痕迹将两人移出轰击中心,又借着冲击波的力量飞出去,但,两人终究受伤太重。

        

那暴走的程子英是一点情面都没留,完全下了死手的。

        

枔靖从商城里兑换来的极品灵丹,真正可以白骨生肉的那种,用在这两人身上都没啥效果。

        

她还是太低估了这次战斗,低估了两人的伤势。

        

如果她一开始没有想着把这两人护下,如果没有让夭夭去插手,如果没有跟来……那么她也就不用看着这两人生命流逝而担忧了。

        

枔靖虽然让夭夭通过植物与地灵气的沟通能力,将两人移出程子英的轰击中心,又借着冲击波的力量让他们脱离出战斗中心,但,这两人终究受伤太重。

        

内脏骨骼被全部震碎,此刻就像一张皮囊包裹着一堆碎肉一样。

        

连神魂也几乎要消散了,这两天都是修为比较高的五行法师,神魂已经十分强大了,可这一击直接打散,可见对方还用上了灵魂攻击……

        

那程子英是一点情面都没留,完全下了死手的。

        

枔靖用商城兑换来极品灵丹,一点用都没有,只能用自己的元力包裹他们身体才勉强吊着小命。

        

现在只能这样慢慢温养着,等对方熬过这个坎再做其他打算。

        

枔靖叹口气,谁叫她要管这一档子事呢?

        

用她自己的价值观和喜好去衡量这些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咦,好像也不对,她来这里本来就是要把自己的价值观灌输到这个世界。

        

她不仅要灌输自己的价值观,她还要将其改造成自己的规则体系呢!

        

——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还有得救,能改造。

        

所以,既然插手了,既然要救,枔靖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手的。

        

既然连仙丹都不行,那就用她自己的元力。

        

两团元力将两幅躯体轻柔包裹,才勉强吊着小命。

        

慢慢温养了好一会,两人身上的生命气息才稍稍强壮了一些。

        

接着,枔靖开始利用自己的神力给两人修补身体。

0

更多精彩

春色乱小说伦校园&短篇女攻肉孕H

2022年6月9日 小羽 0

重新签订契约什么的对爱尔特璐琪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很快除了师匠之外,她就又多了一只C妈作为从者,不过这点魔力消耗对于一个死徒真祖而言只能说是毛毛雨了。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