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文pop文推荐/武林第一美人的滋味

        

安宁的小部队打上火把,开上了往凡尔赛进军道路。

        

路上有群众高声问:“国民自卫军吗?你们是去向陛下陈情的吗?”

        

安宁回答:“不,我们是去维持秩序的。”

        

还好这个时候天黑,安宁又故意远离火把,所以一路上没有人认出他这个“巴士底狱的英雄”。

        

如果被人认出来,指不定要传出什么过分的说法呢。

        

搞不好明天全巴黎的酒馆就在说安迪·弗罗斯特踹开了凡尔赛宫的宫门,把枪怼在路易十六的脑门上。

        

安宁可不想这样。

        

大概夜里八点, 安宁的小部队抵达了凡尔赛宫。

        

凡尔赛宫依然灯火通明,宫殿外面群众的火把比宫殿的灯火要多三四倍。

        

看到这架势,安宁就不由得皱起眉头,他这支小部队才两百人,面对宫门外的几千上万的群众,着实有点不够看的。

        

包围宫殿的群众看到军队开过来, 就扯着嗓子大声问:“是国民自卫军吗?你们是来干嘛的?”

        

安宁有些没底气的说:“我们是来维持秩序的。”

        

他说完就听见队伍里有人小声嘀咕:“我们怎么维持这么多人的秩序,他们一起吹口气,我们就被吹跑了。”

        

安宁小声说:“板起脸来,至少气势不能输。”

        

这时候群众那边又有人问:“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看起来安宁刚刚的回答,这人没听到。

        

于是安宁再次开口道:“我们是来跟陛下交涉的!”

        

“等一下,刚刚上尉说的是……”

        

“闭嘴。”让波尔瞪了一眼指出安宁前后两次不一致的大头兵,“上尉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只要把气势拿出来就够了。”

        

这时候群众已经在喊了:“国民自卫军来跟陛下交涉了!我们让出一条路吧!”

        

“老乡们,让路给咱们的军队进去。”

        

“军官先生,你可要好好跟陛下说说,可不能被那个奥地利娘们带偏了啊!”

        

“军官先生,让陛下到巴黎去吧,到巴黎去他就不会被坏人骗啦!”

        

说话间人群分出一条路来,安宁领着自己的小部队就往凡尔赛宫开。

        

开进的过程中有个老乡认出了安宁,大喊:“快看啊,率领部队的军官是巴士底狱的英雄!他说话准管用!”

        

安宁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他倒是想低调,怎奈名声已经太响了。

        

跟安宁一起来的丹东调侃道:“估计明天就该说你一脚踹开凡尔赛宫的门了。”

        

安宁抿着嘴, 绷着脸。

        

到了凡尔赛宫的宫门边上, 守卫宫殿的近卫军一看国民自卫军来了, 就打开门放人进去。

        

国民自卫军都穿着蓝色制服, 戴着自由帽,帽子上有三色徽。

        

宫廷的近卫军还穿着法王军队的白色制服,不过帽子上也加了三色徽。

        

一位近卫军的军官看了眼安宁的军衔,立刻露出不屑的表情,这位上校等安宁敬礼之后,才动手回礼,然后趾高气昂的问:“拉法耶特呢?怎么只有这么点人来?”

        

安宁:“拉法耶特将军的驻地在巴黎城内,我们离得近,先赶来了。”

        

上校一挥手:“让你的部队在宫门前广场列队,暂时还用不到你们来守卫宫殿。”

        

安宁下达了口令,部队在士官们的带领下开向广场。

        

好几个国民议会代表急匆匆的赶来,为首的穆尼埃说:“拉法耶特呢?”

        

“应该还在巴黎城,我们先过来了。”安宁回答。

        

“你这点部队有办法驱散民众吗?”穆尼埃疑惑的问。

        

安宁两手一摊:“当然没办法。当务之急不是应该劝说陛下赶快答应民众的条件吗?”

        

穆尼埃:“我们递交了请愿书,但是陛下还没有回应。待会我们准备和民众代表一起去面见陛下。”

        

穆尼埃顿了顿,打量了一下安宁,说:“我们本来想等拉法耶特到了带他一起去的,现在看来等不及了, 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他刚说完,身后的米拉波就调侃道:“从给陛下施压的角度讲, 带弗罗斯特先生比带拉法耶特侯爵管用。”

        

安宁瞬间就不想去了,合着我就是个给陛下施压的工具人呗?

        

穆尼埃点点头:“确实如此。那么,弗罗斯特先生,你一起来吗?”

        

安宁:“我本来就是奉诏救驾的,当然要去面圣了。”

        

“那走吧。”穆尼埃说完就转身大步流星的向着宫殿的主体建筑走去。

        

好几个平民打扮的女性跟上了他。

        

安宁忍不住问:“这几位是……”

        

米拉波挥挥手:“这就是民众的代表们,最早来到凡尔赛的民众大部分是女性,你看看外面,挤在宫墙最里面一层的都是女性。”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穿过灯火通明的皇家庭院,进入了凡尔赛宫的主建筑,穿过几个房间之后,进入了路易十六的书房。

        

路易十六已经等在这里了,一看穆尼埃进来,就厉声道:“拉法耶特怎么还没来?他的职责就是维持巴黎的秩序!这么多暴徒包围了凡尔赛宫,是他的失职!”

        

穆尼埃皱眉:“陛下,包围宫殿的不是暴徒,您仔细看,是饥饿的巴黎妇女。”

        

说着穆尼埃就让开一步,让路易十六看到自己身后的女性们。

        

路易十六看到这群女的,愣住了:“这……”

        

他还没说话,一名女性就两眼一翻晕倒过去。

        

众人大惊,赶忙伸手搀扶。

        

“等一下!让我来!”路易十六喊住众人,上前一步蹲下,把晕倒的女性扶起来,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你怎么了?”

        

安宁这时候才看清楚女孩的脸,她约莫二十出头,脸上满是这个时代女孩子常见的雀斑。

        

女孩睁开眼睛,看了眼路易十六,呢喃道:“面包……陛下,面包……”

        

路易十六铁青着脸:“面包……他们就为了面包,包围了我的宫殿?”

        

安宁心想,不然呢?

        

路易十六把女孩交给旁边的宫廷侍卫,站起身来。

        

穆尼埃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上前一步:“陛下!巴黎市民已经没有面包了!如果你不做点什么,他们就会采取比攻陷巴士底狱更加激进的行动!”

        

路易十六看了眼站在书桌后面的玛丽王后。

        

安宁这才注意到王后也在,于是上前一步:“陛下,据我所知,民众们也没有蛋糕了!”

        

路易十六这时候才看见安宁,他直接倒抽一口冷气。

        

安宁都想笑,尼玛我这是给陛下留下了多么深的心理阴影啊?

        

米拉波清了清嗓子,对路易十六说:“现在还不迟,只要陛下你签署之前的《八月法令》和《人权宣言》,再附属一个命令让城中的粮商压低粮价,民众们就会满意的!”

        

米拉波话音刚落,窗外就传来一声枪响。

        

安宁:“谁在开枪?”

        

紧接着又是排枪的声音。

        

排枪过后,整个凡尔赛宫偌大的庭院安静异常。

        

下一刻,民众们发出排山倒海的怒吼:“近卫军开枪了!”

        

“就是他们这些坏人挟持了陛下!”

        

“冲啊,下了他们枪,推倒宫门冲进去!”

        

“我们要面见陛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