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少妇湿润的蕾丝内裤_贵妇找鸭子小说

        

陈念无从知晓这一刻的黑波是何种心情, 他的爱人拥有病情好转的明确希望,却要为了更重要的大局亲手放弃。

        

这样的选择对大多数人来说理所应当,一个人的性命哪里比得上全世界的生命。

        

人们抨击自私, 歌颂奉献与牺牲,但又有谁希望自己成为被牺牲的那个?

        

很快,陈念再度听到了月光的声音。

        

“经检测,ashes已经彻底扩散至了信标各处,并随着海水外泄到其它区域,我们必须进行更为彻底的封锁。”

        

“我已经做好了彻底封锁的全部准备。”

        

沉默。

        

虽然看不见,但陈念知道,月光是在等黑波回答,作为选帝侯,他拥有真正的选择权。

        

过了许久。

        

“好。”

        

一场震惊了全世界的坍塌,就由这段无比简短的对话决定,即将发生。

        

没有惊心动魄, 也没有争执吵闹,自始至终都是平静的。

        

有上千万的人在坍塌中丧生。

        

月光并未去做紧急备案, 因为这些死于坍塌的人, 也都感染了ashes,对他们来说死亡将是最终归宿, 比起全身溃烂溶解, 在垮塌中死去,反而还要更加幸福。

        

“我已将低风险区的大部分居民转移至了环海平台, 坍塌发生后,其余信标会派出救援, 我们可以在那个时候将疫苗送出。”

        

“它还没有长成吧?”

        

“是, 按正常发育情况, 还需要三个月才能达到出生标准。”

        

“我将把它交给前来救援的人,让他在外面的世界完成后半段的发育,从此之后,他将成为救世主。”

        

这正是他们计划最重要的一环,研制出能够有效抵御ashes的疫苗。

        

这个融合了海皇基因的孩子,血液中具有独特的生物因子,黑波已经做过无数次实验,那些注射过它血液,又暴露在高度风险中的未感染者们,直到现在也还保持着健康。

        

它的诞生,是世界的福音。

        

月光继续道:“但只是这样还不够,它只是个胎儿,还太过脆弱,有无数种意外,可能会夺走他的生命,我们无从确定它能否顺利长成到足够制造疫苗的岁数。”

        

陈念仍就什么都看不见,但在一片漆黑之中,听着月光冷静到漠然的声音,他突然毛骨悚然。

        

“保险起见,我们最好制造一些备份。”

        

……备份?

        

陈念愣住了,这一瞬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之前沙弗莱千方百计地阻拦,不想让他触碰神经适配器。

        

“救援队必定会以最快速度前来,我们已经有了完美的样本,短时间内进行克隆,应该会很简单。”

        

黑波嗯了一声:“直接进行镜像复制吧,也方便把他们分开。”

        

陈念明白了。

        

他彻底明白了,先前在清扫区下方看到的双培养实验室,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个。

        

因为以陈词为模板的克隆,进行了不止一次。

        

他只是最终被挑选出来的,和陈词最为相像,效果最好的克隆产物。

        

他右肩月亮胎记,和陈词一模一样,因为他整个人都是陈词的翻版。

        

完全无法形容这一刻究竟是何种感受。

        

陈念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和陈词是作为双胞胎存在的,从姜叔和沙弗莱口中,他知道自己和陈词几乎是同时从育婴舱中诞生的,火灾发生后,姜叔冒着生命危险将自己带去地下城,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父亲的用意。

        

他们猜测是为了降低容错,毕竟兄弟两个的血液都拥有抑制的功效,万一一个出现意外,还能留有后手。

        

这些日子以来,陈念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需要他随时可以像哥哥那样进行血液提取,用自己身体里的生物因子去保护更多的人。

        

可谁能想到,自始至终,他都只是个备份,仅此而已。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哥哥的保障。

        

他根本不配和陈词相提并论。

        

哥哥是从四百万个胚胎中挑选出的唯一,而他只不过是个镜像复制品。

        

他身上的所有特性,包括肩膀的胎记,琥珀色的眼睛,都是来源于陈词。

        

难以呼吸。

        

陈念将近十九年的人生中,是第二次出现如此强烈的感觉。

        

第一次他因为逞一时之快,当着路恒的面说了贬低沙弗莱的话,沙弗莱同他冷战,他狠狠的难过了一段时间。

        

而现在,远比那时严重许多。

        

他眼前一阵发昏,胸口仿佛压着个四百斤的大汉,就连肋骨都要折断刺进肺部。

        

明明应该是意识体的形态,为什么会难受成这个样子?

        

不,应该说,就算知道了真相如此残酷,他又为什么要为此失魂落魄?

        

就算是个备份,又能怎样?

        

他十九年来的人生,真的只是哥哥的翻版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一直以来他都拥有着自己的生活,甚至在几个月之前,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自己的亲人存在。

        

他的人生,他的性格,他的经历和陈词截然不同,就算两个人拥有相同的基因,原本是作为千挑万选出来的样品和用于备份的复制,又能怎么样呢?

        

陈念是以意识体的形态接受这些过去画面的,他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自然也无法深吸口气,让急速的心跳放缓。

        

但他确实在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非常会原谅自己。

        

世界上存在太多的不堪和恶意,如果就连自己都不懂得爱护自己,宽恕自己,只会活在无尽的痛苦和忧郁中。

        

他绝不会让负面的情绪将自己击垮。

        

后面月光和黑波似乎又说了一些话,只是陈念混乱当中没能听清。

        

希望没有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等到陈念勉强调整好状态,眼前便再度明亮起来,出现了影像。

        

这一次,被月光抱在怀里的,是两个椭球形的育婴舱。

        

陈念终于看到了自己。

        

他的胎记生在右侧,看上去完全就是陈词的镜像。

        

两个婴孩蜷缩着安睡,眉眼舒展,无知无觉。

        

月光站在废墟的高处,在她面前,还有另一个男人。

        

他身形壮硕,被封闭的防护服严格包裹,面罩之下是一双鹰隼般的黑色眼睛。

        

虽然素未谋面,但陈静一下子就认出了男人身份。

        

那是曾经的陈蔚元帅。

        

虽然已经确定他和陈词同陈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陈念还是愿意把他叫做父亲。

        

同月光见面的只有陈蔚一人,想来他的其他同伴都被拦在了外面。

        

陈蔚在得知月光坍塌之后,率领军队前来救援,这个时候月光对原初生物的吸引仍在继续,军队在北冰洋附近的海域经历了几场苦战,好在最终顺利到达。

        

陈蔚不仅组织了疏散,他还深入到了月光废墟的内部,希望探明月光坍塌的真正原因。

        

于是他见到了正等待着他的月光。

        

“一种病原体正在信标内部扩散,它从地壳深层出现,在能源开采的过程中污染了所有区域,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坍塌,将损失降到最低。”

        

“感染者会出现极度严重的症状,最终全身溃烂而死,被疏散至环海平台的居民们全都是经过我筛选出的未感染者,你们可以放心将他们带回去,”

        

“这是我们经过数月研制,使用海皇基因制造出的**疫苗,xxi号,以及它的备份。”

        

“两者血液中含有的生物因子能够起到强效免疫作用,我希望您能将它们带去外面的世界,阻止ashes扩散。”

        

xxi号,是哥哥的编号。

        

而他甚至连个号码都不配拥有,只是作为备份存在。

        

陈蔚似乎也难以接受听到的真相,他怔忪片刻,才伸出双手,小心的将两个育婴舱接入怀中。

        

这是两个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婴孩。

        

陈念无从看清陈蔚的更多表情,这时听他严肃问道:

        

“既然疫病早就出现,你也研制出来了对策,为什么不事先告知我们?”

        

“就算病原体已经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集六大信标和众多生物学专家们的力量,一定能采取比直接坍塌更好的办法才是。”

        

是啊,为什么呢?

        

这也是陈念一直以来的疑问。

        

为什么月光执意要做出如此决定?在不知道疫病蔓延的时候保持沉默也就算了,为什么宁愿自己私下研制疫苗和解药,也不愿让其他信标知晓?

        

月光并不做过多解释,只是道:“这是经我计算后得到的最佳解法。”

        

显然这种说辞没办法将陈蔚说服。

        

“眼下局面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两千多万人直接死于坍塌,曾经人类拼尽所有资源建造的六大信标直接毁掉了一个,造成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这怎么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您该离开了。”月光直接下达了逐客令,“ashes粉末会通过空气扩散到外面,我必须将信标彻底封闭。”

        

陈蔚声音格外严肃:“我认为您必须要将这些说清楚。”

        

月光置若罔闻,继续道:“我会建造一扇大门,只有蕴含着生物因子的血液才能够将其打开,等样本成长到足够强大,请让他回到这里来,也许那时候我已经研制出能够治愈的药物。”

        

“样本体内含有海皇的基因,我不知道他在成长过程中是否会展露出相关特性,为了避免他被原初生物呼唤回归海洋,我剥离了他的情感,作为封印。”

        

“当他的心智成长为足够的强度,封印会自动解除,也就能够将门开启。”

        

所以说,最开始被期盼着将门打开的,只有陈词一个吗?

        

因为担心陈词会因为血脉原因,被原初生物影响,倒戈向海皇的阵营,所以封印了他的感情。

        

当他真正心有触动,因人世间产生牵挂时,才能真正来到这里,获取可能被研制出来的解药。

        

如果第一次过来时,没有解开封印的是他,而非陈词,也很有可能会直接打开月光大门。

        

因为在设计伊始,他就是不被期待的。

        

之后无论陈蔚在如何询问,月光都拒绝给出回答。

        

最终,陈蔚元帅怀揣着惊天秘密和满腹疑惑,带着两个育婴舱,离开了坍塌的月光。

        

后来发生的事,陈念就都知道了。

        

回到辰砂之后,陈蔚立刻将在月光中的所见所闻禀告皇帝,两人花了大

        

量时间商量对策,最终决定让陈家和皇室签订婚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