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把尿的姿势面对镜子bl/与岳的欲情

陈文泽和龚言辉的谈话不温不火的进行着,大家都是聪明人,说话办事儿都有分寸,尤其是在这种揣着明白也不装糊涂的情况下。

        

“既然文泽你对KG团队信心满满,那么我自然是没意见的。”

        

龚言辉脸上带笑,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文泽缓缓说道:“文泽,你应该了解我,因为文山的关系,我们其实也不是外人。并不是说不信任你,不信任这个KG团队,实在是事关重大,希望你能理解…”

        

陈文泽急忙点头,“龚总,您这是说的哪里话?之前我也说过了,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光想海港那边儿,忘记考虑您的感受。”

        

“咱们事情已经说开了,您要是再这么说,我就当您挑我理。”

        

看着佯装不悦的陈文泽,龚言辉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出声。

        

“好,都听你的。”龚言辉神色一整,片刻后缓缓说道:“事情准备启动,还有一点也事关重要,那就是这个周期得多长。”

        

不管怎么说,龚言辉也是恒远发展现任的掌门人。

        

恒远发展再不济,也是明珠金融界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就算是在华夏的金融界中,恒远发展的名号那也是响当当的。

        

所以,别看龚言辉不见得是一个经济学家,恒远发展也没有专业的并购团队,可这也并不代表人家就完全不懂。这就好比老板不一定会做账,但是一个优秀的财务做出的账目,老板还是能分清好坏的。 

        

“龚总说的没错,我们不会把战线拖的太长。”陈文泽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看着龚言辉开口道:“这一点龚总尽管可以放心,等最终的方案做出来以后,我还会请龚总亲自把关的。”

        

对于陈文泽的态度,龚言辉是相当的满意。瞧瞧,都说陈文泽这小子是个人精,会做人,现在他终于是信了。虽然一开始做的有些不好,可后来的事情,真的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大哥,文泽,既然事情已经聊完了,那咱们可以好好坐下来吃点东西了吧?”龚文山恰到好出的岔开了话题。

        

本来今天龚言辉通过自己把陈文泽大老远的自鹏城喊到明珠,龚文山心里就不舒服,刚刚大哥又摆下马威,陈文泽全程笑脸相陪,龚言辉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陈文泽犯得着如此?

        

直接给龚老爷子一个电话,那不什么事儿都解决了,怎么可能如此兴师动众?所以,现在龚文山心里是真的觉得自己愧对陈文泽,这份愧疚虽说只能以后弥补,可此刻他也不愿意龚言辉再去刁难陈文泽。

        

“当然,当然。”龚言辉哈哈大笑一声,对于他来说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管是对陈文泽还是龚文山,那自然态度就不一样了。

        

一来,搞清楚了KG团队的所有情况,二来也找回了面子。

        

不然的话,陈文泽还真的以为龚家是好欺负的呢…

        

一席餐在愉悦的氛围内快速结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更不是傻子,只要不是故意为难,那气氛自然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文山,今晚你可得把文泽照顾好了。”临上车时,龚言辉拍着龚文山的手严肃交代,“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问题,可出发点也是为了盘古科技,更为了我们恒远发展,你们二位可要多担待些。”

        

“你放心吧大哥,文泽这边儿有我照顾就好。”龚文山把龚言辉送上车,一直目送龚言辉的迈巴赫远去,才回头对陈文泽露出了一个苦笑。虽然没有说话,可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文山,事情已经过去了。”陈文泽拍了拍龚文山的肩膀,“再说了,我也能理解到你大哥的难处,对于我而言无非就是跑一趟,你要是再记挂在心里,那就是没拿我陈文泽当自己人了。”

        

“文泽,你这是哪里话?”龚文山急忙摆手,片刻后看着陈文泽忽然笑了起来。

        

“刚刚我大哥可是说了让我好好招待你,要不要去放松下?”

        

“我可是听说,霍安安今天也从海港飞回来了,要不然就去她那里?”

        

陈文泽和霍安安之间的事情,龚文山多多少少也道听途说了些。

        

这可吓坏了陈文泽,搞的陈文泽急忙连连摆手,对霍安安,他现在是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凑上去,那不就是给人家送人头嘛。

        

陈文泽的反应逗的龚文山哈哈大笑,能让陈文泽吃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陈文泽没有放松的心思,龚文山也懒得再说什么,他也不是乐于此道之人,就算是玩儿也都是应酬。

        

陈文泽在明珠有住处,虽然不常回来,可泽方外贸那边儿一直都有请人给打扫。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陈文泽和彭海正要赶赴机场,刚刚出门,就发现赵佳悦已经等在门口了。

        

“陈总。”看到陈文泽和彭海,赵佳悦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脸上挂满了久别重逢的激动和笑容。

        

“佳悦,你怎么过来了?”

        

陈文泽急忙把赵佳悦请了进来,赵佳悦抿嘴一笑,“您这边一直都是我负责的,昨晚您回来我就第一时间知道了。”

        

“他们都要过来,可我知道您没吩咐,应该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我就给您拦住了。”赵佳悦急忙解释了起来,前不久她刚刚调回明珠工作,大老板回明珠她怎么可能不过来?

        

“你做的很好,幸好没有让他们过来,要不然的话还不得烦死我?”陈文泽哈哈大笑一声,“行,既然你过来了,那就送我到机场。”

        

“好的陈总,您这边请。”赵佳悦巧笑嫣然的打开了车门…

        

“佳悦,刘文清这段时间如何?”

        

车子刚刚启动,陈文泽就向赵佳悦了解起了泽方外贸的情况。对于明珠的情况,陈文泽这段时间确实关注的很少。

        

赵佳悦虽说刚回明珠没多久,可也清楚泽方外贸的情况。

        

而且,赵佳悦本身就是泽方外贸出来的,就算前几年身在国外,可也依然能够很快的胜任这份工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