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女人下面湿透的小黄书&男二对女二占有欲强的现言

        

“我本是定林寺的僧人,但是定林寺早就在王都陷落时被焚毁了,所以我才跟随道琛法师,但前些日子道琛法师被唐军打败,退守任存城。鬼室福信那厮乘机突袭,杀了道琛法师,并吞其部众。我逃出任存城,托庇于黑齿将军麾下,而黑齿将军被你打败,自身难保。若是有人拿住了我,恐怕就会立刻送到鬼室福信那儿领赏!”

        

慧聪这番话包含的巨大信息量让王文佐目瞪口呆,他知道在百济叛军中有派别之争,但搞到刀兵相见,人头落地还是有些出乎意外,毕竟百济人刚刚打了败仗,一般来说打了败仗会暂时放下矛盾,共同应对外敌,没想到那个鬼室福信竟然乘机火并,将政敌连根拔起,当真是个狠角色。

        

“据我所知,道琛法师乃是右将军,官职与那鬼室福信等夷。鬼室福信公然攻杀同僚,并吞部众,难道那扶余丰璋就坐视不理?”

        

“丰殿下现在不过是鬼室福信的傀儡,生死操于人手,除了坐视还能如何?”慧聪苦笑道:“其实道琛法师原先与鬼室福信的关系虽然说不上和睦,但也绝不至于弄到今日的田地。丰殿下从倭国回来后,发现鬼室福信势力太大,难以控制。就故意封道琛为右将军来分鬼室福信之权,鬼室福信怀恨在心,才出兵攻杀道琛的!”

        

听了慧聪所说的这番密辛,王文佐才对百济复国军高层的情况有了一番了解,他思忖了片刻:“既然你说了这么多,那我也回答你的问题。我不会杀俘,但怎么处置眼下还没有决定!”

        

“既然不杀,那要么是留要么是放,留下来没有那么多粮食,放走了又担心重新拿起武器反抗,贫僧猜的对不?”

        

“不错!”

        

“那还是放了吧!”慧聪道:“只要将其右手拇指砍掉,就无需担心了!”

        

“砍掉一千人的右手拇指?”王文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至少保住了脑袋!”慧聪道:“割掉右手拇指,这样就无法再拿起武器,却还能耕田防止。他们的家人一定会感谢您的慈悲!”

        

“割掉大拇指叫慈悲?这还真是件新鲜事!”王文佐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吗?可贫僧以前听商人说,贵国的农民为了逃避兵役和劳役,就曾经割断自己的手足拇指,称其为‘福手’、‘福足’,虽然失去拇指,但却能和家人在一起,比起战场上的孤魂野鬼,又何尝不是一种慈悲呢?”

        

王文佐看着这名眼神清亮,眉目清秀的青年僧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响之后他摇了摇头:“我时常取人性命,可那是战场,对手无寸铁之人断其手足,非我所能做的。禅师,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您可以称我为慧聪!”

        

“慧聪禅师,我有一个办法,也许更好一些!我不可能就这么将他们释放,因为他们可能会重新拿起武器,而且我的士兵们不能白白流血流汗,但我又不想杀害已经放下武器之人,所以这一千人必须替自己缴纳赎金!”

        

“赎金?”慧聪皱起了眉头:“可是他们身上没有钱,就算有也早就成了你的战利品了,难道您要他们的家人送赎金来?这不太现实吧?”

        

“那倒是不用!”王文佐笑道:“他们可以服三年劳役,这三年里他们有饭吃、有衣服穿,但没有薪饷,三年之后就可以自由。除此之外,为了防止他们逃走和自由后重新从贼,必须在脸颊上留下烙印,若是逃走或者再次从贼,只要抓到就立刻处死,绝不宽贷!你觉得这个办法如何?”

        

“好吧!”慧聪点了点头:“脸上打烙印总比被砍掉大拇指好,更比砍掉脑袋强,只要您能有这么多粮食来喂饱他们!”

        

“哈哈哈!”王文佐笑道:“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还有,慧聪禅师,既然你已经无路可去,不如就留在我这里吧,我很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帮我来管理这一千战俘。当然,你无需烙面。”

        

“您无需优待贫僧!”慧聪摇了摇头:“我会留下来,也会听命行事,但我与他们一样,都是被您打败的俘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即便不打烙印,也无法改变事实!”

        

当慧聪离开帐篷,王文佐长长出了一口气,重新坐下。他还需要重新咀嚼一下从对方口中获得的大量信息,当然,在没有得到印证之前这些还只是一些流言,但王文佐心中却有一种预感:这个慧聪和尚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临时编出这么大一个谎言却没有自相矛盾,又与外界信息没有冲突太困难了。

        

“如果真的像他说的这样,扶余丰璋现在不过是鬼室福信的傀儡,那一直旁观的倭人也应该快要入局了,否则前期的投入就给别人做嫁衣裳了!”

        

——————————————————————————————

        

倭国,筑紫(日本九州岛福冈县一带,是古代日本通往朝鲜半岛的重要港口)朝仓,橘广庭宫。

        

“太阳出来了!”齐明天皇用疲倦的声音说道。中大兄皇子做了个手势,奴仆们便将她的锦榻移动到了窗旁,然后无声的退开,阳光从窗外投入,落在齐明天皇的身上,之后许久都无人说话。(历史上此时的日本还没有天皇,只是后世称其为天皇,为了讲述方便,本书中还是以天皇相称)

        

窗外的庭院里,种满了橘树,这座宫殿也正是因此而得名,在树林间有水渠穿行,水渠边缘是精心打磨的石条台阶。在夏末,庭院里将弥漫着橘子的甜美香气,男女们将穿行于橘林中,坐在石阶上谈论说笑,一切都是这么美好,不像现在,草木凋零,渠水干涸,一切都毫无生气,就好像这个锦榻上的这个华服老妪。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唯一的声音就是北风刮过树梢的嗖嗖声,偶尔会有轻微的噼啪声,那是枯枝被风所折断。随后,中大兄皇子听到远处传来木屐踩踏石阶的声音,犹如鼓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