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医院人妻系列官场

     

“叮!驱逐野生撰稿人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0点!”

        

“叮!奖励成就点1000点。”

        

“叮!获得读者打赏10000点点娘币!”

        

何甜甜坐在火车上,再一次踏上了寻找弟弟、顺路干点古家具修复的活儿的火车。

        

哐当哐当的火车进行声中,她的识海深处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机械音。

        

何甜甜:……什么情况?这、这就完成任务了?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对啊!对啊!”

        

还是刚刚被从小黑屋放出来的小D同学,一边兴奋的称赞自家小伙伴厉害,一边解释了一句:

        

“那位野生撰稿人,意识到不可能完成这次任务, 便自己申请放弃。”

        

“他的神魂已经离开了这个小说世界,所以——” 

        

何甜甜驱逐野生撰稿人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何甜甜还是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自己放弃了?”

        

“是啊!”

        

小D同学晃着小圆身子,欢快的说道:“这位野生撰稿人倒是挺有决断!”

        

“甜甜你想呀,他的任务,无非就是抢夺男主机缘,代替男主成为新一任男主!”

        

“但, 因为有我家厉害的甜甜,他别说碾压男主了, 连超越你都做不到!”

        

“哈哈,甜甜,说起来,还是你最厉害,在没有本人设的情况下,让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木匠成为了国宝级的修复大师……”

        

啧啧,这样的高度,就野生撰稿人一个个体户,一辈子都难以企及。

        

当然,不是说“郑读”不可以使用金手指。

        

何甜甜都有点娘商城或是宝箱奖励,“郑读”所处的邪恶势力,应该也会给与一定的技能外挂。

        

但,人设啊,亲!

        

郑读就是个好吃懒做、贪图享乐的极品。

        

他如果摇身一变成为技术大能, 呵呵, 不说周围的人了,王老太第一个就不信!

        

与其直接把小世界搞崩溃, 还不如提前退场呢。

        

何甜甜缓缓点头。

        

她不是想不到这些, 她就曾经好几次提前抽离小说世界。

        

她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那位野生撰稿人会这么干脆的放弃。

        

话说,何甜甜都做好跟对方熬上几十年的准备了。

        

“甜甜,他中途跑路,却让你提前完成了任务,也算识时务啦!”

        

“你呢?继续停留在这个小说世界,还是提前抽离?”

        

小D同学蹦蹦跶跶,程序化的问了一句。

        

“提前离开吧!”

        

既然敌人都走了,她也没有必要继续熬着。

        

家人都安排妥当了,关键是,有郑棋这个重生男主在,郑家根本不用何甜甜太过操心。

        

只要没有开了挂的野生撰稿人捣乱,以郑棋的能力,以及他的主角光环,郑棋以及整个郑家都不会太差。

        

“好哒!”

        

小D同学萌萌哒的应了一声。

        

何甜甜分出一抹神识,维持着“郑渔”在小说世界的运行,她的神魂则回到了书库空间。

        

还是熟悉的空间,还是一排排的书架, 何甜甜满足的喟叹一声。

        

她又顺手点开自己的个人面板——

        

积分:137点。

        

成就点:7300点。

        

打赏:115000点点娘币。

        

灵魂碎片:何秀田的感激;何福宝的感激;赵传玉的感激。

        

另外, 还有钢铁侠、一折卡和龙珠、50m3的空间。

        

何甜甜掌握的技能, 也多了一个木艺!

        

看到个人面板上满满当当的记录,何甜甜只觉得充实。

        

这、可都是她辛苦打下的江山啊。

        

也详细记录了她一步一步蜕变的全部过程。

        

曾经,她只是个自卑、敏感、被霸凌的普通女孩儿。

        

现在,她已经成长为真正的强者。

        

……不管点娘系统的秘密到底为何,它都帮自己一点点站到了高处,甚至有可能冲上九霄。

        

何甜甜微微垂下眼睑,掩藏住眼底所有的情绪波动。

        

当她再度睁开眼睛,她又是那个自信、骄傲的撰稿人。

        

“甜甜,继续做任务还是回归现实?”

        

小D同学不知道何甜甜的内心波动,它还是按照程序,一板一眼的问道。

        

“回归现实吧。”

        

许是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变了许多,何甜甜莫名有些怅惘。

        

何甜甜没有继续做任务,她需要回归现实,让自己确定自己还是何甜甜,而不是郑渔、郑宝珠等等小说里的人物。

        

“嘎?”

        

小D同学愣了一下,得,它就没有一次预判准确自家小伙伴的预判。

        

“好哒!回归现实!”

        

小D同学的怔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它又用着刻板的机械音播报着。

        

空间扭曲,神魂被一股巨大的吸力裹挟,只一个晃神儿,何甜甜便回到了现实中。

        

叮当!叮当!

        

这是贝壳、发出的清脆响动。

        

何甜甜的身体在微微摇晃。

        

何甜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对着湛蓝的天空。

        

而她整个人也仿佛悬浮的半空中。

        

微微的海风,带着海水的湿咸与果木的清香,徐徐的吹拂着。

        

何甜甜的头顶,悬挂着一串用贝壳、海螺穿成的风铃。

        

她的手腕上,也系着贝壳做成的手串。

        

那些叮叮当当的响声,就是从这些地方发出来的。

        

何甜甜呆呆的保持着原本的姿势,身体微微摇晃,感受着海风的吹拂。

        

好一会儿,她才整理好思绪,回想起自己穿越前所做的事儿——

        

唔,当时我正在自己的第一岛上荡秋千。

        

惬意的享受海岛的悠闲生活。

        

进入书中世界做任务,现实中的时间是停滞的。

        

所以,何甜甜回归现实,还是保持着穿越前的状态。

        

躺在秋千架上,何甜甜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自然摇晃的频率。

        

她抓着秋千座椅上的扶手,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

        

紧接着,何甜甜一个跳跃,灵巧的从秋千上跳了下来。

        

何甜甜没有穿鞋,一双脚踩进了软软的沙子里。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心不错!

        

脚底传来沙子微微的触感,何甜甜才有种“我回来”的真是感觉。

        

何甜甜没有急着回房,而是围着这个秋千架转了一圈。

        

或许是在刚刚结束的小世界做了好几年的木匠,木艺的各种知识早已深深镌刻到了她的骨子里。

        

何甜甜看到这个段勇添置家具时,顺手买的秋千架,竟忽然“职业病”发作。

        

唔,以她这个专业木匠的水平来看,这个秋千架做工还算可以。

        

不过,现在都是机器流水线,纯手工的非常少。

        

卯榫工艺什么的,也都用来显摆了,日常家具的制作中,很少会用到。

        

就拿着小小的秋千座椅来说,传统的做法,肯定是卯榫,顶多就是用点儿胶。

        

整个椅子,就不该出现一颗钉子。

        

但事实上呢,椅子的扶手、靠背等等部件,全特么是用钉子钉起来的。

        

何甜甜仔细研究了一番,暗暗摇头。

        

这样充满“现代工艺”的秋千架,在她一个“老木匠”眼里,处处都不合格。

        

当然了,时代进步,所谓的传统工艺也在逐渐消退。

        

何甜甜的目光很快就从秋千架上挪开,转而看向小院的其他木质摆设。

        

小小的木栅栏,仿古的木亭子,亭子下面摆放着一桌四椅。

        

桌椅都是石头雕刻的,圆圆的桌面上刻着象棋棋盘,四个凳子是圆滚滚的鼓墩。

        

院子很大,布局却有些乱。

        

东一块、西一块,关键是不太配套,仿佛想到什么就弄了什么。

        

何甜甜:……

        

可不就是随性而为。

        

第一岛是她的第一个个人所属物。

        

但,何甜甜太忙了。

        

忙着穿越小说世界做任务,忙着在现实中进行各种研究,稍有的闲暇还去拍电影、搞代言。

        

第一岛的开发、建设,何甜甜全都交给了别人。

        

唯一费了些心血的,就是这个小院。

        

然而,何甜甜没有统筹的规划,就是忽然想到什么,就弄点儿什么。

        

所以,不管是她个人居住的小楼、小院,还是后面的“实验室”,都显得不是那么的“专业”。

        

何甜甜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暴殄天物”。

        

好好的地方,都被她糟蹋了呢。

        

这个院子,要重新规划!

        

何甜甜早就有发现,觉得自己越来越看重书中世界,对于自己的现实世界,反倒没有那么的用心。

        

这、不对!

        

何甜甜不想在虚拟世界迷失了自己。

        

那么,她需要好好经营自己的现实世界。

        

……这些,就从她的第一岛、她的小院开始吧。

        

“甜甜,又忙着做研究啊!”

        

袁玫从其他两个小岛溜达回来,刚进院子,就看到何甜甜趴在亭子下的石桌上写东西。

        

她随口问了一句。

        

何甜甜画完最后一笔,笑着说道,“不是!我想重新整理一下我的小院!”

        

“……”

        

袁玫微微怔愣,定定的看着何甜甜。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眼前的何甜甜,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

        

倒不是半天不见,何甜甜在容貌、气质就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而是说,唔,怎么形容呢?

        

感觉?

        

对,就是感觉!

        

过去的何甜甜,也亲切、也纯粹,却少了几分真实的感觉。

        

或许是原生家庭的缘故,让这孩子对人、对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缺乏一种归属感。

        

她仿佛一个人,孤寂、疏离的生活着。

        

如果何甜甜只是个普通女孩,她性格冷一些、孤僻一些,不算什么。

        

都是肉身凡胎,谁还没点儿“个性”?

        

但何甜甜不一样啊,她拥有超高的智商,和超强的研发能力。

        

这样的人,如果太过孤傲、冷漠,极有可能走到另一个极端。

        

虽然,就目前而言,何甜甜是善良的,对郭嘉也有强烈的归属感、荣誉感和责任感。

        

然而,谁都不能保证,何甜甜会一直这样下去。

        

她太年轻了,原生家庭又太糟糕。

        

她对于这个世界,总是一种游离的状态。

        

相关部门的领导特意找了心理学家,暗中研究了何甜甜的心理情况。

        

专家们给出建议:多给这孩子一些“牵绊”吧。

        

有了羁绊,亲情或许暂时指望不上,但友情、爱情尽量多一些。

        

让她对这个世界,对我们的郭嘉有更多、更强烈的归属感,让她真正的融入其中。

        

……如此,对她、对大家,都是有益处的。

        

也正是参考了专家的建议,领导们对何甜甜才会格外关照。

        

郭嘉不允许有完全私有的海岛,何甜甜却是个例。

        

何甜甜想在娱乐圈折腾,领导非但没有强行劝阻,反而想方设法的为她铺路,为她保驾护航。

        

然而,效果似乎不是非常好。

        

不说别的,只说这个第一岛。

        

何甜甜似乎很看重,可第一岛的规划、建设,何甜甜全都交给了其他人。

        

表面上看,把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但,“家”不一样啊。

        

家这种地方,是需要亲自规划、自己布置的。

        

一块砖、一片瓦、一个盘子、一个碗儿,亲自动手,或是安排,才有切切实实的参与感。

        

如此建造出来的房子,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啊。

        

何甜甜呢?

        

盖房子的事儿交给建筑公司。

        

装修的事儿交给装修公司。

        

添置家具、统筹安排什么的,则有一个段勇负责。

        

整个过程中,何甜甜就来转了两圈。

        

她这哪里是给自己盖房子,分明就是“走过场”。

        

这种状态,是不对啊!

        

至少不符合常理。

        

袁玫暗自着急,可她只是个“助理”,不能帮何甜甜做决定。

        

她甚至都不能“提醒”太多。

        

何甜甜太聪明了,且非常敏感。

        

袁玫不能让何甜甜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袁玫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建议何甜甜开个工作室,多帮忙安置几个退伍兵……

        

袁玫这是按照心理专家的建议,多给何甜甜一些“责任”。

        

也让何甜甜多一些对于金钱等方面的欲望。

        

是的,何甜甜表现得太无欲无求了。

        

作为相关部门指派给何甜甜的助理,袁玫比较了解何甜甜的一些贡献。

        

那么多的科研发明,随便一项,都能让何甜甜功成名就。

        

可何甜甜呢,没有据为己有,而是直接上交。

        

诚然,“上交”什么的,体现了何甜甜大公无私、一心为国的高尚情操。

        

但,太“高尚”了,反倒少了几分真实感。

        

她似乎对金钱,对荣誉,都没有那么的渴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