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内衣女仆play_欺君后的调教H

      

婚后日常

        

1.醉酒。

        

春夏季节,万物复苏。

        

小区里的花开得五颜六色,争奇斗艳。

        

尤念一时心血来潮,去理发店给自己的头发也挑染了几束绿色。

        

当天晚上,陆清泽回家看到顶着“原谅色”的尤念,半晌没说出话来。

        

尤念拨了拨自己的大波浪,故意冲着陆清泽抛了个媚眼:“好看吗?”

        

墨绿色的指甲在茂密的头发中若隐若现,她还做了个配套的美甲。

        

陆清泽好笑地点头:“好看。”

        

他对此没什么意见,几秒之后就接受了新造型的尤念。

        

尤念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 

        

“那就这样和你同事吃饭好不好啊?”

        

“可以。”

        

陆清泽很好说话。

        

尤念口中的吃饭是指高川搞的一个小聚餐。

        

去年的翎宸销售又上了高峰,高川的奖金拿到手软。

        

他为人一向热情大方,很早就嚷嚷着要请客,还招呼着带上家属一起。

        

聚餐的时间定在了下周五晚上。

        

尤念想买件新衣服穿过去,便在周一拉着没事的贺缨一起逛街。

        

贺缨和男网红的CP组合早就拆了,两人的粉丝都涨了不少。

        

和大多数网红一样,贺缨也走上了推广开店的道路。

        

她的事业心不重,生意也在网红中属于一般,但也比一般同龄的社畜要赚的多了。

        

两人一见面,贺缨的眼睛就黏上了尤念的头发。

        

“卧槽你这是重回青春期还怎么的?

        

我中二期的表妹也挑染了个红色。

        

我看你俩挺配的。”

        

尤念斜斜飞了个眼神过去,“不好看么?”

        

“也不是。”

        

贺缨想了想回答,“就是和你原来的风格不太一样。”

        

尤念今天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短裙,在搭配上这个性的头发,看起来比平时要青春几分。

        

“是吗?”

        

尤念随口应了声。

        

贺缨打量着她,思忖着说:“嗯。

        

以前像美艳的花瓶,现在像叛逆期的酷girl。”

        

尤念笑:“我懂了,你在夸我年轻。”

        

贺缨轻嗤一声,“行了啊,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两人边说边笑,在商场逛了一圈。

        

最终尤念选了件黑白色的连衣裙,样式简单大方,很衬身材,配她的头发也不会奇怪。

        

周五那天,尤念盛装打扮了一番,和陆清泽一起出席了聚餐。

        

尤念头发的夸张颜色果然不负众望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高川带头夸赞,说她个性又时尚。

        

他说完,桌上的其余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尤念不管真假,通通笑着接受了。

        

除了他们,餐桌上还有一对也是夫妻,其余的都是单身。

        

于是这仅有的两对伴侣就成了大家主要敬酒的对象。

        

尤念毫不含糊,端起酒杯来者不拒,连陆清泽的那份也一同包揽了。

        

同桌的人都知道陆清泽不喝酒,倒也没有太为难他们。

        

将主要进攻方向放在了另一对夫妻的男方上。

        

饶是这样,尤念回家的时候还是有些发飘。

        

她抱着陆清泽不肯撒手,非要他陪着自己一起洗澡。

        

陆清泽不忍心折腾醉酒的人,硬是忍住冲动帮她洗好了澡,将人用浴巾包起来抱进了卧室。

        

偏偏尤念还不领情,手脚乱动也就算了,嘴上也不老实。

        

“陆清泽,你今天怎么不碰我了?”

        

她的一双眼迷蒙着水汽,目光懵懂:“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发型太丑了?”

        

陆清泽耐着性子给她吹头发,听她胡言乱语只觉好笑。

        

吹好头发,陆清泽还没来得及将吹风机放好,尤念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接着是她喃喃的声音:“有反应嘛。”

        

陆清泽闷哼一声,揽住尤念的肩膀一起躺下。

        

“你喝多了,快睡觉。”

        

他低声命令。

        

尤念面色发红,人窝在他的胸口,呼吸洒在他的皮肤,又热又痒。

        

她仰着头看他,不说话的样子有点呆。

        

陆清泽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上去,低声夸赞:“很漂亮。

        

你什么样都好看。”

        

尤念满意了,动了动身子改成趴在他身上的姿势。

        

“你也很帅。”

        

尤念俯身亲他的眉眼。

        

“我想,等你年纪大了,我也还是会觉得你很帅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她想象了一下陆清泽变老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到时候你是帅老头,我是漂亮的老太太吗?

        

可我不想变老变丑……”她皱起眉头。

        

陆清泽静静听着尤念的碎碎念,大掌轻抚着她的头发。

        

“不,你还是漂亮的女孩子。”

        

他柔声安慰:“你比我小。

        

我变老的时候你还没有呢。”

        

“是嘛?”

        

喝多的人脑子打了结,顺着陆清泽的话反问。

        

“嗯。”

        

陆清泽轻笑,“有我陪着,是不是没那么难以接受?

        

我们可以去环游世界,也可以和你奶奶一样,什么也不做静静地看黄昏……”

        

尤念闭着眼睛,声音很轻:“听起来好像不错。”

        

“或者给你办一个图书展,展出尤念小姐所有的文集。

        

你穿着漂亮的裙子给读者签名……”

        

陆清泽一边温声说着,一边轻抚尤念的后背。

        

半晌都没有她的回应,陆清泽微微抬眸。

        

她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

        

陆清泽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倒在床垫,盖上被子。

        

“晚安。”

        

他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也闭上了眼睛。

        

2.礼物。

        

婚后的某一天,陆清泽从外面回来,走到沙发前叫人。

        

“念念。”

        

当时的尤念正电视看得入迷,余光瞥到陆清泽的样子一时愣了。

        

“怎么了?”

        

干吗这么严肃,看起来怪吓人的。

        

陆清泽招了招手,声音平静:“跟我来一下书房。”

        

尤念应了声,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随陆清泽进了书房。

        

书房里,陆清泽坐在椅子上,将几张银行卡摊在桌面上推给尤念。

        

“干嘛呀?”

        

尤念随手拿起一张卡,不解道。

        

“送你个礼物。”

        

陆清泽的脸色终于放松了些许,眼睛带了笑意。

        

尤念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银行卡送我啊?”

        

陆清泽点头:“嗯,这里面是我这些年的存款,都给你。”

        

尤念:“很多钱吗?”

        

陆清泽笑了笑:“很多。”

        

他的房子和车都是公司配的,单身的时候吃饭也大都在公司解决。

        

除了一些必要的开支,他平时花不了太多钱,薪水基本上都存了下来。

        

加上投资的收入,存款不菲。

        

他一一解释:“这张是我大部分存款所在的卡,以后我会定期把大部分的收入存进去。

        

这张卡里面的钱是准备用来买房的,婚后买房按照法律是双方共同财产。

        

到时候我会把我的那部分赠与你,整个房子都是你的。

        

还有这张……”

        

尤念张了张唇,半晌才发出声音:“这是干嘛呀?”

        

陆清泽:“结婚礼物。”

        

尤念:“……”

        

这充满铜臭味的礼物真是该死的俗气又讨人喜欢呢。

        

“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个,但是我需要表明我的态度。

        

这样你父母也更放心一点。”

        

陆清泽的声音淡淡响起。

        

从古时候起,穷小子变富后抛妻弃子的传说怪谈就不少。

        

现实生活中,“男人有钱就变坏”似乎成了一句真理。

        

在这样的情况下,尤念父母对他有些担心也是正常的。

        

把房子和金钱都交给尤念,起码能让她的父母更放心,也能给她一份保障。

        

就是这么俗气又现实。

        

尤念想了想,了然。

        

她拿起手上的银行卡,得意地晃了晃。

        

“以后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就是无家可归的穷光蛋了。”

        

陆清泽笑吗,语气温和而肯定:“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尤念伸手将卡塞回了陆清泽的口袋,也弯着唇笑了。

        

“既然这样,我也用不着这些啦。”

        

陆清泽一怔,郑重道:“念念,我是想给你一些保障。”

        

“我知道。”

        

尤念点点头,踮起脚尖吻上陆清泽的唇:“我的保障就是你啊。”

        

在她眼里,金钱和物质都没有陆清泽本人来得可靠。

        

有他在,哪里还需要别的保障呢?

        

3.来找你。

        

某个周末的午后,我们的陆太太突发奇想:如果高一不是她主动追陆清泽,他们两个人可能就不会在一起了。

        

想起这个,一直生活在幸福中的尤念莫名有点郁闷。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追求。

        

翻起旧账的尤念趿着拖鞋去了书房。

        

“陆清泽。”

        

她走进书房,背倚着书桌看向陆清泽。

        

陆清泽的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到她身上,“嗯?”

        

了一声。

        

“我想问你个问题。”

        

尤念穿着真丝的雾粉色家居服,双手反向撑在桌面上。

        

“你问。”

        

陆清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姿态放松地靠在椅背上。

        

尤念:“如果我高中没有追你,你是不是不会和我谈恋爱?”

        

陆清泽怔了一下,想了想点头:“对。

        

我不会早恋,只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

        

虽然早就想到是这样,尤念心里不免还是“咯噔”一下。

        

也许是她的表情过于凝重,陆清泽伸手去拉她的手臂。

        

温热的手掌扣在真丝面料上,陆清泽微微施力,将尤念拽进自己的怀里。

        

他弯了弯唇:“你在想什么?”

        

尤念抿了抿唇,眼睛滑过一丝复杂:“可你不是说在篮球场看到我就对我的感觉不一样吗?”

        

她挑了挑眉,葱白手指滑过男人高挺的鼻梁,又一路下移到嘴唇,轻柔慢调地说:“骗我的啊?”

        

陆清泽拉下她的手指,交握住:“没骗你。”

        

他顿了顿说:“我大概只会默默关注你吧。”

        

对于高中生的自己来说,恋爱实在不在考虑范围内。

        

哪怕他当时对尤念有好感,也不可能像其他男生一样主动追求的。

        

尤念垂下眼睫,声音有些轻:“那我们就不会结婚了。”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很合理。

        

可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犯了点酸酸涩涩的感觉。

        

陆清泽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表情:“不开心了?”

        

尤念嘴硬着摇头:“没有。”

        

陆清泽轻笑了一声,扶住尤念的后脑勺亲了亲她的唇:“放心吧,虽然那时候不在一起,我以后也还是会去找你的。”

        

“嗯?”

        

尤念被他的说辞逗笑,“等你以后来找我,我男朋友说不定都换过几轮了。”

        

陆清泽的眼神暗了下来,声音一沉:“别的男朋友?”

        

他气势汹汹地咬上她的唇,交缠中的声音模糊不清:“别人能有我好么,嗯?”

        

陆清泽被自己幻想的这个场景刺激到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