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官员性疯狂/摆成羞辱姿势哀求不要

“封印大阵!?”

        

萧三叔祖忍不住大吼,骇然地看向虚空中那道法阵。

        

他曾经从巫蛊教尊口中得知,玄天学院存在一方神妙无比的大阵,足以封印八阵强者!

        

巫蛊教尊甚至猜测,就连九阵皇主,想要从那等阵法中脱身,也是不易!

        

不过萧三叔祖并未放在心上,在他想来,就连萧家皇庭都无法拥有如此阵法,更何况是区区玄天学院?

        

他私下觉得,那不过是巫蛊教尊为自己失败找的遮羞布而已!

        

直至现在,亲身体验到了那方法阵之可怖,他才醒觉对方所言不虚。

        

“你想如何?”

        

萧三叔祖并不慌乱,他脸上反而带着有恃无恐的自信,“你玄天学院这法阵固然古怪,然!我所料不差的话,它只有封印之能!你难道指望靠它对付我等?”

        

换言之,只要他们不强闯大阵,根本不必担心“都天转轮阵”。

        

“哈哈!”

        

紫明山人被他点醒,也是心神大定,“小子,老夫劝你还是开启封印,尽早将我们礼送出去。否则——”

        

“厮杀起来,毁掉的只会是你玄天学院!”

        

他们眸中神芒隐隐,周遭一重重神阵明灭不定,大有一言不合立即下杀手的架势。

        

如今玄天学院虽有练凰、九老这等八阵战力,但更多的则是普通弟子。其中,寻常的域主强者,还有半皇境界的导师占了九成九!

        

一旦萧三叔祖等人放开手来杀戮,玄天学院根本无力阻拦,到时候即便能够将他们击杀于此,起码也要死去大半的人,根基就此断绝。

        

这,正是萧三叔祖两人的底气所在!

        

“江小儿!还不速速决断!”

        

萧三叔祖蓦地神色一厉,双眸暴睁,“你非要逼得我们鱼死网破!?”

        

气氛,绷若凝弦。

        

“呵。”

        

当是时,一道哂然笑声却是响起。

        

江浩淡若秋意的眼神笼罩两人,嘴角噙着一抹嘲弄:“区区瓮中之鳖,谁给你们的自信,与本院鱼死网破?”

        

萧三叔祖两人不由暴怒!

        

他们也是执掌一方大权的巅峰人物,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

        

然!

        

没等他们发怒,江浩便是弹指喝令:“尽数出手,拿下他们。”

        

“遵院长令!”

        

暴喝声起,无论是玄天九老,还是练凰,又或者是始终一副懒洋洋姿态的姜轩子,无不振起最强战力,杀向了两人。

        

“疯了!老夫看你们是全部疯了!”

        

萧三叔祖气得厉笑。

        

骤然,澎湃汹涌的黑浪从他身周潮涌而起,化为了一方遮天蔽地的漆黑大幕,狂然扑卷而去。

        

“既如此,老夫便用玄天学院的血,让你们清醒清醒!”

        

“找死而已!”

        

紫明山人也是震怒异常,眉心之中天心神识呼啸迸射,狂然加持。

        

六甲神丁的身影变得愈发膨胀,一根根筋肉从四肢贲张鼓动,雄浑的力量激得虚空砰砰炸裂。

        

“轰!轰!轰!轰!”

        

感应到他们的心意,随侍而来的四名七阵强者爆射而出,冲杀向玄天众人。

        

其中两人径直迎战姜轩子、姚阳、夜霜仙子等高层。

        

而剩下的两人,则于中途陡然转向,杀向了江浩一行!

        

“拦住他们!”

        

练凰一惊,本能地腾空而起,真龙血脉滚滚而动。

        

“与老夫激战,你还敢分神?”

        

现在她的对手换成了紫明山人。

        

这位老牌八阵皇者屈指御使,当即令得六甲神丁与自身合体,继而隆隆隆地踏着虚空,杀将过去。

        

凝重无匹的金芒暴涨,犹如一颗颗星辰坠落。

        

他与练凰都是偏向金系法则的战力,一旦交手,那动静分外惊人,每一丝余波荡开,都能震碎一座山峦!

        

所幸,都天转轮阵微微颤动,大阵威能降临,笼罩了一方天地,这才将他们战斗的威力收束在内,令其不得散溢。

        

于是,避免了玄天学院驻地受损。

        

“哈哈!江小儿,胆敢从天舟中现身,就是你丧命之始!”

        

萧三叔祖大笑,喝令道,“留那小儿一条性命,逼他打开封印。”

        

“是!”

        

杀至近前的两名七阵皇者重重应声,一挥掌间,带出了如海如潮的神阵波纹,如同天倾般覆盖而去。

        

在他们面前,无一人拥有皇者之境的力量,双方对比悬殊!

        

然而,江浩只是微微凝眸,淡淡地挥了挥手:“既求死,便成全你们。”

        

“昂!吼!呖!嚯!嘶!”

        

种种或是尖锐或是阴厉又或是狂暴的吼声响起,一道道人身兽首、妖躯魔纹……

        

充满了怪异气息的兽魔虚影厉啸而出,迎向了前方的两大七阵皇者!

        

正是“万兽神巢”。

        

这道吸纳自第一兽魔王的天赋技能,伴随着问心镜力量的强化,早已进阶了不知多少。

        

如今施展,其威能足以碾杀八阵以下任何皇者!

        

“不!”

        

“这,这不可能!”

        

两名七阵皇者惊骇地瞪大眼睛,无穷无尽的恐惧之色弥漫脸庞。

        

视线所及,他们仿佛陷入了无间炼狱,到处都是嘶吼的咆哮,一道道虚影呢喃、轻吟,充满恶意地窃窃私语。

        

每一句,每一丝气息,都仿佛毒虫爬上心头,一口口啮咬着他们的心脏!

        

“啊!”

        

巨大的惊恐,使得两名皇者忍不住大吼。

        

“嘭嘭嘭嘭嘭!”

        

一瞬间,数万道兽魔虚影结阵而过,从他们的身躯之上重重碾过。

        

“啊!”

        

他们忍不住发出惨嚎,被当场碾成了无数碎末,死得凄惨无比!

        

一记挥手,斩杀两大七阵。

        

这一刻,远处的姜轩子都不由心跳如擂鼓!他暗自涌现了一万个庆幸——

        

所幸自己见机得早,否则的话,自己坟头的草怕是都长很高了。

        

……

        

“什么!?”

        

远处的萧三叔祖两人神色大骇,“你,你究竟拥有多少秘宝?”

        

他们又惊又妒——

        

本以为镇国天舟已经是极限了,万万没有想到,江浩身边还有如此惊人的玄器!

        

从那万兽神巢的攻击力来看,这道潜藏的玄器品阶不会逊色于上阶皇器!

        

“咕嘟!咕嘟嘟!”

        

悄然之间,江浩的都天玄煞阵再度吞噬了陨落的皇域。

        

至于七阵皇者陨落,留下的煞气,实在太过磅礴。江浩微微沉吟,便探手一抓,暂时将之收起,留待自身炼化——

        

他修行禁忌修罗体,主掌修罗秘法,与修罗战卫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

        

只要他实力增强,修罗战卫也能随之晋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