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真空暴露小说&挤进紧致,闷哼出声

       

花无缺和江别鹤对视一眼,眼神中均感到有些诧异。

        

百万镖银被劫已有多日,原本毫无头绪,没想到今天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未免也太顺利了吧?

        

江别鹤笑道:“看来花公子出马,那帮匪徒闻风丧胆,不敢再造次。”

        

花无缺摇了摇头道:“不对。”

        

江别鹤奇道:“有何不对?”

        

花无缺指了指那一口口箱子,道:“这里的金银加在一起顶多也就二十三万两,绝不可能有百万之多。”

        

江别鹤点头道:“花公子真是心细,没错,这里确实没有那么多,不过,既然有这二三十万两,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只要找到凶手,还怕找不回那剩下的七八十万两。”

        

花无缺道:“江大侠有什么好主意?”

        

江别鹤沉吟片刻,道:“这地灵山乃是赵香灵的产业,我们当然不能冤枉好人,但现在他的嫌疑不小,不如我们暗中打探一番。”

        

花无缺赞同的点头道:“是个办法。”

        

两人出了山洞,径自朝着地灵山庄的方向而去。

        

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前面有一片清澈的池塘,水波粼粼。在池塘不远处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庄园。

        

门楣上写着“天香塘,地灵庄,赵”。

        

这里正是江南富商赵香灵在地灵山建造的府邸。

        

花无缺和江别鹤都是有数的高手,艺高人胆大,纵身一跃,身体紧贴在屋顶上,发现院内并无动静,再伸头张望打探里面的情况。

        

很快,他们锁定了一个地方,是座花厅。

        

两人悄无声息靠近,揭开一个瓦片,向里面望去,就看见花厅内有四个人各坐一边,正在喝酒聊天。

        

“今日三位光临敝庄,赵某荣幸之至,再敬三位一杯、”

        

说话之人坐在主位,身材又高又瘦,一张马脸,扫帚眉,鹰钩鼻,双颧高耸,眼神锐利,穿着绫罗绸缎,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此人当然就是此间的主人,赵香灵。

        

在赵香灵的对面和右边各坐着一个大胖子,这两个胖子长得极为相像,同样都是塌鼻子眯眯眼,不用猜就知道是一对孪生兄弟。

        

其中一个胖子笑道:“赵庄主何必那么客气,我们哥俩受庄主恩惠来帮忙也是应该。”

        

另一人跟着笑道:“罗三说的没错,赵庄主,我兄弟俩过得是刀口子里的买卖,上次的事情做的还算满意吧?”

        

这两人不仅长得像,说话的语气和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赵香灵哈哈大笑,道:“满意,当然是满意了。”

        

那罗三不解地道:“赵庄主,你家大业大也不差那几个钱,为何一定要做这件事不可?当然,在下只是随口问问,不想说的话,就当我罗三的话是放屁。”

        

赵香灵几杯酒下肚,眼神中有了几分醉意,笑道:“罗三兄弟千万莫这么说,”

        

“这里都不是外人,有何问不得的,其实吧,钱,我赵某当然不缺,这么做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那段合肥欺人太甚,要狠狠的惩治他一番。”

        

那罗三奇道:“如何整他?”

        

赵香灵得意一笑,道:“这段合肥仗着财大气粗,处处与我作对,我在哪里做买卖,他便在对面也开一家,我的那些大主顾,他也不惜一切办法结交,我与段合肥是仇恨似海,这一次我断了他的买卖,看他还如何蹦跶,哈哈……”

        

罗三和罗九齐声叫好。

        

“赵庄主好气魄,来!我兄弟二人敬你一杯。”

        

罗九又对左边所座那人道:“这次能够如此顺利,也多亏了铁老前辈出手,我们兄弟俩也敬铁老前辈一杯。”

        

那人白发银髯,气派甚是威严。

        

赵香灵点头道:“没错,铁老前辈乃是三湘武林盟主,与赵某也是有几十年的交情了,这一次铁老前辈出马,赵某实在是感激不尽。”

        

“铁无双!”

        

江别鹤一脸震惊,低声道:“此人乃是领袖三湘的武林盟主,武功了得,在武林中颇负盛名。”

        

花无缺初涉江湖,对于武林人物知之甚少。

        

不过见,江别鹤如此看重此人,又是什么武林盟主,自是大有身份之人。然而,从这些人之间的对话,竟似是干了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庆功宴。

        

这勾当,看来多半便是与被劫的镖银有关。

        

加上之前在地灵山搜到的那部分镖局,可见此事与赵香灵一干人等都脱不了干系,花无缺更是仔细听下去。

        

那铁无双端起酒杯,道:“赵庄主既都说了与老夫多年交情,又何必言谢。”

        

“只是那段合肥……”

        

那罗九笑道:“不管怎么说,此事做的如此顺利,可喜可贺,咱们一起干了这杯。”四人相谈甚欢,其乐融融。

        

这次镖银被劫一案,不仅仅是一百万两银子,还有镖局上下三十多条人命。

        

杀人越货,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恶行,这帮人当真是禽兽不如。花无缺到底还是个少年,自有一腔热血,一怒之下便冲了下去。

        

“什么人?”听见动静,那铁无双一声暴喝。站起身来。

        

顷刻间,就见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飘然落下。铁无双等人面面相觑,并不认识此人,随即,就看见又有一人出现。

        

赵香灵吃惊道:“江大侠!”

        

铁无双立即将目光移到江别鹤的脸上,拱手道:“原来阁下便是近年来声名显赫的江南大侠江别鹤,久仰久仰。”

        

江别鹤面无表情,也不还礼,只道:“这位,乃是移花宫的少宫主花无缺。”

        

铁无双等人对于“花无缺”的名字有些陌生,但听到“移花宫”三个字,无疑都感到颇为震惊。

        

“江大侠,花公子,两位突然造访,未能远迎,还望恕罪啊。”

        

赵香灵嘴上虽说的客气,但有些怪里怪气,自是责怪江别鹤和花无缺不请自来,私自潜入偷窥。

        

江别鹤冷笑道:“赵庄主不必这么阴阳怪气,江某与花公子若非如此的话,只怕还不知道你赵庄主,还有铁无双铁老前辈竟是如此恶毒狡诈之人。”

        

此言一出,等于是撕破脸了。

        

“你说什么?”铁无双怒道:“江大侠好歹也是成名人物,为何要信口雌黄上来就污蔑老夫和赵庄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