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尿后用玉势堵着h/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

    

“你说什么呢?爷们正常的很!”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说完傻柱还故意挺了一下自己下身,“要不是地点儿不对,我掏出来能吓死你信不?”

        

你可拉倒吧,陈亮都不想打击他,还吓唬他?想当初陈二愣子去澡堂子的时候,身边周围两米都没人敢靠进,为什么?他们受不了自卑呗!

        

么的,还敢跟我面前显摆!爷们掏出来一个赶上你两个大!

        

“看你那凑德行,既然不是这毛病,那还有什么事儿?”

        

“我跟你说傻柱!其实你的条件搁整个四九城那都是顶好的,你想,你一月三十七块五,有两间房,还是个厨子也不愁吃喝的,又没有父母,到时候你妹妹一嫁出去,家里就剩你们两口子,这些都是你的优点!”陈亮忍不住苦口婆心的给他分析了一波,“你想,你这么好的条件,干嘛非要吊死在秦寡妇一颗树上?她就有那么润?连黄花大闺女都比不上?”

        

“她润什么润啊!我连摸都没摸过!是我们院的一大爷,他跟我说了很多贾家的困难,我要是真不帮她们,估计连活下去都难!”傻柱也很郁闷,就帮原因说了出来。

        

草,一种植物!

        

我说这傻柱半天时间就反悔了呢,原来根子在这啊!

        

看了一眼儿傻柱,陈亮决定剧透一点儿给他。

        

说实话,这易中海在整部电视剧中除了后期暴露出了他自己屁股是歪的,这前中期,他还是比较可以的。 

        

起码在傻柱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道德模范,如果不帮他的那身金皮给扒了,傻柱啊!注定是要被他剥削一辈子的。

        

“那老家伙?他可不是你想象中的好人呐!”陈亮首先盖棺定论,让傻柱他往心里去。

        

“嘿!我说陈亮,咱可不能这么说人家,这一大爷对我那可真不错!”傻柱急眼了!

        

这一步就走的非常好!傻柱急眼了就证明他往心里去了。

        

“你哔哔个啥?等我说完了行不行?”现在陈亮就要加重傻柱的心里印象!

        

“你说那老头是好人?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他好到什么地方去了?”陈亮的夺命三连问,也不等傻柱回答,就继续说道:“傻柱,咱也是多少年的老街坊了,你们院到底啥情况,你不说大家都懂!”

        

“来,我问你啊,你说易中海让你帮衬贾家,那他自己呢?他可是跟我爸一样的八级工,一月九十九的工资!我家这么多人口,我爸一月工资都花不完,他易中海连个后人都没有,他这钱花那去了?”

        

“你看!连你都不知道,这钱去了那对吧!所以这老头,他就没安好心,么的,自己一月九十九那么多的工资,不去救济贾家,还要让你去!你说,他安的什么心?”

        

“而且,傻柱,你们院里我记得有个生活非常困难的贫困户吧?就是一老太带孙子独自生活的那个!有这人吧?”傻柱被陈亮的话,说的心里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都不为过!如今提到他院里的事儿,傻柱自然就点了点头,“是有,中院韩老太带着她孙子生活!”

        

“易中海这老头跟你说贾家困难,他好像提都没提这韩老太吧?让你帮衬贾家,那他怎么不让你去帮衬这韩老太呢?贾家再困难,也不会有这贫困户难吧?”

        

“傻柱,我也就这么说吧,你们大院啊,搁咱这胡同巷子里,那就没个好名声!你知道为什么易老头只让你帮贾家不?我告诉你,那是因为贾家那短命鬼儿子是他收的徒弟,贾家以后是要帮他养老的,懂不?”

        

“也就你这大傻13才会觉得他是好人,嘿!你先别激动!等我说完最后一件事儿的,你就知道我为什么骂你了!”

        

中间停顿了一下,陈亮哔哔了半天也是口干舌燥,咽了一下口水,“傻柱,你爹跟寡妇私奔跑路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傻柱一听这个,想了想就摇了摇头,“这太早了,我都不记得了。”

        

“呵!你他么整天搁尿壶里过日子呢?”陈亮又继续损了他一句,“你也不去街坊那里打听打听,你爹临走的时候,有没有特意交代的事情啊?”

        

这何大清跑路,他可是都将儿女的一切都安置好了的,不然他在电视剧里也不会最后舔着个老脸跑回来让傻柱给他养老。

        

“我打听他干嘛?就没他这么当爹的人!……”一说这个,傻柱可就来了脾气,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

        

“傻柱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不会以为你爹他什么都没做就跑了吧?”陈亮觉得这家伙真没救了!

        

“是!你爹他是抛弃你们兄妹俩跟寡妇跑路了,但是他可都是帮你们安排妥当了之后的事了,”陈亮看了眼不敢相信的傻柱。

        

“你不会以为,你成年就能进红星轧钢厂的后厨,是他么易中海帮你安排的吧?”陈亮骂了一句,“这他么我都知道的事情,你居然一点儿都不知情?”

        

草,一种植物!

        

“傻柱,你可真他娘的是个人才,活该你他么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看到傻柱一副三观破碎的样子,陈亮继续说道:“我当年摔跤出师后,特别想嫩你一顿出出气,所以特别关注你的事儿,你能进厂里去,完全是你爹帮你安排好的路,跟易中海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你爹跑了以后,每月给易中海寄了十块钱,估计你个浆糊脑袋也不知道这事儿吧?”这个陈二愣子他还真不知道,但是陈亮有上帝视角,直接剧透了出来。

        

一口气将知道的东西全说完之后,傻柱他整个人都懵了,原来易中海在他的心目中就跟他爹一样儿的形象,现在被陈亮打的七零八落,感觉自己活的就跟一个笑话一样儿。

        

“陈亮,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傻柱的语气低沉,整个人就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儿。

        

“前面那些不敢说,但是后面你进厂的事儿和你爹每月寄给你的钱,这些都是有记录的,是假的绝对真不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