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被富婆折磨&多女变态重口小说

    

到了纽蓝城门口,张禄将那些孩子交给了土行孙,由土行孙护送着去仙域生活,等什么时候张禄回到仙域就可以给他们转化成道童。

        

和他们一起去仙域的,还有这次缴获的战马和孔歆带来的种马。

        

战马是阉割过了的,所以不能当种马,但是可以留着给以后的天兵当坐骑。

        

“领主大人!”闻仲出城迎接张禄,在回去的路上开始向张禄汇报情况。

        

“船支已经准备好了,三艘大船加五艘小船,足以容纳所有的士兵,现在正停在仙域到纽蓝城中间的河岸边,随时可以登船。”

        

“不错,先不急,等领主联盟出了纽蓝城之后我们再出发。”

        

张禄知道林然的身份,所以他们必定不会那么快攻打云林城,如果他们在领主联盟攻打云林城之前就打下了后方的城市,很有可能要面临云林城回防军队和后方其他城市的军队对他们进行合围。

        

那时候云林城反而防守薄弱,给这些领主联盟做了嫁衣了。

        

“领主大人,纽蓝城大考即将开始,不过似乎有些人不太安分。”闻仲将手中的文件给了张禄。

        

走着走着也到城主府了,刘凡他们也看出了张禄有政务要处理,主动告别去了自己房间。

        

“这些人,还真是不怕死。”张禄原本以为他掌控纽蓝城的时候杀了那么多大族,剩下的那些会安分一点,没想到还想着在大考上搞事。 

        

一共有三人涉及贿赂考官,五人想要购买试题,这些都是纽蓝城内的家族成员,还有三名官员受贿。

        

“八名作弊人员打入牢房,终身监禁,背后家族罚百金,所有成员本次不得参加考试,受贿官员直接死刑,家产充公。”

        

张禄刚说完,突然感觉到了文件上有些不太对。

        

“这宁家不算非常大的家族,怎么会拿得出这么多钱行贿的?”张禄指出了不合理的地方,而且也只有一个解释,宁家是在帮其他大家族购买试题。

        

“这件事情在下已经派人去查了,暂时还没有结果。”闻仲也早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现在正在顺着线索往后面查。

        

“在大考之前如果还没查到的话,就把宁家那个参考人员偷偷弄死,让王江带去地府审问。”

        

对于这种人,张禄肯定不会姑息,第一次办大考那么多作弊的不重罚,那以后只会越来越多这种想动歪心思的。

        

“那就这样落实吧。”闻仲点了点头,他也赞同张禄的做法。

        

“领主大人!”一直跟在张禄旁边的女菀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像是做了噩梦似的,拉着张禄的胳膊,警惕地指了指仓库方向。

        

“怎么了?”张禄转头看向女菀,这小狐狸摇着身后的三条尾巴,让张禄很像摸一下,但是想到这对于她来说是非常亲密的动作,还是止住了。

        

“那边有奇怪的气息。”

        

听到小狐狸的话,张禄皱起了眉头,仓库他去过很多次了,小狐狸也带着去过了,之前都没有说有奇怪的气息,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走吧,去看看。”张禄站起身来,他相信女菀不会无的放矢,仓库应该是有什么东西。

        

然而女菀却拉住了张禄,整个身体抱着张禄的胳膊,小声地说道:“有危险!”

        

“有危险?”

        

张禄看了一眼仓库,然后对外面挥了挥手,龙羿和后羿从殿外面走了进来。

        

“我们一起进去够了吗?”他询问起了女菀,因为女菀的能力是包括了运气在内,她的第六感非常强烈。

        

女菀歪着自己的小脑袋看了看后羿和龙羿,然后看了一下张禄,似乎在犯难,将头埋进张禄的后背思索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只是小手抓着他的衣角不放。

        

“那你们跟我一起去仓库吧。”

        

前任城主被灌了迷魂汤,什么东西都招了,既然女菀说仓库里面有东西,说明那是连前任城主都不知道的秘密,或许能有些额外的收获。

        

他将焕日召唤了出来,围着他转动,龙羿也将雨帘剑唤了出来,整装待发之后他们才向仓库走去。

        

刚走到仓库门口,不仅是女菀了,这下连张禄他们都能感觉到,仓库内传出来了一股炙热的气息,像是要将人烤焦一样。

        

“怎么回事?”

        

龙羿首先推开了仓库的大门,老旧的门板传出了“吱呀”的声音,门一开,一股热浪传来,像是里面点了个火炉一样。

        

仓库内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只体长十几米的火蛇,原本仓库的一些宝贝药材已经被它霍霍了,所以才能长这么大。八壹中文網

        

“这是….那条小蛇?”张禄认出了这条蛇,正是当初被关在盒子里面的那只,只是他记得他关好了盒子啊?

        

看到一旁带着一个孔洞的盒子,多半是这小蛇咬穿盒子冲了出来,要不是他们来得早,这仓库里面的东西非得被他吃完不可。

        

“这么短时间长这么大,而且原本只是两级的小蛇,居然能吞那么多三四级的药材没被撑爆?”

        

张禄有些惊讶,这条蛇已经来到了四级的水平,看来和自己的焕日有些类似,只要吞噬材料就能升级。

        

看到张禄他们,那条蛇仿佛想起了自己被关在小黑盒里面那么久的日子,张口就是一团火焰喷了出来,想要将这些人烧成灰烬。

        

“烟雨行!”

        

在火焰到来之前,雨帘剑就化出无数水分身与火焰撞在了一起,瞬间熄灭了火焰,后羿也抽出了一支白羽箭,准备随时射出。

        

“挺强的攻击,不愧是有鸣蛇血脉的魔兽,让我来吧。”张禄拍了拍龙羿的肩膀,然后自己走上前去。

        

火系的魔兽对于他来说属于天然的克制,焕日直接出动,悬浮在了火蛇头顶上,无数火焰从火蛇身上飘了出来,被吸入焕日的剑身。

        

“嘶~”

        

在焕日的控制下,火蛇咳嗽了一声,却只吐出了一团黑烟,委屈地蜷缩成一团,似乎对焕日非常恐惧。

        

然而张禄却眼前一亮,因为他感觉到了焕日的实力又增强了一些,虽然不多,但是这也是让焕日成长的一个方向!

        

他再看向那条火蛇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了莫名的光芒。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