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妇变态玩物调教&高H浪荡文辣文高干

        

该落城,城外。

        

夜幕将落,围城大军今日白天并未发动太多大规模的攻城,入夜以后,更是偃旗息鼓。

        

裴固端坐于帐内,并未管身旁的饭菜已凉,全副身心都专注于手中的地形图上。

        

他在研究该落城的整体城构,试图在这上面找到些防守薄弱的环节,并一举击破。

        

他裴家乃是魔族势力大家,拿不下区区一个该落城,他裴固又怎能面上有光呢。

        

正看着,此时随从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帐内,微微弯身:“禀告家主,神龙长老已派人通知,几分钟后她将抵达咱们这边。”

        

裴固闻言,微微放下手中地图,望向随从:“神龙长老?他们回来了?”

        

“群山那边战斗已熄。”随从点了点头。

        

“看来,这韩三千也并未有我想像中那么强嘛,我还以为他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呢。”裴固话落,不屑一笑:“这帮杂碎,嬴了战斗也不发个信号说明一声,专程跑我这来,怎么,是来炫耀他们的战绩来了吗?”

        

随从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显然,自己家主说的,也正是他所想的。

        

“来吧,我们攻不下该落城,本来就应该让他们来兴师问罪。”

        

话落,裴固起身将地图收了起来,微微整理衣服后,端坐于椅上,闭目等待。

        

不出片刻,门帘被打开,冥雨带着叶世均等人缓缓的走了进来。

        

裴固听到声音,并未睁眼,只是苦声一笑,微微而道:“该落城未能攻下确实是我裴某之责,你们想要嘲笑,便是尽管嘲笑吧。”

        

冥雨几人互相一望,面色复杂,片刻,冥雨勉强一笑:“该落城城防坚固,内中又有大批并力,想要短时间内攻下也确实等同做梦。”

        

“没错,那地方的城墙是朱某人亲自带人花极长时间和极好我所铸,其有多固,朱某非常清楚。”朱颜硕也紧随其后。

        

听到这话,裴固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并没有料到他们会是如此态度,紧接着,他睁开双眼,有些不解的望着冥雨等一帮人:“诸位不是来对裴某兴师问罪的?”

        

“裴家主说笑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们又怎会对您兴师问罪呢。”

        

“没错,战斗嘛,胜败乃是常事。”

        

裴固轻声一笑,这帮人好像突然变的让他不认识了一般:“怎么,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诸位不必如此了,你们打了胜仗,裴某却深陷泥潭而未能走出,两相对比,已是高下立判,裴某自当惭愧。”

        

裴固话落,整个现场的氛围却已然是降到了冰点,朱颜硕几人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其实……”冥雨想要开口,但话说一半,却无论如何再也无法继续。

        

朱颜硕何等察言观色,此时轻声一咳嗽:“有件事,其实我们过来想和裴家主商量的。”

        

裴固眉头一皱,望着朱颜硕,又看了眼冥雨等人,不禁哑然一笑:“呵,诸位凯旋大胜之军,要和裴某一个败军之将商量事?裴某没有听错吧?”

        

冥雨几人互相一望,满是尴尬,冥雨冲朱颜硕点了点头,朱颜硕略一点头,尴尬的笑了笑:“裴家主,您这……”

        

“行了,我来说吧。”叶世均直接打断了朱颜硕的话,望向裴家主:“你也别阴阳怪气的了,我们在群山中围攻韩三千,已经败了。”

        

听到这话,裴固脸上本来还有不满之情绪,此时却完全化成了震惊:“你说什么?”

        

败……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