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白妇少洁高义小说全文&少妇性饥渴

这天晚上,何雪和蒋小慧回到房间之后又都洗了澡,躺在床上,却都有点睡不着。

        

何雪问道:“在光华宾馆大堂里,萧书记走回去跟那三位‘江商’说了些什么,你听到了吗?”蒋小慧朝何雪转头,道:“没有听清,距离那么远。我相信是关心了几句吧,江中来这里做生意,是真的很不容易的,背井离乡,还要面对地头蛇的刁难,还有当地一些部门的吃拿卡要。”何雪道:“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呆在江中舒舒服服地做点生意,不好吗?”

        

何雪的家庭成员基本都在体制内,吃的是公粮,捧的是铁饭碗,过的是西子湖畔体面、闲适的日子,自然也就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要不远千里来这里做这么难做的生意。蒋小慧说:“为了谋生,也为了赚大钱。最新动态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水至清则无鱼,待在江中那么安稳的环境里,不走出去,是赚不到大钱的。李青茶、李青瓷和杨光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想要赚大钱的人。”

        

何雪有些不理解地道:“赚那么多钱干啥啊?”蒋小慧觉得和何雪简直无法沟通,何雪的生活条件太优渥,似乎对什么都欲望不大,地位、金钱,她都看得不太重,她喜欢打扮,过点小资生活,不想吃苦,处在一种不想被打扰的舒适状态。蒋小慧则不同,她很能理解李青茶等人想要赚大钱的冲动,有了钱,就可以做很多事。

        

当然蒋小慧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和李青茶姐妹一样赚钱。因为做生意不仅是有冲动就可以的,还得有天分,有人脉,有资源。蒋小慧从小就是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长大的,身边也没人做生意,大部分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山民,她没有学到过任何做生意的技能。蒋小慧的长处,就是乖乖读书,按部就班地学习,通过国家设计的成长路径来发展,所以蒋小慧也知道自己的才能,更多是学习的能力和政府机关培养的严谨处事和组.织协调能力,这确实是一种能力,但是跟做生意、赚大钱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这是属于两种泾渭分明的不同能力!

        

蒋小慧想赚钱,她想让家人过得好一点,也想带动乡亲们致富过上好日子。可她的方式,不是通过做生意,也不是带着乡亲们往外发展,而是通过来援宁,尽量整合资源来帮助家乡发展。从如今的进展来看,蒋小慧觉得最大的成效,就是阴差阳错地争取到了萧峥来担任宝源县的县.委书记!她近乎本能的相信,萧峥一定能让家乡变得越来越好!

        

想到这一层,蒋小慧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她回答何雪道:“何处长,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家里是杭城的上流阶层,自然不缺钱,可很多人从小就缺钱。”何雪听到蒋小慧说她家是上流阶层,心里也不免高兴,她倒是谦虚了一句道:“我不知道什么是上流阶层,只不过我们家里和亲戚朋友,倒也是真的不缺钱。”蒋小慧道:“何处长衣食无忧,所以更应该多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呢!”

        

蒋小慧逮住机会,就想说服身边的人多为宁甘做点事。

        

“我可没有你那么崇高的理想。”何雪道,“我这次来,也是勉强来的,完成好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就差不多了。其他的事情,我可能无能为力。毕竟这里的生活,我是真的很不适应。”蒋小慧知道何雪的小姐心性,一时半会恐怕也说服不了何雪。但她也不着急,毕竟以后和何雪是同事,同在一个指挥部工作,交流的机会多着呢,以后两人熟悉了,让何雪帮助为宁甘、为家乡多做点事情,应该不是难事。何雪虽然吃不了苦,可人本质上是不坏的,也是有同情心的。这一点,蒋小慧也看得出来。她说:“何处长,明天还有不少事,我们早点休息吧。” 

        

“好,睡吧。”何雪说着,便熄了灯。外头的春雪,还在扑簌扑簌下着。

        

正当整个银州夜晚的喧嚣,渐渐被白雪所覆盖的当儿,还有一些人在KTV里潇洒。这其中职务最高的,当属副省长山川白、宁甘省扶贫办主任罗勤劳、西海头市长戴学松、原宝源县.委书记列宾以及宁甘红集团董事长姚朝阳等人。最新动态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KTV墙上的液晶屏中正在播放着靡靡歌声,茶几上是蒸腾着水汽的羊肉火锅、各色瓜果,各位领导身旁是涂脂抹粉、身材火爆、衣着艳丽的陪酒美女。

        

西海头市长戴学松提议:“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倍感荣幸,山省长还跟我们在一起喝酒!来我们一起来敬山省长!”所有人,包括陪酒女在内,全部站了起来,一同敬酒。山川白道:“这么快就已经过了十二点啦!看来,跟大家在一起,时间过得还是很快啊!好,大家一起来喝一杯。”话音落,众人将酒喝了!

        

又坐下之后,原宝源县.委书记、现西海头市民政局长列宾来到戴学松旁边:“戴市长,您带着我敬一敬山省长吧!”戴学松看向他,道:“怎么,你自己不敢敬啊?”列宾腆着脸道:“山省长领导太大啊,心里犯怂啊!”“你这人啊!”戴学松笑着道,“好,我陪你去敬。”

        

两人一同来到了山川白的面前,戴学松带着列宾一起敬酒。山川白酒门大开,说道:“既然大家都能在一个包厢喝酒,就不要见外,列宾啊,你以后就一个人来敬!”列宾面露喜色,道:“山省长就是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山省长,那我再敬您一杯,您喝一口就行啊。”白山川道:“好。”表现得也很豪爽,喝了一大口。

        

戴学松就借机道:“山省长,这次从江中来援宁的干部,我们本来也是很欢迎的。可是,江中的有些要求,也不免太过分了嘛!这次,竟然派了一个才三十多岁、毛都没长齐的年轻干部,直接挂职担任了宝源县的县.委书记,害的我们列宾同志,只能把县.委书记的岗位给让出来,屈驾去担任了市民政局局长!这叫什么事嘛!”

        

山川点白头道:“是啊,这确实有些过分。当初得知这个事情,我就向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去反映过,我说啊,江中要来帮助发展可以,送些资金、干部、人才过来也可以,但是不能抢我们当地干部的帽子嘛,你说是不是?!”戴学松伸出一根大拇指道:“山省长,你这话说得到位了!”列宾也跟着双手都伸出了大拇指:“山省长,说得好!说到我们基层干部心里去了!”

        

“你们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怎么说?”山川白朝戴学松、列宾瞧瞧。戴学松、列宾都装出茫然不知的样子,问道:“领导怎么说啊?我们猜不出来。”山川白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笑着道:“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说,这次江中是带了资金过来的,他们要几个帽子,要是不给也说不过去。所以这第一批江中干部过来,要求我们都满足了。但是,两位领导也不太相信,我们当地对各市、县情况如此熟悉的当地干部,搞不好,难道那些外来的干部能搞得好?只要在后续工作中,出现一些问题和纰漏,恐怕还是得用我们当地的干部啊!”

        

戴学松、列宾双目发了光,都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心里就有底了。”山川白对列宾道:“列书记,所以你暂时离开一下宝源县,也不要着急,这为你增加了一个岗位经历嘛,后续还要重用啊!”列宾一听嘴都合不拢了,立刻道:“感谢山省长,感谢戴市长!”

        

戴学松则惦记着江中支援的10个亿,道:“山省长,那10亿的资金,可要麻烦您多给我们西海头争取一点啊。最近西海头各级干部的吃饭都成问题了,还是要恳请山省长给一口饭吃呀!”山川白道:“这个嘛,我会考虑的。不过,这些资金都将用到项目上去,所以你们要精心包装几个项目,我才有理由把资金拨下来,你们说是不是?”

        

宁甘红集团董事长姚朝阳,对资金的嗅觉异常的灵敏。刚才山川白和戴学松、列宾谈话中涉及到了10个亿,早就已经进入了姚朝阳的耳中。如今,听到山省长说到了项目的事情,姚朝阳立刻钻了过来,赶忙举起了酒杯道:“山省长、戴市长、列书记,这个项目包装上,我愿意效力,一定能帮助办得妥妥的。”

        

山川白和姚朝阳关系本来就不错,今天就是山川白把姚朝阳叫来的,他笑着说:“戴市长、列书记,这方面姚董确实非常有经验。而且,姚董和江中指挥部的指挥长、副指挥长都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在项目的审批上,肯定也是事半功倍。”

        

戴学松、列宾怎能听不懂山川白话中之意,最新动态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立刻笑着道:“那就要麻烦姚董喽!”姚朝阳的话说得比羊肉火锅汤还润滑:“怎么叫麻烦呢,我是心甘情愿的效劳。咱们市里吃肉,我们集团喝点汤就行了啊!”众人都笑了起来。

        

次日一早,大雪覆盖了整个银州市。广袤的六盘山区更是呈现千里冰封之状。

        

好在光华宾馆距离银州宾馆较近,走过来不太费劲。

        

古翠萍请宝矿村来的乡亲们和李青瓷等人吃早饭,在一个包厢里,大家每人一碗羊杂汤、一份煎鸡蛋、一个西六马铃薯,并不铺张浪费。她说:“蒋村长、曹老爷子,我不能请你们吃大餐,因为钱我们要用到发展宁甘的经济上。”蒋村长、曹老爷子说:“古组长,你这才是我们要听的实在话、真心话。”古翠萍笑着点头。

        

这时候,蒋小慧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完,就神色郑重地向古翠萍汇报:“古组长,宁甘省方面来电,今天宁甘特别是山区发生了雪灾,情况不太妙,原定的欢迎会,省里想沟通是否放到下午?他们想先去处理雪灾。”

        

古翠萍一听,就道:“我的意思是欢迎会取消,我们去列席他们的抗灾会议。你向指挥长汇报一下,看他是否同意?”蒋小慧道:“好,我这就汇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