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女邻居系列&往下边塞玉器骑马沈驰

“原来是许长歌许总,怎么,许总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恩怨?”

        

季楷看到许长歌之后,不由冷笑一声,然后开口就询问道。

        

许忆筎也是一阵心悸,这小胖子怎么这么能惹事啊,一段时间没见,就得罪了季家的人,这不是嫌自己命长吗?

        

季楷这句话倒把许长歌给整得不好说话了,他得罪不起季家,但跟徐傲雪又有合作关系,应该怎么回答?

        

齐等闲却是摆了摆手,对着许长歌道:“许叔,这事儿与你无关,你不用插手,一旁看戏就好了。”

        

徐傲雪面色冷漠,道:“看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没有给到你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提起这事儿来,季楷和谢天玉两人就觉得颜面无光,一股怒火噌噌噌要冲到脑瓜顶上去。

        

让齐等闲用假手雷给吓唬住了,说出去都是天大的笑话,而且,还惊动了霍多这位总警,甚至让他带来了这么多全副武装的探员。

        

结果呢,高拿轻放,啥事都没发生……

        

“我说了,你走不出香山!”谢天玉看着徐傲雪,冷冷地道,“不想吃苦头,就乖乖转身滚蛋。”

        

“机场是你家开的啊?”徐傲雪淡然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香山国际机场的负责人走了出来,对着徐傲雪道:“徐小姐,你现在已经被我们香山国际机场列入黑名单,我们将全面停止与你有关的一切服务。”

        

谢天玉哈哈一笑,道:“你都听到了?我告诉你,非但是飞机,就连轮船,你也别想了,离开香山的一切途径,都给你封死。”

        

“你要想回南洋?考虑偷渡喽!”

        

“不过,偷渡的话,在海上发生点什么事,那可就没人知道了。”

        

谢天玉满脸的得意,只要再给她几天时间,她派去南洋的人,就可以掌控徐傲雪的那些资产,将之收入囊中。

        

赵家对谢天玉来摘徐傲雪的桃子这件事是持模棱两可的态度的,非常暧昧。

        

谢天玉甚至可以联络到更多的香山本土势力来阻击徐傲雪,但季楷告诉她,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季家一个便已经足够了。

        

他堂堂季家大少爷,脸面已经大到了天上去,香山这边,没有谁敢不给他面子。

        

谢天玉一想也是,季家可是香山的顶尖豪族,富可敌国一般的存在,谁敢招惹?有季楷在,收拾一个徐傲雪这样的落架凤凰,绰绰有余了。

        

“今天我要回南洋,没有人能拦得住!”徐傲雪却是满脸淡定地道。

        

“我倒看看你怎么回去,有本事你就抱个游泳圈漂洋过海回去吧!哈哈哈……”谢天玉大笑了起来,“这是你自找的,给你脸,你不要!”

        

“等到你在南洋的资产都被我掌握了之后,你对赵家来说,也就彻底没用了。”

        

“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死!”

        

谢天玉越说,神色就越是得意和放肆。

        

齐等闲缓缓往前走了一步,淡淡地道:“季楷是吧?昨天的事情没给你长教训?今天还要来陪着这个小婊砸掺和一手?”

        

季楷眼神发寒地看着齐等闲,昨天的事情,他可以说是颜面丢尽。

        

许忆筎看到齐等闲似乎有主动挑衅季楷的嫌疑,不由一个哆嗦,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啊啊啊,小胖子,那可是季家的少爷季楷呀!”许忆筎心里暗暗叫着,为齐等闲感觉到担忧起来。

        

那天,关老板送来给齐等闲道歉的五个亿的确让许家的人狠狠震撼了一下,但关老板跟季家是一个层次上的人物吗?

        

季楷缓缓地说道:“昨天是你运气好,有霍总警在,不好拿你怎么样,让你给顺利脱身了。”

        

“不过,你的运气可不会一直这么好。”

        

“最近在外走动,都要多加小心,香山现在虽然治安挺好,但古惑仔还是不少的。”

        

许忆筎想上去插嘴,但却被许长歌给拉住了。

        

许长歌对着她摇了摇头,道:“这种级别的斗争,不是我们能参与的!而且,小李也不是一般人,你不用太担心了。”

        

许忆筎撇了撇嘴,但也不得不承认许长歌的话有道理,这种级别的斗争,的确不是区区一个许家就能参与的!许长歌在香山固然有些名气,但比之季家这样的存在,还是太过渺小。

        

“你他妈的威胁我啊?!”齐等闲一皱眉,啪的一个大嘴巴子直接就抽到了季楷的脸上去。

        

这一下,不单单是季楷懵了,就连许长歌和许忆筎都看傻了!

        

因为,没有人能预想得到,齐等闲居然敢对季楷这样的人动手!

        

就连谢天玉都是不由一惊,感觉到脸上凉凉的。

        

机场的负责人也是不由震惊,回过神来之后,不由怒声招呼道:“警卫,警卫呢,给我过来,这里有人行凶打人!”

        

齐等闲不耐烦一脚就踢在负责人的肚皮上,给人踢得贴地滑行了出去,不爽道:“聒噪什么?”

        

许忆筎差点吓晕,这也太暴力了……不过,这倒是其次的,他打人无所谓,但打的可是季楷,这事儿,还能简单解决吗?

        

齐等闲看着季楷,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冷冷道:“你爹恐怕不是很愿意看到你这么蠢,跟着谢家的傻逼厮混在一块儿!”

        

谢天玉不由怒道:“你说什么?!”

        

季楷也是大怒,但在与齐等闲对视的那一刻,只觉得对方的眼神当中,带有无尽的威严。

        

他这一瞬间,仿佛来到了名寺古刹的宝殿中,宛如在与一尊十米高的天神像在进行对视,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对方的不可冒犯。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上次我跟父亲一起去日不落出差,帝国女王亲自接待我,我尚且都没有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季楷心中不由凛然,感觉到鸡皮疙瘩在一层层炸起来。

        

日不落的女王陛下再怎么样,那也是凡人,而齐等闲……已经不是凡人了,放在古代,那便是真人、佛陀一般的存在。

        

刚刚那一瞬间,他展现出来的神色与气质,可用形容神像的四个字来描述——宝相庄严。

        

季楷一时间,竟然被齐等闲的气质给吓住了!

        

不过,警卫们却是在这个时候赶了上来,见着齐等闲打人,一个个当即拔出电棍来,准备先把人擒拿下来再说。

        

但就在此时,一声闷哼传来!

        

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矍铄老头,正在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人陪同之下,往前走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