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玉女心经/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口

        

礼堂,空荡荡的一片,那些鬼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周旭走到放着礼薄的桌子前,看向礼薄,除了自己和那六个人的名字之外,其他地方都呈现一片模糊,像是被涂上了一层马赛克一样。

        

“看不清这些厉鬼的名字,似乎被一种未知的灵异现象遮挡,难道说这些厉鬼都是有自己的名字吗?”周书很想将礼薄带走研究,这礼薄应该是一件灵异物品,但眼下的婚礼还没有开始,如果自己带走礼薄,很有可能会发生未知的变化。

        

最有可能导致的就是船上的平衡被打破。

        

等到婚礼结束之后,自己或许可以尝试拿取这个礼薄,这个礼薄册上记录了不少厉鬼的名字。

        

离开礼堂,周书前往甲板,既然礼堂和客房都不见鬼,那么最有可能有鬼的地方毫无疑问便是甲板上。

        

那些鬼都去了甲板,大概率就是任务要开始,自己掉队很有可能会被袭击。

        

周书想了想,决定先不打这个礼薄的主意,来到甲板。

        

此刻甲板上已经聚集了不少诡异的影子,高低胖矮,聚集在甲板上,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味。

        

站在鬼影群中的孙汉成等人面色苍白,一动不动,身体仿佛僵直,四周诡异的身影将他们包围,此刻这些人一动也不敢动,看到周书从船舱里出来,他们瞪大眼睛,也只敢眼球晃动,身体却不敢乱动。

        

周磊更惨,一具浑身湿漉漉的厉鬼几乎快要贴在他身上,他自身已经被那只鬼影响,衣服湿透了,仿佛从水里刚出来一样,大量的水滴不断地从身体上低落。 

        

厉鬼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了,嘴唇冻得发紫,但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四周可都是鬼影,别看他们现在处于安全状态。

        

那是因为今天的特殊情况,也许他们有的人已经进入厉鬼的杀人规律之中。

        

但今天的状况却有所不同,厉鬼并没有袭击,也许是船上的特殊情况。而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身边也都站着一道诡异的影子,冷意扑面,让他们脸色发白。

        

而一旦他们动弹,或者是说影响了现在甲板上的平衡,那么很有可能现场就会失控。

        

周书来到甲板上,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眼下的平衡十分脆弱,上百道鬼影齐聚甲板,自己很有可能也已经踏入厉鬼的杀人规律之中。

        

在出现在甲板上的那一刻起,周书便感觉到四周的阴冷。

        

“如果不是今天的特殊,自己很有可能已经被四周的厉鬼袭击!奇怪,什么时候甲板上多了提着灯笼的人。”

        

周书目光落在鬼影前方,那些提着灯笼,像是一具具尸体,身穿大红色衣服的人,灯笼红彤彤的,照的地面以及四周呈现一片浓郁的血红色。

        

在这些人前方,有一名身材算是高大的身影,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身影,他的内心居然升起一股熟悉感。

        

似乎这背影自己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新郎吗?难怪在船上并没有看到新郎的身影,那么大概率就是昨天晚上登上的船,难怪感谢鬼不让我待在甲板上,看样子感谢鬼已经提前预料到这些东西出现在就甲板上。”

        

他的目光落在新郎身后提着灯笼的那些尸体上,大红色衣服,提着灯笼,十分诡异。

        

数量一共是八个,诡异僵直的站在新郎身后。

        

“也许接亲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脱离了轮船的控制,这些鬼很有可能会失控,而我们将会是最先遭殃的!”

        

周书在轮船上存了档,并不害怕接亲任务,对他而言,死亡已经像是喝水那样简单。

        

但船上的其他人恐怕将会死在这次任务中。

        

他们的死对周书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这次前来,周书主要解决的便是幽灵船事件,绝对不能够让幽灵船入侵到现实。

        

“所以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控制船票的发行,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还是要前往一趟大钱市!”

        

周书眼中闪着微光,大钱市是幽灵船的源头,只要控制大钱市船票的发行,那么就能够控制大州市幽灵船事件。

        

大钱市还是要去的。

        

此外就是大林市鬼饭店,大林市是大安市鬼电梯的源头,两者之间的关系就跟大钱市和大州市的关系一样,两起灵异事件都是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任务结束之后,我还需要向总部申请大量的黄金配额。”周书目光麻木。

        

他现在孑然一身,甚至处理灵异事件从未计较总部那边给自己的报酬,主要是他拥有死亡回档,很多灵异物品对自己没什么作用,鬼烛和替身娃娃都是用来保命的,而他具备死亡读档,完全不惧怕死亡。

        

在灵异事件中,他可以大胆的进行尝试,其他驭鬼者行动谨慎,那是因为他们不具备试错的资本。

        

拥有死亡回档的周书可以无限制的读档,完全具备试错的资本。

        

其次就是成为异类,这也是在他计划中的。

        

“看似我拥有死亡读档,不需要担心厉鬼复苏问题,但实力太低,无法发挥厉鬼最大力量,驾驭厉鬼其实就相当于境界,驾驭一只厉鬼,厉鬼复苏会加剧,只要频繁使用厉鬼力量,便会加剧体内厉鬼的复苏,而且驾驭一只厉鬼,并不能够发挥这只厉鬼的全部力量,就好比我最初驾驭鬼烛火,开启四层鬼域不过几秒,体内的鬼烛火便会复苏。”

        

“而驾驭两只厉鬼之后,我能够延长开启四层鬼域的时间,但五层鬼域依旧会加剧复苏。”

        

“但我窃取了鬼差的灵异之后,以一种新的方法,能够开启五层鬼域,但同样开启六层鬼域,鬼差的压制会变弱,开启七层鬼域很有可能平衡会瞬间被打破,体内的厉鬼再次进入一个复苏的状态。”

        

“如果我能够成为异类,也许能够完美的开启七层鬼域!”

        

“驾驭厉鬼的多少决定了对于厉鬼能力的开发上限,变相的相当于实力的提升!”

        

趁着现在这个空闲的时候,周书内心思索,所以成为异类这条路他依然要走,只有成为异类,完美掌控厉鬼,他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使用鬼烛火和感谢鬼的灵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