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撞到最深/被美女同桌榨精的故事

       

虚空生涟漪,仿若混沌开辟伊始前的奇点,不断坍缩,向内里收紧,万事万物归于一,化成一层朦胧的光幕将李昱包裹,跃然诸天外,消失而去。

        

熟悉的仙莲再度映入眼帘,莲叶起伏共振,如婆娑世界起舞。

        

李昱再次进入了混沌天地内,周遭充盈的混沌物质珍贵而纯净,都是气机逸散而出,自然而然形成的伴生之物,哪怕是如今大圣八重天,也是大补之物。

        

但可惜,这样的物质炼化程度与实力挂钩,越强大便炼化的越多,能够触及到其中的精华,按照猜测,这多半是先天精华般的事物,最贴合人体初生时。

        

前方,祖界身盘坐莲叶上,混天城高悬天灵,模糊的显露出一条天路的模样,他身披爵位华服,双眸紧闭,境界已然孕养到了天王巅峰,随时可以破入天君层次。

        

“单一身可以封号配合神禁与皆字秘来触动壁垒,但若是双身合一,展露真正的巅峰状态,想来会容易很多,横击人中至尊的壁垒。”

        

他心中一动,眸光空前璀璨,有了实力充足后尝试在遮天唤出祖界身的想法,不过那时必然要遭遇不同体系现世的创法劫,至少也要人中至尊的层次才能进行对抗。

        

下一刻,双身合一,祖界法与秘境法共存,一者挖掘人族本源,一者开拓人体潜力,相辅相成,格外的契合,李昱睁开眸子,整个人都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圣气息。

        

一股血气自天灵冲起惊霄汉,贯穿了天上地下,如一道璀璨星河垂落,非常的耀眼,惊憾人心。

        

同时间,祖界法的修为直冲而上,受到了反哺,属于天王层次的三重枷锁被打破,化为了人族传承的三大神通。

        

一重即斡旋造化,此乃无中生有,能转换事物的本质,可以造化万物,又能颠覆原有的法则,重新定义新的法则。

        

二重即颠倒阴阳,能使天地失其序,日月失其常,犹言颠倒是非,混肴黑白,谓之神牢天劫,乃是万物之逆旅,倒转乾坤是也。

        

三重即移星换斗,这是改变星象的能力,可以遮蔽以及篡改天机,所谓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也,天机者,犹天意,圣人点化机心,即是天机,此是生杀大术。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特质,天王才会被称为通圣,一旦打破极限,走到最初一批拓路者的层次,便可见证真正的风采!

        

轰隆!气机暴涨,他更进一步,成就了天君果位,拓展的穹壁飞速拔升,其上天宫耸立,拓入了无穷高处,开始有浊气显露,化为补天地衣,与苍穹神壁相合,是谓乾坤。

        

有着遮天身大圣八重天的反哺,以及混沌物质的灌注,天君层次很快修持圆满,地衣合穹壁,造化乾坤,是谓天君圆满,此境便是修的乾与坤,要立天宫于穹壁上,以浊气地衣合之。

        

天君三大限所造就的神通也愈发玄妙,与己身境界特质相合。

        

一重即飞身托迹,隐于天地之中,遨游四海之内,也是因穹壁地衣圆满,行至何处皆可以之代替或融入原有的天地,达到己身与天地合一的层次。

        

此法在转生诸天内时尤有用处,可以抵消不同世界带来的差异,飞速融入本土,并不受天道意志排斥,为诸多天君渴求之神通。

        

且若修至大成,如昔年创此法,烙印入天族本源中的大贤那般时,便可达到无知无差无从观的层次,存在于世界,却不见于世界。

        

二重即补天浴日,为地衣之玄妙,可补天,可蔽日,亦可形成一方乾坤,或以己之力逆夺一方完整天地,亦可自行塑造,此乃造化天地之伟力也。

        

三重即回天返日,能洞悉天地各个角落,显现过去所发生之情景,无有障碍,大成时号称可以洞察诸天,遍照阎浮世界,亿万恒沙界,当然前提是能修持到那一层次。

        

轰!紧跟着,混沌浪潮澎湃,穹壁地衣合一,猛地延展入无穷高处,如登天梯见星海,化为九重天。

        

是谓九重天上立尊者,故而自古称之为天尊,这一境界距离入星海很近,穹壁地衣携天宫入九重天,一重便是一步,臻至九重天便可打破域壁见星海。

        

那便是得封将侯们的层次了,亦是有着一层可怕的壁垒,最为恐怖的是,那些有封号的星尊,他们的壁垒在战力增幅下将恐怖绝伦。

        

“双果位大圣,若是在上苍,那也是双恒般的存在了,我也想看看,如今的战力,摧毁那层壁垒会如何。”

        

李昱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盖世伟力,仿佛轻出一口气都能崩裂星空,远远不是半步准帝所能形容了,他已经无限逼近了那层壁垒,能够感受到,触及到,乃至轰碎它!

        

双身合一的增幅,远远不是叠加所能比拟的,那是一种质变,可打破原有的体系壁垒与世界束缚,得见根本。

        

“轮回尽头,得见真我···”

        

与此同时,在那莲叶护佑的中央,有一捧灰雾绵延,内里仿佛有一个存在复苏,隐隐显化出一尊头悬轮盘,脚踏六合的伟岸身影,与他体内的六道轮回盘交相辉映,有大关联。

        

与他上次所见不同,如今归来时,这道身影愈发清晰了,甚至传出了悠远的诵经声,阐述轮回。

        

“六道轮回···”

        

李昱有感,在自己下一次进入这片空间时,新的的‘外我’就要出现了,想来多半与乱古纪元,乃至仙古纪元有所关联,是为完美世界。

        

下一刻,涟漪再起,化为虚空褶皱将他包裹,送外了祖界,再次回归那片浩瀚大地。

        

天水域,中土。

        

渭水侯府,波澜壮阔,山脉起伏,若一片真龙匐卧,十分的瑰丽,大片的紫雾腾起,那是祥瑞之兆。

        

而最中心处,那大岳形状特别,像是一尊神人盘坐在那里,一手指天,一手触地,侧耳听八方,心眼察六路,散发莫名气韵,给人以不朽的感觉。

        

府内四方皆有大股的纯净愿力汇集,盘绕左右,细细看去则能发现,在那穹顶之上,还有映照出的‘苍天’二字。

        

“天尊的气息?!”

        

一瞬间,侯府中的两位天尊被惊醒,感受到了一股凌驾他们之上的可怕威势,虽同为天尊,但却给人一种面对天龙的浩瀚感,太强势了。

        

“是昱儿?”

        

天昼侯之女讶然,这竟然是小侯爷的气息,他自天王成就天尊了?

        

这才一年多的时间而已啊,就达到了这样的层次,未免太过吓人了,他在附属的世界中得到了逆天大造化不成?

        

“这比老主人当年都要恐怖多了,十五岁的封爵天王,只用一年多的时间就成就了天尊,这速度,要二十岁之前成就将侯不成?!”

        

就是追随渭水侯打天下的莫道天尊都懵了,委实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家伙,要知道祖界长生物质无比充裕,比原本的人族祖地都不是一个量级,故而人均寿元漫长,修行自然也就慢了下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十六岁的天尊自然显得尤为突出,甚至有些恐怖了,就是放到环境恶劣很多的人族故地,这速度也足够惊世骇俗了。

        

他有预感,一旦这消息传入真灵界中,恐怕将要轰动天下!小侯爷,苍天伯又创下了一個奇迹!打破了古来存在的记录。

        

排开那些天生神圣的家伙,在已知的记录中,百岁成天尊都已经名列前茅了,皆是名留史册,震撼万族,虽然还有更快的,但如小侯爷这般十六岁成的,是一个也没有。

        

而此时,两人同时感应到了一束神念传音,李昱请他们一叙,要知悉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

        

“这一年半来,发生的事情很少,中土诸将侯与我等相安无事,不过域外似乎发生过某种变化,形成了九星连珠,天狗食日的奇特情景。”

        

“域外异象我在天昼侯府与真灵界打探过,是一桩大变,属于我们天水域的域外战场有异变发生,源自异族,很多强者都战死了,损失不小。”

        

莫道天尊与小姨大略讲述了一番,李昱便大概知晓了,显然是域外战场中的异族有大动作,或是有星尊奇袭,或是动用了某种禁器或手段,让人族驻军有所损伤。

        

这毕竟是以一己之力抗击诸族,虽然对方根本不齐心,甚至还相互使绊子,有的还浑水摸鱼,就是混,但他们力量是真实压过来的,人族对抗的也很幸苦,若非祖界繁衍了一纪元,恐怕将相当艰险。

        

“如此想来,域外战场的扩招也将要开始了,我正可前去历练一番,积累战功,将爵位提升上去,封号子爵在祖界不受压制,可提升五倍战力,若是伯爵,那增幅将相当喜人。”

        

他低语思量,如今已成天尊,在域外战场都算得上高层,自然是要去走上一遭的,否则顶着个子爵封号也不像个样子,正可积累战功,升华封号。

        

在祖界,封爵赏地后,每一次进步都需要战功来促成,而不是突破就能带动封号提升,除非是在天尊时才受封,那样一步就是伯爵之位。

        

呜~~~

        

就在此时,一声沉闷的号角响起,打断了李昱的思绪。

        

这号角声滚滚如闷雷在回荡,响彻中土,而后又透过东岛、西海、北漠与南疆,向着整个天水域浩荡而去。

        

“征战号角!这是祖先的呼唤!”

        

当号角响起的那一刻,许多人老人肃然,年轻人中。有人感觉苍凉大气,热血澎湃,恨不得立刻投身大战中,也有人脸色骤然一变,揣揣不安。

        

“征战号角,域外战场大战又开启了,如今战事吃紧,这是在召唤天水域的天王们前去啊。”

        

有人低语,忍不住叹息,此号角一响,也不知多少男儿将埋骨沙场,多少将士已然落幕。

        

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是一条充满血色的路,但保卫边疆,护佑族群,从不会有人拒绝。

        

“此号一响,却又引得多少壮士尸陈沙场,魂归西天,但我等若不前往,如何面对前贤,战死的壮士安能招魂入土,夜枕青山!星光殷殷,其灿如言,今日便是建功立业之时!”

        

也有诸多天王大吼,天君长啸,天尊出关,化作一道又一道的流光冲天而起,回应着号角声。

        

一时间,漫天星雨,明明是夜空,却又璀璨如白昼,东岛、西海、北漠、南疆、中土,皆有辟天宫层次的法王们现身。

        

“大丈夫生于世间,岂可独善己身,星光如殷,边疆在望,我以我血荐轩辕!”

        

李昱告别两人,亦是纵天而起,直入域外,与天水域诸强齐聚,遥望星空。

        

“那是··小侯爷,苍天侯,他竟然也来了!”

        

“域外战场何其残酷,他正值上升期,何必来此,由我等老一辈顶上便是,给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成长的机会与时间。”

        

“他是自天路上杀伐崛起,七杀降世,战场便是最合适他的地方。”

        

周遭,不少辟天宫法王都愕然,没想到这位潜力无限的年轻人竟然没有闭关,而是选择了响应号角,远赴域外征战。

        

一些老一辈的战者都叹息,宁愿自己这一代人去抗,给年轻人多一些崛起的时间,现在还太仓促了。

        

“伊上古之初肇,自三皇兮生民。自五帝兮腾势,族之巍巍;万物攘攘,昭而旺今;万物熙熙,怀而慕思;名山显位,望君之来。于传载之,受命所乘。

        

今异族犯我疆界,欲图不轨,施诡计害我人族儿郎,号角再起,唤我天水域群雄,披甲执锐,护佑边疆,与异族血战到底,将他们赶出去!”

        

号角长鸣,古音悠悠,浩荡法旨之声震动山河,让每一个人的心神都激荡了起来。

        

熊熊!

        

在那无穷高处,人族薪火燃起,拱卫着一尊又一尊的神像,那是人族的先贤,每一位都有大功绩,闻名世间,让异族都敬畏,都仰望。

        

“护我天水边疆!”

        

薪火在燃烧,人祖人宗的神像屹立无穷高处,每一个族人都激昂了,人体内的战血随之而沸腾!

        

轰隆!

        

长空中,传来啸声,这是一艘战船,只不过是一颗星辰炼制而成,等它停稳时,看起来很古朴,灰色的石体凝实而坚硬。

        

很快,在其之后越来越多的战船抵达,天空中密密麻麻,号角吹响后,天水域全部大震动,无论在做什么都停下了,迅集结高手,向这里赶来。

        

战船如云,遮蔽天空!

        

“儿郎们!随我登船,跨域门,入战场,斩仇敌!”

        

一声大吼自中央战船中传出,那是一个如雄师般的男子,长发缭乱,还沾染着血迹,怒目圆瞪,手中的大旗猛地摇动,那是属于人族的标志。

        

显然,这位天尊是自战场上赶回来的,身上还有敌人的血,自己的血,冲击在每一个法王的心头。

        

霎时间,群雄登船,皆没入了一艘星船中,内里有阵法铭刻,自成一方小世界,可以容纳无数生灵。

        

苍穹之巅,成千上万艘大船,从山体大到星辰大,应有尽有,密密麻麻,将天宇彻底覆盖住了,看不到太阳,如同黑夜来临。

        

“出征!”

        

雄狮般的汉子舞动旗帜,一声大吼,所有船体一齐动了,横空而过,若天兵天将出征,震动了日月河山,乾坤都在随之战栗!

        

“大战再起,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一代又一代,从天路到域外战场,我们是见证者。”

        

“好男儿自当沙场建功立业,纵战死,那也是我族的英杰!”

        

“等你们归来,再把酒言欢!”

        

大地上,一位又一位人族仰望苍穹,目送着他们远去,或祈祷,或不舍,或激昂,或感慨,此一去,不知何年能再相见。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星船洪流驶过,天水域深处,一座巨大的域门被将侯开启,镌刻无穷符文,生出璀璨光辉,开辟出广阔的通道,如同开启了大宇宙隧道。

        

这已经不算是通常意义上的空间之门,因为太大了,如同星域塌陷,导致时空扭曲,非常震撼。

        

轰隆!

        

穿梭星域,横渡星空,瑰丽而梦幻的宇宙奇景在两畔掠过,李昱静静驻足,俯瞰着这片古老的苍宇,时间就这样渐渐流逝。

        

一路上,横渡也不知道多少星系了,更是穿越了一片混沌区域,简直像突破了这片宇宙的极限,在见到光明的一瞬间跳跃了出去。

        

星船洪流驶进了一片茫茫星空中,接近了那片古老的战场。

        

什么日月星辰,什么璀璨星河,在它面前太过微小了,如一粒粒尘埃般,这是一片神秘的古地,位于宇宙边荒的交界处,一颗又一颗星辰悬空,离的很近,就在头顶上方,伴着混沌气。

        

可以说,这里是世界的尽头,是此域的边缘,到了后来,可以看到一些星体就横阻在路上,还有一些星辰坠落在下方浩瀚无垠的战场上。

        

这里是属于天王、天君、天尊,乃至星尊的战场,曾经发生过多起大战,尸体堆积满星空,有一段时期里,苍宇都是赤色。

        

“小心,我们真正进入战场了,这里不仅有仇恨的异族,还有各种各样的危险域特殊生灵。”

        

那位雄狮般的天尊再度开口,话语借助阵法传遍了所有的星船。

        

果不其然,他们刚一临近就在战场边缘见到了红色的雾霭,蒙蒙一片,没有边界,将前方全部笼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