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巧的娇妻给人玩/两根一前一后有力的撞击

        

经历过紧张又刺激的追杀之后,几人都有些疲惫,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找地方休息。戴夫和明蒂还好,正是精力最旺盛的年龄,翻来覆去了好一阵才睡着,戴夫的老爹可没这么好的精神头,躺下就睡着了。

        

趁着几人睡着的功夫,娜塔莎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将这里的情况向上汇报。

        

不出她所料的是,得知娜塔莎被卷入莫名其妙事件,尼克.弗瑞对她就是一阵猛喷,认为她为了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影响了任务,罔顾了对世界和平的责任,要不是隔着电话线,口水都能喷娜塔莎一脸。

        

喷归喷,喷完之后,尼克.弗瑞还是对她提供了一定的情报支持,对于手合会这样的反派组织,神盾局只是不太关心,并不代表就一点情报也没有,好歹手合会也是纽约最著名的反派组织之一,有不少关于这个组织的隐秘传闻。

        

找个地方休息了一阵,稍微等了一段时间,娜塔莎就看到安全屋内的电脑亮了一下,起身过去查看,她所需要的资料已经全部发送了过来,里面里面全部都是最近一段时间手合会发生的事。

        

按照情报里的说法,手合会最近经常会遭到一个变装英雄的袭击,损失惨重,为此专门设下了埋伏想要将这个变装英雄解决掉,不想正主没来,到是超杀女和她爹一头扎了进来。

        

超杀女和她老爹的实力也不错,捣毁了陷阱和里面的毒物,但面对着手合会的重重包围,明蒂的老爹在断后时死亡,明蒂自己也受了重伤。

        

除此之外,情报上还提供了一些有关手合会的资料,以及对那个变装英雄的初步推测。

        

“盲人英雄?夜魔侠?”看到情报上显示的资料,娜塔莎有些古怪。

        

她觉得,这个世界确实变得是有些奇妙了,居然就连盲人都能跑出来做超级英雄了。

        

可是在想想,她的身边就连盲人律师都有,这种事情似乎也不是很奇怪。 

        

“等等?”想到某个和安布雷拉有合作关系的盲人律师,娜塔莎神情变得更古怪了。“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她真的很希望这时能有人在旁边帮着自己分析一下,可看了看隔壁房间里睡的正香的三个人,一个是经常被海扁的海扁王,一个是还处于小学年龄,却连学都没上过的嗜血小萝莉,以及基本上没啥用的中年男,她觉得还是靠自己比较靠谱一些?

        

都是盲人这点就不用说了,平时的接触中也能感觉的出来,马特的感觉非常敏锐,行动并不像一般的盲人一样迟缓,就算是在嘈杂的办公区也不会失去方向感。

        

再有一点也很奇妙,手合会的主要活动区域是地狱厨房,那里也是纽约最著名的三不管地区之一,就连警察都不敢进去。而马特的律师事务所所在的位置,恰好也在地狱厨房之内。

        

一个活动于地狱厨房的盲人变装英雄,一个是活跃于地狱厨房的盲人律师,天下很难有这么巧的事情。

        

娜塔莎觉得,就算这俩不是一个人,起码也会互相认识。

        

当然,她更吃惊的是,手合会居然从来都没怀疑过马特。

        

“究竟是这些忍者太天真了,又或者是太愚蠢了呢?”

        

她觉得盲人超级英雄的确罕见,可盲人律师难道就很常见了?在地狱厨房这么一小块地方同时存在着这样两个卧龙凤雏,手合会跟其他的黑帮组织都没想过要调查一下,这也是令人挺震惊的。

        

觉得自己可能查到夜魔侠的真身了,娜塔莎并没有将戴夫等人叫起仓促行动。黑夜是忍者最好的掩护,等天微微亮起,几人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才起身。

        

手合会的忍者的确胆大妄为,整个夜晚都在搜寻着几人的踪迹,可神盾局在纽约的安全屋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有好几次都是擦身而过,完全没察觉到隔着一道墙壁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等到天微亮了以后,依旧有为数不少的人在街上游荡。

        

娜塔莎从安全屋的车库里将一辆早就准备好的车子开了出来,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手合会的存在,小小的一个地狱厨房,硬是开了一个多点才抵达了马特律师所的门前。

        

“就是这里了…”指了指翻新了一下的律师事务所,娜塔莎对着明蒂开口道。“假如我没猜错,手合会真正的目的其实是里面的那个人,你们只是误打误撞…”

        

说完,就像是未卜先知一样,牢牢的拽住了明蒂的肩膀,不让恼怒的她冲进律师事务所大开杀戒。

        

“放开我,我要进去先把那家伙干掉!”明蒂觉得自己恼火极了。

        

自己和老爹拼掉性命才解决掉的目标,最后居然是坏蛋们为了对付某个人的陷阱?她觉得这对她和自己老爹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

        

“不要这样,明蒂。”戴夫也急忙抓住明蒂的双肩。“别忘了,我们现在正被坏人追杀,是来找人家帮忙的。”

        

残酷的现实唤醒了明蒂的理智,迫于无奈,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娜塔莎几人走进了律师事务所。

        

才刚走进去不久,就看到一个金发妹子正在里面收拾东西。

        

不得不说,自从有了武馆的生意之后,律师事务所的收入提高了许多,就连凯伦·佩吉的生活质量也大幅提升,脚上甚至穿了一双香奈儿最新款的湖蓝色女鞋。

        

听到事务所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凯伦·佩吉先是露出惊讶的神情,紧接着一脸高兴的对着才走进来的娜塔莎道:“是你呀,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物完全可以电话通知我们过去的。”

        

也不怪凯伦·佩吉这么热情,如今武馆可是他们律师事务所最大的客户,自己能不能买到下一季最新款的包包就全靠人家了,不热情的怎么性?

        

只是看向戴夫等人的时候,眼睛里明显露出了奇怪的眼神。

        

然而面对凯伦·佩吉的热情,娜塔莎却摇头表示自己这次并不是为了公事来的。

        

“我们想见一下马特,不对,我们想见一下夜魔侠。”娜塔莎开门见山的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