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后被H/男生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

        

荆州。

        

百姓刚刚忙碌完春耕后,刘备又火急火燎的开始发起了进攻。

        

“军师,你说吕布和曹操当真眼看着咱们?”

        

得到半个荆州的刘备有些患得患失,这一刻可不同曾经徐州时,荆州的各地都是他打下来的,同时更是在陈宫的帮助下,他是当真掌控了这些地方。

        

拥有实质的兵权!这才是刘备欣喜仿佛有股不敢置信的感觉,  曾经在徐州时,他实际掌控的州郡根本不多。

        

面对刘备的患得患失,陈宫从容自信的一笑,摇头道:“主公放心吧,这个时候曹操来,那么宛城的吕布又如何?”

        

曹操敢来参与荆州战场,必先通过宛城,  而宛城又落在了吕布手中。

        

“同样,吕布绝对不敢明面参与荆州占据,一旦吕布北凉军冲入荆州,不用多说,主公和刘表便会联合,袁绍和曹操岂会放弃这個绝佳的机会?”

        

“到时便是一场大战,吕布要直接面对曹操、袁绍两路诸侯,而荆州便是烫手的山芋,甚至吕布一旦陷入僵局下风后,益州的刘璋吾就不信会眼睁睁的看着杀父仇人逍遥。”

        

听着自家军师的解释,刘备露出了释然轻松的笑容,一旁的关羽更是坦然的点头称赞道:“大哥,军师言之有理啊。” 

        

素来傲气的关羽对于军师陈宫早已心服口服了,一个是陈宫十分符合他心直口快刚硬的性格,还有便是人家的本事。

        

翻手间小半荆州到手,  难道这还不能让他关羽佩服吗?更何况与荆州连翻大战,  陈宫妙计连连,  当真是让关羽叹为观止啊。

        

军师陈宫,  大才也!

        

“军师,如今刘表麾下大将蔡瑁领兵十万在襄江对岸扎营,我军该如何是好?”

        

单手捋着长须的关羽皱眉提出了眼下困境,刘备更是希翼的望着他的军师。

        

陈宫在面对刘备和关羽的期待的目光下,不由苦笑一声。

        

“主公,关将军,宫也是凡夫俗子,可不会撒豆成兵。”

        

哈哈~

        

顿时刘备和关羽也大笑起来,如此他们的军师陈宫才是血肉之躯啊,若不然他们都快以为对方是神人了。

        

也不怪刘备和关羽有这个认识,一路攻城略地太轻松了,其实皆是陈宫依仗世家的交流手段,游说下说服了这些各地的世家而已。

        

早就布置好的一切,所以看起来有些太过轻松,仿佛是算无遗策般。

        

苦笑完后的陈宫缓缓指向了地图上,“主公,荆州蔡瑁也是不凡,此人极其擅长水战,而襄江过后便是襄阳,  襄阳一下,  刘表几乎再无回天之力。”

        

“然,  我军将士之中,  北方将士儿郎居多,虽如虎狼,可在襄江却难敌荆州水中蛟龙的将士。”

        

说道这里时,陈宫停顿了一下,随后叹气一声,“主公,对峙襄江空耗时日,同样蔡瑁的大军上岸后,面对咱们的虎狼之士也是软脚虾,如此对峙下,宫建议主公出兵这里!”

        

手指一划直接朝着南郡一带,陈宫沉声道:“我军已在南郡扎根,吾建议主公在襄江留守两万大军足矣,关将军领兵南下,沿着襄江一路攻城拔寨!直至江夏!”

        

手指在江夏重重的敲打了几下后,陈宫抬起头目视刘备和关羽沉声道:“江夏太守乃黄祖,此人与江东对峙多件,极其擅长水战,同时也是荆州不可多得的大将。”

        

“而如今荆州大战,江东孙策已经整军备战准备攻打江夏,到时还请关将军止步于此,同时主公书信交好此人即可。”

        

“黄祖,也是荆州的大世家,此人素来就与刘表有怨,若不是荆州世家根深蒂固,刘表早就摘了黄祖此人江夏太守之位。”

        

“因此,关将军请放心,只要交好留下少部分兵力防守后,转道猛攻长沙、零陵、桂阳三郡。”

        

说道这里时陈宫自信的笑容下对着刘备拱手道:“主公同时可调遣张三将军一同南下,分别城攻掠地。”

        

“此三郡一下,刘表便是瓮中之鳖,到时关张两位将军集结三郡之兵力猛攻武陵,主公又陈兵襄水,刘表便是穷途末路也。”

        

“哈哈~军师大才,我得军师如鱼得水啊。”

        

刘备激动的紧紧握着陈宫的双手,太激动了,刚才还是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顷刻间人家便从容的给他解决了。

        

大才啊!怪不得吕布和曹操成长这么快,他自认麾下大将也不逊色啊,纵然比不过你吕布,比个曹操还是可以吧,嗯嗯!顶端战将这一块。

        

结果呢,被曹操撵着就给撵狗一样,撵出了徐州,一路仓皇逃到了冀州。

        

憋屈啊!此刻他总算理解过来了,他刘备从来不是差什么猛将,他麾下的关羽、张飞还有华雄各个都是当世万人敌,他差的是一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制定战略方针的谋士啊。

        

“呵呵,宫岂敢担主公如此赞言。”

        

陈宫惭愧的摆手谦虚笑着,而关羽听到这位佩服的军师让他领兵出战后,更是轻笑的点头,“军师若当不得,天下便无人当得。”

        

关羽虽然傲,但对于有本事之人还是佩服的,尤其是陈宫这种人,性格和他合得来,更别提人家处处提他多有本事,只要有战事第一个想到的领兵大将便是他关羽。

        

他岂能不喜欢佩服这位军师。

        

实际上在陈宫眼里,关羽当真是有这个本事啊,步骑作战在他眼里当世一流,短短这么点时日,更是在水战上还有了巨大的收获。

        

不得不说,有本事是不假,可架不住关羽有本事还一直的学习啊,虽然前半生一直惨败,但不得不说经验!在刘备一路逃亡下,关羽经历的大场面可不少,积累的经验足够多。

        

“呵呵,军师是认定翼德从新野出兵后,吕布麾下将领不会从宛城出兵啊。”

        

刘备笑呵呵的说着,陈宫更是笑着摇头,“也不一定,若吕布敢冒天下战火肆起的风险,或许会出兵新野。”

        

天下哪有什么万全之策,陈宫只能说极有可能。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的刘备流露出了一股霸气的笑容下,更是一手握着陈宫,另一手握着关羽的手臂。

        

“有军师相助,吾刘备必成一方霸业,匡扶汉室有望也!”

        

哈哈~

        

大笑下,虽然有可能,但他刘备赌的起,失去了这一次机会,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尤其是天赐的谋士陈宫,更是令刘备充满了激动,犹如汉高祖得张良也,他刘备也有了自己的张良。

        

“主公,襄水一带需华雄将军引两千铁骑,隔三差五扬起烟尘,做出五六千精锐铁骑在此的模样,蔡瑁大军决不敢贸然上岸。”

        

“同时近日来主公收服的将领中魏延也是难得的将才,可令其随张三将军一路出兵。”

        

“哈哈~好,军师果然思虑周到也。”

        

刘备大笑的扶着短须,他也看到了陈宫的意思,若想要荆州,就得用荆州的人,提示他这一路多多启用荆州本土将士。

        

这样一来便于收服人心,同时魏延此人虽为小将,但却是反叛而来的,关羽有些不耻为人轻蔑,让魏延跟随张飞确实不错。

        

而华雄领骑兵也能威慑蔡瑁,毕竟华雄可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尤其是骑兵这一道上,眼下军中也唯有关羽能与之抗衡。

        

新野!

        

“哈哈,军师果然知我老张啊,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哥和军师也。”

        

只见捧着军令的张飞兴奋的哈哈大笑着,看着别人建功立业,他只能憋屈的守家,不憋屈是假的。

        

兴奋下,张飞直接抄起一侧竖着的丈八蛇矛对着门外的亲兵大喝道:“来人呢,召集诸将前来议事,传令三军备战。”

        

诺!

        

哈哈~

        

张飞大笑下,兴奋的直接拎着丈八蛇矛朝着府外走去,这一次憋了这么久,他终于能出战了。

        

江夏。

        

“呵呵,黄将军威武不凡,我家主公与刘使君说大了就是讨伐不臣,以正汉室之威,说小了呢其实都是自家人斗。”

        

来到江夏的简雍面对黄祖可谓是十分客气,更是笑着打诨,将刘备与刘表之间战争厮杀说成了自家人争口气般的打闹般。

        

黄祖摇头叹气道:“在下也是爱莫能助,江东孙策已经开始集结兵马,领兵之人是那周瑜,想必先生应该知道。”

        

对于黄祖的话,顾雍直接满脸笑容的推杯交盏,再也不提荆州之事。

        

都是聪明人,一句话,他黄祖有心无力,谁也管不了,眼下江夏的兵马他要用来抵挡江东孙策。

        

也就是话,荆州反正都是你们姓刘的汉室宗亲,你们自己斗吧,反正谁胜谁负和他们也没天大的关系。

        

聪明人说话从来不会说透,黄祖还是荆州的江夏太守,他依然在抵御江东的侵略。

        

哈哈~

        

大笑声下,一场酒宴散去,黄祖虽为江夏太守,更是黄家之人,但也没闲着,江东出兵他的事多的很。

        

第二日军营内。

        

“小将军,老夫观你武艺不凡,不知姓甚名甚?”

        

顾雍在前几日来到江夏军营时便看到了这员英雄不凡的小将,年约二十左右,但那股英气勃然看的他更是暗暗点头。

        

今日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顾雍笑着走在军营内,仿佛是与对方一个巧遇般。

        

看到对方乃自家将军的贵客,小将一抱拳沉声道:“小子乃一军司马,当不得将军之称。”

        

“甘宁,字兴霸。”

        

听到这话后的顾雍一愣,紧接着惊呼道:“莫非是那纵横巴郡之地的锦帆甘兴霸?”

        

一句话直接领甘宁脸色羞愧,抱拳叹气道:“年少不知,落了一个贼名。”

        

这件事在他的人生在这个时候就是一个污名,现在就是因为这个贼字,他在哪里也不受待见。

        

“小将军哪里的话。”

        

顾雍笑着摆手示意无所谓,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甘宁的武艺,如今他主公刘备麾下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就是缺少兵将时。

        

“小将军一身武艺在江夏有些埋没了。”

        

顾雍客气的示意甘宁一同去一侧凉亭内闲谈起来后,甘宁摇头叹气。

        

“宁岂不知,可惜年轻气盛自己弄出了一个贼名,至使如今依然不得势。”

        

对于黄祖对他的情势,他甘宁纵然憋屈,但同样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大汉王朝,自古便是以孝、忠为道德典范,而他一个贼字便坏了自己的名誉。

        

“小将军如此武艺,前两年长安科举不是有一场武举,若小将军去必定夺魁,哪有眼下如今北凉银枪赵子龙之名。”

        

对于顾雍的夸奖,甘宁尴尬的摆手,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瞒先生,当年温侯举办科举时,宁有过想法,可惜这出身!”

        

第一次科举乃吕布借大儒蔡邕之名举办,第一个便是这品德之关,倒不是说不行,而是人家说的先择优品德之士。

        

一句话,品德乃立身之根本,你本事再大德行有愧了,没人看的起你。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