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黄刺激少妇小说&和隔壁老太婆作爱小说

      

自古以来,  化凡之路上都充满了各种艰难险阻。

        

有的人在这里功败垂成,有的人直到死亡后都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当然也有人不小心走火入魔,  反而与原本的道路渐行渐远。

        

在化凡之前,  白梅也不一定认为自己会成功。

        

直到她醒来,  她也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她,懦弱又无能,永远以他人的想法为最优先,哪怕修行的机缘到了跟前她都抓不住。

        

可如今,梦醒了。

        

一瞬,沉疴尽去。

        

身上的凡锁彻底断了个彻底。

        

一时间,旁边的易余弦和风有余好像看见了无数幻象。

        

有幼小的还在蹒跚学步的女娃在一点点的学走路;有豆蔻少女对着铜镜慢慢梳妆,带上漂亮的首饰揽镜自照;有女子一朝家破人亡,被卖入青楼,  迎来送往;有美艳女子淡妆浓抹,将无数男子迷得神魂颠倒,  却没有付出半点真心;有妇人被修士掠走,强行吸纳灵气;又有白发老妪初心不改,修为日益升高,  容貌回复青春……

        

易余弦只觉得自己的身心好似都被洗涤了一般,她好像也坠入了一个奇怪的幻境当中。

        

在这个幻境当中,她见到了无数个有关于一个女子的画面。 

        

而这个女子所有的修行感悟,  人生经历,都如走马观花一般的,在她面前都呈现了一遍。

        

她的道,  是以千万人之情为引,  踏入多情道。

        

多情道的最终,  始终也是无情道。

        

大道无情,这本就是殊途同归。

        

自己身上的凡锁分明没有松动,但易余弦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修为也在缓缓上升。

        

小一只会接受的馈赠比她更多。

        

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元婴,一半在疯狂的吸纳灵气,另一半却在疯狂的消耗灵气。

        

而这些幻象里的女子,从年幼到年老,最后缓缓汇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是白梅。

        

欢喜宗宗主,白梅。

        

她回来了!

        

天地之间,仿佛有乐声响起,周围的空气瞬间变成灵气十足。原本的凶煞之地,一时间春暖花开,转眼就换了样貌。

        

化凡之路,艰难险阻自是不必说。

        

但若是化凡成功,道心不改,自有天地异象产生。

        

白梅感觉自己仿佛只过了一瞬,又仿佛过了一生。

        

曾经那些她半懂不懂的生涩玄理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清清楚楚,念头通达,好似这世界上的一切奥秘都在这个时候对她敞开了怀抱。

        

而属于凡人的那一部分记忆,则是如水滴入海,成为了她生命里的一部分,又好似那秋天的最后一阵晚风,将过去的残枝枯叶吹落一地,只等春季到来,再度生生不息。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重重,譬如今日生。

        

凡人白梅,已经度过了她的一生。而欢喜宗宗主白梅,则是度过了她的化凡之劫。

        

磅礴的灵气开始在她的身上蔓延,使得她的修为在节节攀升,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恢复成了金丹期修为。

        

凡间的灵气,毕竟有限。

        

金丹期,已经是天道对她的宽容了。

        

在凡间,筑基期就是顶尖了,她乃化凡之人,如今劫难已过,所以才被天道网开一面罢了。

        

想要彻底恢复直至飞升,多少还是需要点时间。

        

当初的姚情先祖在这个阶段差不多花费了快要十年的时间。当然,那个时候她有孕在身,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白梅粗略估计了一下,自己想要飞升,还需要差不多半年到一年左右的时光,才能彻底完成蜕变。

        

但她的前途已经是一片光明了。

        

她的功法,在于以他人之情引入自身,看似多情实则无情。因此,在她化凡之时,免不了就受到功法的影响,将他人的情绪放在了第一位。对于一个凡人来讲,这样的个性无疑是吃亏的。

        

如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再是平平无奇又无能无力的白梅,而完完全全是另一个神仙妃子模样的人了。

        

她看向地上已经毫无声息的邓病已,手指轻轻一勾,将他的尸体抱入怀中。

        

随即,她看向了神算子。

        

神算子整个人都已经懵了。

        

原本骄傲得意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他只感觉到了浓浓的害怕。

        

所有的事情都超乎了他的预料,甚至是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

        

以他粗浅的修真知识,自然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化凡”,更加不明白明明在人间所有人都不能突破筑基期的桎梏,为何眼前的人突然就变成了金丹期?他唯一明白的一点就是,他现在得跑。

        

不管这个白梅到底是何方神圣,对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他必须得跑!

        

神算子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逃跑。

        

他用了最快的献祭自身精血的遁法,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说是日行千里也不为过了。

        

只要能够逃脱,他以后一定日行一善,好好做人。

        

变故就在一瞬间!

        

“如此小人,居然差点害的我功败垂成?”白梅低声笑了起来,“罢了,蝼蚁而已。”

        

她轻轻张开五指,对着神算子的胸口处狠狠一抓。

        

神算子只感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自己,胸口闷闷的,下一刻,一阵剧痛传来,自己的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几乎全部都鲜血满溢。

        

好痛。

        

这就是他之前施加于邓病已和白梅身上的痛苦么?

        

不。

        

这比自己用的法术还要让他痛苦百倍,千倍!

        

他还想要再跑的更远一点儿,但实际上他非但没有跑远,反而还靠的白梅更近。等到他彻底落地之时,才发现自己躺着的正是之前邓病已所躺的位置。

        

“我知道错了。”神算子声音嘶哑,全身上下都在往外冒血,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血人,在地上痛苦哀嚎,“求求你,让我死吧。”

        

他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

        

可是他浑身都使不上力气,想要自尽都不能。

        

“哦,对了,之前本座是发过誓的。”白梅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转手扔出一座玲珑宝塔,那宝塔足足有九九八十一道门,门一开,那神算子的神魂就从身体里被硬生生的拽出,直接投入到宝塔之中。

        

熊熊烈火在宝塔里燃起,烧得神算子的神魂在不断的惨叫。

        

而他的尸体,则是在他眼前被化为齑粉。

        

“聒噪。”白梅将玲珑宝塔收回,轻声笑道,“我这宝塔不会死人,还有千般滋味你没有尝过,不会放你投胎的。”

        

白梅抱着邓病已的尸体,缓缓从空中落下。

        

她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待着易余弦和风有余从入定之中醒来。

        

他们两人近距离的观测到了自己化凡成功的瞬间,自然也会接受到天道的一丝馈赠。

        

也算是自己对他们的一点补偿。

        

白梅看了看这个地方,神色复杂,喃喃自语道,“居然又是你救了我。”

        

她差一点就彻底作为凡人白梅死掉了。

        

而在最后,帮她拂去心间尘埃的人,就躺在这片土地的最底下。

        

所有的因,看似杂乱无章,却在最后的时候汇聚成了果。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接受苏袖的庇护,却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年过后,兜兜转转,还是苏袖帮了自己最后一把。

        

这就是当年的苏袖等人所窥探到的未来么?

        

白梅看向风有余和易余弦的方向,脑海之中思绪万千。

        

等到风有余和易余弦两人从入定之中醒来,也不过就过去了半个时辰罢了。

        

凡间的灵气有限,他们如今得到的这一份天道馈赠,还得需要极长的时间去慢慢消化。若是以后他们也需要化凡,这一份馈赠或许能够帮得到他们。

        

“多谢两位护持。”白梅半点也没有准仙人的骄傲,对着风有余和易余弦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原本的白梅虽然身为欢喜宗宗主,可她眉宇之间始终有焦虑之色,可如今,她已经平静的宛如石子,若是她愿意,就算她站在你面前,你也会忽略掉她,就像是忽略你身边的空气一样。

        

“哪里。”易余弦不好意思的挠头,“我和小一都没有怎么帮到你。”

        

“不,你们助我良多。”白梅摇摇头,“我也是因缘际会,不然我应该已经死了。”

        

“邓病已他……”易余弦有些好奇的看着白梅怀里的邓病已,“他还能活么?”

        

“不能了。”白梅叹了口气,“好在他魂魄尚未离体,我可以送他魂魄重新去投胎转世。”

        

易余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不是白梅,不知道白梅如今心里在想些什么。

        

“很多年前,邓病已的前世,或者说前几世,是一个魔修。”白梅轻轻的摸了摸邓病已毫无血色的脸,“是他掳走了我,因为他发现了我的炉鼎体质,所以将我抓去供他修行。后来,他被路过的苏袖真人斩杀,只留下了一缕魂魄。这一缕魂魄历经无数次轮回转世,当过牲畜,也做过乞儿,直到轮回里洗去了他所有的罪孽,让他清清白白的重新做了一次人。但他欠我的,终究要在这一世还给我。”

        

所谓的化凡,便是天道让你重归凡人,让你在作为凡人时候所欠的,所借的,都以另一个方式让你承受回来。

        

能够斩断这些枷锁,和凡间之事彻底分开,才意味着你化凡成功。

        

在化凡成功的刹那,她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作为凡人的时候所遭受的一切是何缘由了。

        

易余弦想起自己之前在幻境里看见的,好像是有一个魔修掳走了白梅。

        

原来,那个魔修就是多次轮回前的的邓病已么?

        

“那你抓的这个神算子呢?”

        

“是一个我年轻时候辜负过的人,我那时以为自己看透人生黑暗,玩弄了他的真心,害的他家财散尽,郁郁而终,临终前他发誓要让我尝到报应。等到我的宝塔烧毁了他灵魂里的煞气,才会重新让他去投胎转世。”白梅轻声说道,“还有很多我化凡时候让我吃过亏,伤心过的人,都是我曾经伤害过的人。”

        

易余弦听着,顿时松了口气。

        

她前世可没有欠什么人情,也没有谈过恋爱,如果有人欠了她的话,那些她呆过的公司的老板们,都要一个个的来给她还债!

        

哎,不过都不是一个世界了,他们能不能还债呢?

        

易余弦的思维不禁发散了开来。

        

想了想,自己又不可能化凡,还是不用在意这些了吧。

        

“原来如此。”风有余曾经也飞升过,对于化凡之事上的理解反而更深,“修士在飞升之前同样要遭遇各种劫难,所谓的化凡,便是将所有的劫难都浓缩到了一处。佛修之中也有十世轮回修得金身之说,道修之中同样有历经红尘情节铸就道心之法,想来和这化凡之路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正是,化凡之路千千万,道统不同,个人体质不同,所需要经历的东西也不同。”

        

“我欠了我弟子许多,我若是化凡,或许也能遇见他们的投胎转世吧。”风有余突然说道。

        

“但我想,您的弟子大约是不希望用这种方式见到您的。”白梅闻言笑了起来,“您当年一手平定乱世之劫,若是化凡,怕是有无数人都要欠你因果。您的化凡,怕是用不了一日,就会被点化成功了。”

        

风有余也只是随口一提罢了。

        

就如同白梅曾经亏欠过或者辜负过的这些人,历经多次轮回转世,早就已经不再是她记忆里的模样了。

        

自己的弟子们,若是轮回转世,自己还能够一眼就认出他们么?

        

风有余不愿去多想这个问题。

        

他心里隐隐有所感觉,他的弟子们估计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去投胎转世的。

        

“我如今也不过残魂之身,想要重塑身躯尚且需要许多时日,化凡之事,随口一提而已,你不必在意。”风有余淡淡的说道,“还未恭喜宗主得偿所愿。”

        

“哪里,也是九死一生。”白梅苦笑不已,“我怕是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才能成功消化此次所得。哪怕飞升成功了,我欠您的,欠苏袖真人的,怕是都很难还清。”

        

“你曾经说,苏袖前往欢喜宗是因为她在凡间找到了一个炉鼎体质的女子,她必须将人送往欢喜宗才能存活。”风有余看向白梅,平静的说道,“你说那个女子后来成了长老,但你却没有说,那个女子后来不但成为了长老,还成为了欢喜宗宗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