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浑圆顶弄h&又硬又大又爽,嘬奶头

      

“皇上,那好像是皇后娘娘。”小伍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连忙大声说道。

        

皇后骑马,也真的是英姿飒爽!

        

“嗯。”萧谨行已经把视线转移了。

        

怕,失控。

        

他低垂着眼眸,看着他的马儿吃着绿草。

        

就这么感受着,安泞的离开。

        

越来越远的距离。

        

好一会儿。

        

萧谨行重新骑上了白色骏马。

        

再次抬眸时,眼底已没有了任何情绪。

        

他永远是那个高高在上,英勇威武的皇上!

        

小伍也连忙骑上马,跟着皇上迅速回到了军队之中。

        

“上路!”萧谨行一声令下。

        

所有士兵连忙从地上起立。

        

领卫军连忙上前,“启禀皇上,娘娘骑马还未归来。”

        

“不用等……”

        

“驾!”一道熟悉的女性嗓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萧谨行眼眸微紧。

        

他看着安泞一袭绿衣,迅速的朝他们奔驰而来。

        

她的发丝,衣衫,都因为风的原因,飞舞飘扬。

        

“娘娘回来了!”领卫军高兴道。

        

萧谨行拽着缰绳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看着安泞将马匹停在了他的身边,说道,“要启程了吗?”

        

萧谨行点头。

        

“走吧。”安泞微喘气,额头上似乎还有点点汗珠,她赞许道,“这匹马挺好的,和当初你送我的那匹法拉利差不多。”

        

萧谨行没给予太多回应。

        

她不知道安泞离开了为何还会突然回来?!

        

此时,不是走的最后时机马?

        

萧谨行一个手势。

        

军队上路。

        

安泞就一直跟在萧谨行的旁边,陪他一起骑马。

        

宋砚青反而是坐的马车。

        

他身体一向不好。

        

此刻看到皇上和皇后走在一起……

        

怎么有一种。

        

皇后在陪皇上走最后一程的错觉。

        

虽然两个人的画面很美好,可怎么都觉得好像不太吉利。

        

宋砚青也没多想。

        

他只知道,不出今晚。

        

战争就要,一触即发了!

        

果不出所料!

        

旁晚时分,夕阳西下。

        

一行军队正准备下榻驿站休息。

        

那一刻。

        

远远的就听到一行骏马的马蹄声,朝着他们直逼而来,明显是来势汹汹!

        

“保护皇上!”一声令下。

        

所有人全部都迅速警惕,将萧谨行和安泞护在他们之中,一行人去前方打探情况。

        

马蹄声似乎越来越近。

        

缓缓听到了刀枪碰撞的声音,以及士兵的厮杀声!

        

萧谨行脸色一沉。

        

安泞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

        

倒是没有想到,白家人连表面功夫都不用做了,直接就杀了过来。

        

一会儿。

        

一个全身是血的士兵骑马归来。

        

他大声说道,“保护皇上!白家军造反了,保护好皇上……啊!”

        

话还未说完。

        

一根利箭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士兵从马背上摔了下去,血腥而残忍。

        

安泞顺着箭发的方向看过去,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穿着盔甲,如她第一次在渝州城见到时一样,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所以离开了萧谨行的白墨婉,终于找回自我了吗?!

        

白墨婉放下弓箭,身后千军万马,冷冷的对视着萧谨行。

        

嘴角明显带着骄傲地笑。

        

那般意气风发。

        

就仿若,萧谨行已经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任她宰割!

        

“退!”萧谨行一声令下,毫不犹豫。

        

“掩护皇上离开!”小伍大声道。

        

亲兵领卫军,带着一行人马,迅速上前和白墨婉的军队正面交战。

        

萧谨行带着另外一行亲兵,迅速往反方向离开。

        

战争一触即发。

        

到处都是马蹄嘶叫声,到处都是砍杀的声音,在身后萦绕不断。

        

白墨婉身后几万精兵骑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很快就能把几百亲兵剿灭!

        

然后迅速,追着萧谨行而来。

        

后面的千军万马,气势汹汹。

        

萧谨行的一行亲兵侍卫也如风一般,迅速驰骋,将追击的军队,遥遥甩在身后!

        

但即便如此,马匹总有倒下的时候,人的体力也会到达极限。

        

如果后面的军队穷追不舍。

        

不出半日,他们便会被他们团团围住。

        

而这半日。

        

古幸川带领的军队能够及时赶上吗?!

        

安泞咬牙。

        

“萧谨行,我带一对人先引开他们,你带着宋砚青按照原定计划,和古幸川汇合!”安泞大声说道。

        

显然看着现在宋砚青已经都要到极限了。

        

一旦发生变故,宋砚青自然就不能做了马车。

        

而他身体本就弱,骑马也不是他的强项,他这般死撑下去,撑不了多久,说不定就倒下了。

        

她现在唯一还能够给萧谨行做的便是,帮她引开一部分军力,给创造更多的生机,更可能地减少更多人的牺牲!

        

“就在前面那个分叉路口,我往右走!”安泞大声道。

        

萧谨行拽着缰绳,眼眶中猩红一片。

        

他很清楚。

        

此次就是安泞的离开。

        

几次有机会走但都没有走,是不是担心他会拦住她,而现在,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还能分身乏术的,再去追她。

        

他说,“安泞,你要走了是吗?”

        

安泞心口微颤。

        

这个时候,萧谨行还有心情说这些吗?!

        

后面那么多白家军要杀了他,虽然他设下了所有埋伏陷阱,但不留意,还是会死得很惨。

        

“半年之约,就这么难吗?!”萧谨行问她。

        

安泞咬紧了唇瓣。

        

不是半年之约很难。

        

而是。

        

她不相信他会遵守诺言。

        

现在是她走的最后时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