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美女H文(高潮肉欲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距离救援目标阿科里寨还有三里地,贾六就是不走。

        

没有满洲兵在前方探路,他总觉得不保险。

        

毕竟,番贼狡猾狡猾的,刚才的埋伏满洲兵的套路给贾大人这刚开张的队伍来一下,谁他娘的受得了。

        

当然,番贼肯定是要加剿灭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由谁去剿灭是值得商榷的。

        

贾六是想将立功的机会让给别人。

        

他来还不到一个月就从事业编转正,由排长一跃而为团副,进步速度不可谓不快。

        

所以,必须适当消化一下,学习一下,以增加自身工作能力,从而更好的报效大清。

        

故而,没有必要为了进步就同友军、同僚们争功。

        

毕竟,他还年轻嘛。

        

为了让上峰不要误会他是畏缩不进,临阵胆怯,贾六有必要将事态稍稍夸大一些。

        

他刚才目测能看到的番贼大概有一两百人,那么隐藏的番贼起码是双倍,再加上番贼的预备队,报个千人基本上是符合事实的。 

        

贼众千人,火器犀利,预先设伏,防无可防,也能很好解释为何在前方突进的满洲兵会被全歼。

        

整整一队人,就活了先前被打伤的两名伤兵,战事之残酷激烈,可见一斑。

        

不过毕竟死了这么多满洲八旗兵,汉军缉捕队却只有一个营兵被打伤腿,这事没有个合理解释怕是不过糊弄。

        

贾六心下寻思看来回去后得当回散财童子才行。

        

结合近来对美诺寨的了解,贾六认为收到他的求援告急后,寨子最多再派几支缉捕队过来,没想到来了一个团。

        

美诺寨四把手、蒙古正蓝旗副都统铁柱观音保,受刘部堂委托,亲自统领满蒙汉旗兵、绿营共计1400人前来增援,誓要将此次袭击粮道、围攻军寨的番贼一网打尽。

        

铁柱观音保大人原来就叫观音保,后来因为同额驸观音保重了名,因此他阿玛就给前面加上铁柱二字。

        

意“铁打的汉子”。

        

千人以上兵力调集肯定不是一声令下就能出动的,最先赶到的是汉军正红旗的委署参领徐良栋大人,临时指挥的第六、第十两支缉捕队。

        

徐大人虽然不是贾六的直属上司,却是年前贾六安排栓柱送礼的“二十五人名单”中的第三位。

        

年后贾六回到美诺也亲自过去给徐大人拜了晚年,并按营中规矩象征性的包了十两红封。

        

所以在徐大人喝问领队何在时,贾六立即从人群中走出,“叭叭”给徐大人打了个千,恭声道:“卑职贾东阁见过大人!”

        

“咦?”

        

徐大人见是贾六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

        

“回大人话!”

        

贾六忙将自己奉命率部援救阿科里寨的事说了下,并带徐大人察看阵亡满洲将士尸首。

        

连同阿参领在内的七十多具满洲将士尸体被贾六安排一字在路边摆着。

        

每个人的脸都被擦的干干净净,衣服也尽可能的扣好,以保持死者最后的体面尊严。

        

让人感动的是,阿大人身上还盖着一面满洲正白旗的军旗。

        

是贾六让人打扫战场时特意找来的。

        

以示对这位满洲英雄的最后敬意。

        

庄严的场景让徐大人心中悲痛万分,因为满洲将士一下就阵亡了七十余人,这是美诺寨驻军迄今为止遭受最大损失。

        

年前运饷银被袭的队伍是归四川总督节制的,同美诺寨没有关系。

        

另一边,刚刚被绿营兵打死的五具番贼尸体也摆在那,这是贾六率部与番贼死战的证据。

        

沉痛过后,徐大人这才想起问袭击的番贼在哪。

        

贾六忙朝山道前方一指,说他率部与贼僵持近两个时辰,贼见他防备严密无从得手,折数数人后便撤走了。

        

“撤了?”

        

徐大人怔住,“你为何不追?”

        

这话说的,你借胆子给六爷?

        

“大人,您不知道,那帮番贼太厉害了,枪打的准不说,还专割人脖子…”贾六一脸为难,有些不敢看的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满洲阿参领的尸体。

        

“大人,不是卑职不想去追,实是卑职害怕再中他们的埋伏…卑职身死是小,但这么多弟兄要是也落得这个下场,卑职这罪过就大了…”

        

贾六不敢在徐大人面前有所隐瞒,实话实说,并摸出一张薄薄的纸片递给徐大人。

        

是一张成都银庄开出的百两面额银票。

        

这张银票是他胆小有罪的表示,也是他良心愧疚难安的象征。

        

“你才来没多久,部下也确不怎么堪用,崔大人让你过来也是为难你了…”

        

徐大人不好再说贾六什么,可必须提醒贾六他这里是好说,但等会铁柱观音保副都统大人那里,你小子怕是不好过关。

        

不管怎么说,这一地的满洲阵亡将士尸体怎么跟上面交待?

        

总要有人把这事担下来吧?

        

你贾东阁说和番贼僵持两个时辰,明眼人都知道你压根就是畏贼不敢与之交战,到时上峰震怒,徐大人也保不住你小子。

        

贾六也意识到这个麻烦,忙解释他劝过阿参领不要脱离大队冒进,可阿参领不知道是急于救人还是急于立功,直接将汉军缉捕队甩在了后面…

        

为了保险,贾六不得不又摸出一张百两银票向徐大人赎罪。

        

徐大人接过,对半折,再对半折,塞进衣兜。

        

“阿尔勒这人我也知道,仗着自己是满洲出身,平日便不将我们这些汉军放在眼中,为人很是刚愎自用,你劝不住他正常…”

        

徐大人给出的合理的解释,也是美诺寨中汉军出身将领对阿尔勒的一致观感。

        

满洲、蒙古也是这么看的。

        

……..

        

大概等了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样子,也就是天都要快黑的时候,大队从美诺寨赶来增援的兵马到了。

        

还没下马的副都统铁柱观音保,一眼就看到路边摆得整整齐齐的,七十八具满洲阵亡将士遗体。

        

原本焦虑的面庞顿时变得无比黑沉,有些吓人。

        

“卑职无能!”

        

“卑职该死!”

        

“卑职罪不可恕!”

        

“卑职对不起阿大人,对不起朝廷,对不起大清!”

        

不等副都统大人下马,贾六就快步上前“扑通”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极其自责,极其愧疚,极其痛苦。

        

也极其不乐意。

        

奈何,徐大人说你必须得这样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