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厕所被男生啪算了&校服下白嫩的小乳尖

      

“吕宋那些家伙已经搭起浮桥,要冲过来了,快堵住他们,别让他们靠近。”

        

“杀,杀光那些杂碎,不能让他们过桥。”

        

“……”

        

炎国部队残破的阵地上,一声声怒吼声响起,阵地上的战士看到这一幕,眼里都是杀机,用尽全力在抵抗。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身边已经倒下了不少人,已经处于下风,但是依然不想放弃,每个炎国军人都在拼命抵抗。

        

目前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十分不利,正常来说,因为尽快撤退,但是在他们眼里,战场没有逃兵,就是死,也要守住阵地。

        

砰砰!

        

炎国每个军人手里的枪都没有停止过,都拼尽全力履行他们参军入伍时的誓言,不惧牺牲,顽强战斗。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而过河的吕宋叛军越来越多,炎国这边的情况越来越不妙,哪怕地狱火的每一个战士都可以称作神枪手,但依然顶不住。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就是这个道理。

        

毕竟地狱火的人相比吕宋的人数,还是少了好几倍,一开始,吕宋那边还没多少人过河,地狱火这边还是可以守住,依然可以顶住前面一拨人,但随着吕宋的叛军犹如一群蚂蚁一样涌过来,地狱火这些也开始不断有人中弹,倒下。

        

这就是战场,不占据优势时,只有被虐,受死。

        

看到自己这边不断有人倒下,眼看对面的叛军就要攻进来,王跃憋得双眼赤红,暴跳如雷大吼:“给我顶住,再坚持一会,舰队马上就能提供火力支援了,后退的人,杀无赦。”

        

“顶住,顶住,这是命令……”

        

一直到这一刻,王跃才真正开始害怕,能不害怕吗?

        

短短一夜之间,所有的防御阵地都受到重创,现在吕宋叛军竟然都开始搭桥,攻入吕宋,照这样下去,铁定会全军覆灭。

        

兵败如山倒啊!

        

王跃紧握拳头,眼里都是怒火,在那里不断大吼大叫,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快要疯了一样。

        

作为一个指挥官,看到自己精心布置的防御阵地,一个个被人攻跨,这跟被人攻心没什么区别。

        

王跃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而且也没有想到突然的一场大暴雨,彻底让他的所有计划面临泡汤,如果不是大暴雨冲垮了阵地,或许也不输得那么惨。

        

不,他的这套防御方案非常完美,曾经都因为这个拿到了伏龙学院金奖,怎么可能会输?

        

王跃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就算已经急着跳脚,也只是疯狂下令御敌,并没有下令撤退。

        

毕竟这个时候,过河的叛军太多了,一旦撤退,损伤更加惨重,人手不足,游击战也没用,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不想输啊,他还想拼一把,把这场关系到他脸面的大战打到底,本来他还要靠着这场大战扬名,还要打压陈凌那个家伙,如果输了,脸面哪里阁?

        

这里本来就是陈凌打下来的天下,到了自己的手上,才3天,就被人攻破,要是真的输了的话,他都可以找块豆腐给撞死了。

        

王跃内心一万个不愿意输,抓着最后的一点机会,还在挣扎。

        

至于现场的战士,军人天职就是服从,虽然已经处于下风,可是接到命令后,所有的炎国军人依然在坚守,拼命阻击,以死抵抗。

        

妈的……

        

看着自己带出来的兵,一个个在自己身边倒下去后,再也爬不起来,柳山班长心里骂了一句,眼里都是怒火,肺都要气炸了。

        

这哪里是打战,简直是在送死啊,这么多兄弟,在短短几个小时,就倒下一片,什么时候,输得这么惨过?

        

这样下去根本不是个办法啊。

        

柳山班长,两只乌黑的眼眸子,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着前面战火缭绕的战场,内心那个窝气。

        

自从加入地狱火以来,他就没有这样憋屈过,这是实话,在地狱火,他从来都没有打过这样的防御战,哪一次碰到任务,不是主动出击的?

        

地狱火向来都不会被动防守,历来都是撑着敌人还在路上,就开始动手,次次都杀得那些敌人措手不及,然而这次,碰到一个怕死的指挥官,出了什么狗屁防守战略,让所有人死守,导致这么多人都根本被动,完全发挥不了地狱火战士善于强攻速攻的优势,再加上人少以及天气影响,完全困住了所有人,死伤那个惨重啊,为什么会这样?

        

上面怎么想的,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将旅长陈凌给召了回去,而派来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

        

那个家伙在局势急转直下,随机应变的能力就跟狗屎没什么区别,只懂得在那里直跳脚,根本不会应对。

        

地狱火被那个家伙给害惨了,前途都要给他断送了,不,前途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性命堪忧啊。

        

柳山班长深呼吸,看了一眼四周,眼里都是悲痛,没办法,此刻,映入他的双眼的,都是那些鲜血淋漓的尸体,那都是倒下的兄弟啊,就这样没了。

        

照这样打下去,他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军人,全部要死在这里了,真正要全军覆没啊。

        

呜呜……

        

就在这时,对面一阵轰鸣声传来,柳山班长脸色一变,赶紧,拿起望远镜望了过去,霎时间,脸色巨变,眼里都是杀意。

        

不好,叛军装甲战车要过河了!

        

刚刚那么多叛军过来就被损掉了这么多兄弟,要是让装甲车再过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不用说,结果只会更惨。

        

柳山班长眼里都是杀意,牙齿一下子咬紧了,马上如临大敌。

        

其实,一开始作战时,他并没觉得有多大的压力,但现在自己这边死伤严重,已经出现了损兵折将的情况,再加上打到现在,重型武器也丢失得差不多,而后方的舰队也无法支援,如果让对方的装甲车过来,那威胁就大了,只会死得更惨啊。

        

妈的,守在这里等死,不如去拼一下!

        

一个疯狂的想法,从柳山班长脑海里闪过,紧接着他的眼神也跟着疯狂了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