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H)/赤裸裸的少妇少妇小说

“语嫣姐姐还年轻呢,抓紧点还能生几个孩子,应该不会那么惨的。”李梅儿只能希望周语嫣真的能有这样的好运,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下半辈子也有个依靠,不过就皇后那心狠善妒的模样,恐怕不会让低位嫔妃生下孩子的。

        

这样想来,那云妃可真是厉害,不仅在皇后眼皮子底下勾引了老皇帝,还怀上了身孕,且怀的还是双生子,当真妥妥的主角模板呢。

        

李家这边正吃完饭扯闲篇,后宫之中,宋皇后也由李承祺陪着一起用饭。

        

李承祺是个孝顺儿子,平日里没事就会到坤和宫陪宋皇后吃饭,所以每日的晚饭时间,都是宋皇后最开心的时候。

        

今日宋皇后还是如往常一样帮儿子布菜,看儿子吃得差不多了,便亲自与他盛了碗汤,递到他手上的时候,便漫不经心地问道:“我听说你今日叫了翰林院的侍读到你那里,你以前不是老说那些翰林侍读古板无趣吗,今日怎么改了性子。”

        

李承祺接过汤,只喝了一口,便笑着回道:“蒋侍读年纪小,跟那些三四十岁的翰林不一样,他的许多观点都十分新颖,且也是真的有才学,我同他聊天,总能得到一些新的想法和思路,父皇也十分看好他,让我多同他接触呢。”

        

宋皇后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立即一滞,还隐隐有些绷不住的架势,她好不容易调整好表情,才问道:“你父皇真这么说,我可是知晓那蒋侍读年纪不大呢,这般年纪轻轻的,真就这么有学问。”

        

李承祺似乎没发现到宋皇后的表情变化,依旧笑着说道:“蒋侍读年纪虽不大,性子却也是极沉稳的,说来这人跟人的天资真就是不同的,许多翰林院的老侍读,我看着都不如蒋侍读博学,他刚被父皇点探花的时候,外头还都在传呢,说他是文曲星转世,不然怎么小小年纪这么有学问,我看着,也不是没可能。”

        

李承祺这话明明是开玩笑的,却让宋皇后听得尤其扎心,明明就是在宫外艰难长大的,从小又寄人篱下,凭什么还能长成如今精彩绝艳的模样,老太爷真是瞎了狗眼,怎么就没能让他死在宫外呢。

        

宋皇后心绪翻涌,好不容易才没露出扭曲的表情,勉强又挤出一抹笑,对李承祺说道:“依着母后的意思,这位蒋侍读平民出生,往后官场上的路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当,你还是应当多结识一些世家背景的官员。拉拢更多的世家,才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助力。”

        

李承祺听了宋皇后的话,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他也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应了声“知道了。”

        

宋皇后能感觉到儿子情绪的转变,知道他不喜自己说这些,便立即转了个话题,“说来这一次选秀,本是想给你选两个侧妃的,毕竟过了年你也十七了,该有几个贴心人在身边伺候,且你也知你父皇是最看中子嗣的,若是你能早些生下长孙,他定是会十分高兴的。”

        

李承祺似是没了胃口,将手中才喝了一半的汤放下,拿过一旁宫女端着的帕子,擦了擦嘴角,说道:“母后,娶太子妃之前,儿子不打算纳别的侧妃或是妾室。”

        

宋皇后闻言有些惊讶,皱眉问道:“为何?祺儿,你该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可以敬重你的太子妃,却不能偏宠她,你的后宫人选可不是凭你自己的喜好,而是要平衡各方势力。”

        

宋皇后的这番言论,李承祺听了不止一次,从前他都是敷衍应对,今日心中却莫名生出许多烦躁,想也没想地就问道:“那母后准备让我纳哪家的姑娘为侧妃,还是宋家吗?若是我的长子是从宋家女的肚子里出来,母后是不是会更满意呢?”

        

宋皇后脸色当即一白,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孝顺听话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悲从中来地说道:“祺儿,原来你一直都是这样想母后的吗,你以为母后安排的这些都是为了宋家吗,母后明明是为了你啊!

        

我自己娘家的人是什么德性,我能不知道,要是以后你的继承人是从宋家姑娘肚子里出来的,你就不用担心有什么外戚之祸,那些人你完完全全可以掌控在手里,可孙家那样的贵勋世家就不一样了,他们盘根错节百年,只要你哪天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就有可能废了你,再立一个新帝上位。

        

娘的这些良苦用心你还不明白吗,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为何我只注重宋家女儿们的教导。那些男丁,我只任由着他们纨绔,不管他们犯下了多大的错,我都为他们兜底,因为那些人就算犯再大的错,也不会损害到咱们母子的利益。”

        

李承祺从没听母后同他说过这些,所以他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反应过来,他一直以为,母亲是十分向着娘家的,不然不会这般纵容着宋家,还想把表妹也扶上太子妃的位置。

        

可他从懂事之后,便一直十分厌恶舅家,那些只会吸附在他和母后身上吸血的人,像是一群甩不掉的蚂蝗,让他想尽可能的远离他们。

        

可那些人都是他的亲族,他注定这辈子都跟他们撇不清关系。每每这些人又闯出了什么祸端,他都想让母后大义灭亲。可他从未想过,这一切,原来都是母后纵容的,她就是故意想将他们养废。

        

“母后……”李承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歉意地叫了一声。

        

宋皇后看儿子已经露出悔意,语气立即也软和了许多,叹息一声,缓缓说了些肺腑之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