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少妇被迫肉体偿还/偷弄小姪女未删节

        

幽冥瞪眼,额头青筋暴跳,显然是被亚克力说到了痛处!

        

汹涌的精神力瞬间爆发,顺着观察窗便涌了进去,狠狠地挤压在了亚克力的身上!

        

甚至能听到亚克力晶肌开裂的声音,其强悍的身体素质对于幽冥来说,不堪一击!

        

身体上,灵魂上都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即便是亚克力也忍不住痛苦的嘶吼着!

        

可却转而狂笑!

        

“哈哈哈!你除了这样对老子!还能怎么样?你以为我怕死么?杀了我啊?来啊!”

        

“这对你来说很容易的吧?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幽冥眯眼,手掌重重的按在铁蛹上,上面顿时被压出一道手印儿!

        

“既然你这么想死!对这世界没有任何留恋,为什么不自杀!不自我毁灭!”

        

亚克力眯眼,直视着幽冥的眼睛!

        

“我绝对不会自杀!我的生命是我母亲赐予我的!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礼物!我对不起谁,也不会对不起她!” 

        

哪怕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幽冥咬着牙,亚克力的生命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再压下去,怕是活不成了!

        

无奈的幽冥只能收了手段!

        

“老子这是在救你!你到底明不明白!继续被关在这里直到生命终结?这有什么意义?”

        

“这就对得起你母亲了?到底有什么想不通的?出去成为大族利剑,成为吞星,虽有束缚,但吞星就是吞星!”

        

“星空之巅一般的存在,有几个能管的了你的?如今正值序列战争前夕,你清楚一尊吞星的价值!”

        

亚克力嗤笑一声,满眼的不屑!

        

“狗屁!向大族低头,在身上种下奴印,当一只会咬人的狗么?”

        

“我亚克力就算是死,也绝不成为他人的工具,成为奴种!即便是我母亲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理解我的!”

        

“老子恨的不是你们,是这个操淡的世界!这令人作呕的奴种制度!憎恶人心的冰冷!”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随意决定他族的命运!践踏他族的自尊!生命生来自由!”

        

幽冥的心脏又被狠狠的重击,因为他记得,江南也说过这样的话!

        

只见幽冥咬牙道:“认清现实!你就是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规则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的!”

        

“你不是想要去改变这世界么?那就去争取啊?成为吞星,成为巅峰,你就会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有机会去改变规则!”

        

“否则你这样只是在原地踏步!只是…”

        

亚克力冷笑着:“别从你那肮脏的臭嘴里说出令人作呕的话了!你是吞星!你又改变了什么?”

        

“谁不想变强?但我不能连自我都丢了!印上奴种,成为吞星?听我主人的差遣?做一条乖狗狗?那样我还是我么?”

        

“我能力有限!没法去改变这操淡的世界!我只能要求我自己不被这世界改变模样!”

        

幽冥咬牙,能不能别总扎老子?

        

“你怎么还是想不通?成为吞星,哪怕是被打上奴印又如何?只要你还有价值!他们就不会随意舍弃你,更不会强求你去做不愿的事!”

        

“只是需要你该站出来镇场子的时候去镇一下而已,这不比把你关死在这里强?”

        

亚克力眼中满是憎恶:“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么?我诞生于硅基生命实验室,我母亲是霁月族,星墟开发,化作奴种!”

        

“由于霁月族的基因具有高兼容性,变异性,这是其他种族不具备的,是很好的实验材料,所以被硅基买下用以做生命实验!”

        

“自然繁育,人工繁育,每天都要被强迫,接受来自于各种族的基因,毫无尊严可言,寄生种,晶族,金属族,睛族,隐灵族,虫族…”

        

“无数霁月族在这个过程中不堪其辱,死于非命,实验失败了无数次,但也有成功的个例,就比如我的母亲!166081,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幽冥眉头紧皱,他虽然知道亚克力身兼多种能力,但却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诞生的!

        

其不属于任何种族,本以为是硅基基因实验的产品,缝合怪!

        

但没想到其原生种族是霁月族的么?

        

幽冥甚至没听过这个种族的名字,但这很正常,奴种太多了,并不是谁都能记得他们的名字!

        

亚克力似是陷入了回忆!

        

“于是一只杂种诞生了,是硅基精心制造的生物武器,身兼49种种族的优秀基因,完美融合,这整片星空没有第二个人跟他一样!”

        

“那个杂种,就是我!”

        

硅基并不满足于个例,更想批量制造出像是亚克力一样优秀的生物武器!

        

166081哪怕为硅基诞下了亚克力,依旧要承受永无休止的实验,接受基因!

        

最终死在了实验中,哪怕是死了,也要被当做样品分析,实验…榨干最后的剩余价值!

        

更像是一件物品,一件工具,这就是奴种的命运!

        

而亚克力,是硅基生物武器计划中,唯一的完成品!

        

亚克力小时候听母亲说过,霁月族曾经的世界,没被开发成星墟前的美好世界!

        

世界中央有一棵神树,象征生命与希望,每年霁月族都会去神树下参拜,期盼未来的一年中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每到夜晚,神树就会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无数的星火飞扬!赐福霁月族!

        

亚克力记得,母亲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

        

他也想去看看,母亲曾讲给自己的世界究竟有多美!

        

而那棵神树的名字,便叫亚克力…

        

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奴种,如果大家都能幸福的生活在原本就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中,该会有多好!

        

“我并没有继承母亲身上的奴印,硅基似乎是小看了我的能力,被我给跑了…”

        

“逃亡的日子很辛苦,改变形貌,东躲西藏,努力修炼,却也逐渐了解到了这星空世界的真相!”

        

“我也曾幻想着改变这世界的规则,但我没能做到…”

        

亚克力曾回到过霁月族所属的星墟,早就物是人非了!

        

世界一片荒凉,那棵叫做亚克力的神树早就被烧成了碳渣!

        

母亲口中所描绘出的美丽世界,亚克力终究没亲眼见到…

        

当亚克力看到霁月族被卖到花街,被送去开矿,被虫族当成幼虫温床,被当做实验用的工具!

        

被大人物当成玩物,甚至为了活下去,放弃尊严人格,搔首弄姿…

        

亚克力的心彻底死了,而像是霁月族这样的奴种还有成千上万,星墟不计其数!

        

这看似璀璨的星空,繁华炫目,但又何尝不是建立在无数奴种的尸骨上的?

        

又有谁听得到奴种的呐喊?为何弱小就活该被欺凌,被买卖,成为奴种任人宰割?

        

星空万族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这一切,没人觉得不妥,人心冰冷而麻木!

        

这样的规则,自寰宇战争至今,已经持续了二十几亿年!

        

亚克力不是没挑战过规则,但失败了!怎么战?触碰的是星空万族的利益!

        

是星空霸主玻色族的蛋糕,圣律会的蛋糕!

        

一人之力,渺小如尘埃一般,没人听得到亚克力的呐喊!

        

亚克力从没有一刻认同过这样的世界,他疯了可却又没疯…

        

只见亚克力的眼角有泪光滑落,可他却嘿嘿的笑着!

        

“你知道么?这星空中已经没有一个霁月族人了,已经灭族了,全都被我辗转星空杀掉了!”

        

“我没能力拯救他们,我没能力改变规则,但我有能力让他们解脱,不再受奴种命运的束缚,于苦难之中挣扎!”

        

“老子绝不认同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罪!所以!挡我者死!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只要我还没死!”

        

“我就会永无止境的杀下去,既然我没法把这世界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那就全踏马毁灭掉!去死啊!哈哈哈哈!”

        

亚克力的笑声中满是癫狂跟不羁!

        

幽冥知道,自己劝不动他,亚克力疯了也没疯!

        

因为他敢于挑战星空规则,并且为之付诸行动,但却又太过偏激!

        

胸中不现实的理想远大于他自身的能力!

        

只见幽冥回身,重重的关上了牢门!

        

“什么时候想通了,想要答应了,再叫我来见你!”

        

亚克力癫狂的笑着:“那看来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也好!乐得清净!”

        

幽冥没说话,而是离开了这里,死狱中的轰鸣声依旧在继续!

        

然而幽冥却毫不在意,就连一个疯子都敢为了追寻自己心中的自由而付诸行动!

        

那么…自己呢?

        

奴种的命运的确悲惨,江南为了不让人类成为奴种,多狠的心都敢下,多残忍的事情都敢做!

        

而如今的幽冥族,虽无奴印加身,但也没比奴种强到哪里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