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肌肉男的胯下巨龙&张医生的春天

赵二湖道:“阿栀,你大伯一家来了。我和你说,你大堂哥现在出息了,考中了举人!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啊!”

        

赵青栀冷眼看着,并没有动。

        

赵家大房就像是水蛭,当真是沾上了就难以摆脱。

        

若是今日她当真是被卖了,过得凄苦,他们怕是只会落井下石,冷嘲热讽一番就离开。

        

可现在知道她家在燕北城有了个铺子后,就态度大变,而今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情况,竟然还找上门来了。

        

当真是——让人厌烦!

        

赵二湖看她不动,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赵大海等人,起身想去拉她:“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阿栀,过来,你也许没见你大伯他们了,你……”

        

赵青栀别开身体,躲开了他的手,她冷冷地觑了他一眼:“爹,你难道忘记了,他们对你做过什么吗?”

        

“你,你这孩子,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咱们,咱们……”赵二湖没想到她竟然还惦记着以往的茬,生怕惹了赵大海他们不高兴,他连忙想岔开话题。

        

“那是在您这儿翻篇儿了。我这可没有!”赵青栀不想跟她爹这个糊涂蛋多说,而是转向了赵大海,“怎么,来打秋风的?”

        

“你说什么呢?”赵清雪第一个不高兴,她拍案而起,“赵青栀,你别得意!不过是买了个铺子,还不知道你家哪来的钱呢!你装哪门子的大头蒜啊!”

        

“我哥哥现在可是举人,今后还可能是官人,你再这样,回头仔细把你抓进去牢里坐牢!”

        

“哦,我好怕怕啊!”赵青栀嗤笑着拍了拍胸口,眼神轻蔑地扫了他们一眼,“就你们这品行,还去当官?这怕是朝廷都不开眼吧!让你们去草菅人命!”

        

赵青栀向来不是个好拿捏的,她骂起来人也是狠的。

        

赵清雪可都不是她的对手。

        

“你——”赵清雪被她气得脸色涨红。

        

最后还是赵李氏开了口,她虽然看不上当初偷了钱的张冬梅,但这赵家其他人可都是她的血脉,她也是看重了赵大海多年的,虽然他后来不着调,但这投入成本多了,自然这心也是偏的。

        

更何况,现在他们主动上门,对她态度也殷切,她看好的大孙子现在也中了举人,今后指不定还能考中状元,指不定她还能靠着孙子当一回诰命老太太呢!

        

再来,赵青栀是个女娃娃,又不是自己家的血脉,她这屁股也就坐偏了!

        

“阿栀,你胡说什么?你堂哥哪里惹了你,你再胡咧咧,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赵李氏骂道:“一个姑娘家家的,成天去外头抛头露面的,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连基本做人道理都不懂,早知道你这样当初就该……”

        

“该怎么?”赵青栀丝毫没被她的话伤到,她冷冷地睥睨着赵李氏,“怎么,见了他们,觉得他们出息了,想跟着他们走了?是也不是?”

        

“也难怪了,亲生骨肉,总归是要多护着点的。你若是想走,我这就让丫鬟给你打包了行囊。也免了我在外头奔波赚钱,回来还得被花钱地骂一句伤风败俗。”

        

“毕竟,你这可是能跟着还能当个官老太太。”

        

说着,她就使唤了丫鬟去收拾赵李氏的行李。

        

赵李氏没想到她竟会赶自己走,一时都有些愕然。

        

说起来,赵青栀这阵子的确是变了,她根本就不如从前那般谨慎冲动了,而今都学着阴阳怪气的,甚至动不动就会给她下脸子。

        

就是赵二湖说话都不管用了。

        

赵大海这次来可不是来接赵李氏走的,赵李氏这么个脾性,接回去怕是张冬梅都得跟他吵架。

        

他来本就是为了搞清楚二房为何突然有那么多钱的,若是能薅点羊毛,那自然是更好了。

        

可不是接个麻烦精回去赡养的!

        

故而,他立刻替他娘出头,“阿栀,你怎么能这么枉顾孝道!这是你奶奶,你怎么这么跟她讲话?二弟,你也不好生管管你女儿,叫她这么撒泼撒野的,今后还如何说人家成亲的?讲出去,那都是我们赵家没脸!”

        

赵二湖被他说得有些羞愧,刚鼓起勇气想跟赵青栀说话,赵青栀一眼横过来。

        

“我们都分了家了,我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们来管!我爹如何管教女儿,那是我爹的事儿,与你们何干?你家那么能耐,咋不去管管官府难民,咋不去管管朝廷赈灾,尽在这瞎掰扯!”

        

“还有爹,你若是再这么糊里糊涂的,我也就不管你了。今后你就跟着大房他们过去,就当自己的女儿死了!左右,你也没想让我活着,不是吗?”

        

赵二湖顿时就住了嘴,气势也蔫巴了。

        

赵青栀自从上次差点病死后,她就一改以往的姿态,现在是强势又漠然,对着赵李氏和赵二湖都没个好话好脸的。

        

但该给的体面孝敬,她倒是也没少,只是想在她跟前像是以往般拿捏,那是不可能了。

        

赵二湖上回被赵宛舒等人说了一通后,也是倍感愧疚。

        

毕竟是自己的闺女,他是真没想过让她死,到底还是疼着的!

        

故而,他此时也只能蔫了吧唧地垂下了头。

        

赵青栀冷冷淡淡地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我还有事,先回房间了。你们自便!”

        

她可没空招待。

        

至于赵二湖想亲近下,她倒是不反对,只是想让她出钱出力,那是不可能的。

        

她是不会忘记大房曾经对他家做过的那些事儿的!

        

但为了以防万一,她离开厅内后,就招呼了个管着府中内外的嬷嬷,让她多盯着些,不准赵二湖贴补大房,也不准送东西给大房。

        

她要让他们怎么空手来的,就怎么空手走。

        

嬷嬷应声答应。

        

赵青栀想了想,又让她多盯着点赵李氏。

        

而今府中的人是她买来的,也是经过她手的,发月钱的也是她,自然个个都向着她的。

        

这些都是赵宛舒教她的。

        

如今府中的一切都尽在她手里。

        

赵二湖是根本不会这些,也不管这些,赵李氏一个农村老太太,便是想跟她争权,但她一没钱,二没能耐,最后也就是嘴上骂骂咧咧两句。

        

若是她说得好听,赵青栀也就不当回事,说得不好听了,赵青栀克扣她两天伙食,让她吃吃苦头也是常事。

        

赵李氏便是真要骂人,这府中地方大,也传不到旁的地方去,府中的人也嘴巴严实,不敢到处乱传她苛责祖母。

        

更何况,赵李氏根本算不得她的祖母。

        

她能出点钱米养着她就不错了,这也是为了博个好名声,若是她还那么不识趣,赵青栀如今那是个油盐不进的,自然是不惯着她的。

        

赵李氏闹腾了两回后发现无果,也是曾经告过状的。

        

但赵二湖在赵青栀前面说的话也不管用的,赵青栀差点连命都没了,还在乎这些,若是她没了好名声不能嫁人,她也是无所谓的,大不了招婿,实在不成,她不嫁,有钱在手,日子如何过不下去的?

        

时间长了,两人也是无可奈何了。

        

更何况,赵青栀是赚钱养家那个,掌管着家里的中馈。他们现在不用劳作不用吃苦,每日里还有吃喝,有人使唤,还有啥自行车呢?

        

赵大海也是真没想到,曾经那么乖巧老实的赵青栀竟变成这副模样了,这愈发让他好奇了。

        

只是,他提了好几嘴,旁敲侧击地问了这发家致富的钱如何来的,赵二湖是死活不肯说,问多了就面露难色,却也是跟撅了嘴的葫芦一样,沉默不语的。

        

就是赵李氏也多言。

        

弄得他越发心痒痒。

        

眼看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朝着赵容涛使了个眼色。

        

待得用过饭后,赵容涛和赵大海就寻了个借口想看看院子,赵容涛被赵二湖领着转悠,赵大海却是偷偷摸摸拉住了赵李氏,说是有些体己话跟她讲。

        

赵李氏便把人领回了自己的屋子。

        

赵大海寒暄了两句,就开始痛哭流涕讲起这阵子自己的辛酸,然后少不得痛哭以往对赵李氏的疏忽等等,反正两母子是抱头痛哭了一场。

        

最后也算是重归于好了。

        

趁着气氛好,赵大海抹了把泪,便提出了疑问:“娘,方才二弟啥都不肯说,但是我这心里还是感到奇怪的。”

        

“你看,咱家阿涛现在中了举,后面若是再中个进士啥的,那以后咱家说出去大小那都是官家了,咱家这是改换门庭了啊!这后头阿涛要成亲啊,那肯定都得找好些的人家,还要当官也得考察背景。”

        

“二弟若是用了些不法的手段得了这些钱,以后叫人查不出来,不但二弟要落大狱,怕是我们被牵连了啊!咱们好不容易把阿涛给供出去,可不能毁于一旦啊!您就告诉我吧!”

        

赵李氏是被警告过不准透露出调换孩子的事情的,毕竟赵释帆如今还是赵家的子孙,一旦被发现,后头可就得被赶出门了。

        

她便是为了真正的二儿子和孙子都不能做出这样拖后腿的事儿来!

        

她犹豫了下,“……你放心吧!这都是正当来源的,不会牵连了阿涛的……”

        

“娘,您就别骗我了。二弟什么本事,咱们心里都清楚的。这燕北城置地置铺子可不是一笔小钱,你们这宅院多大啊,还有仆从使唤,没几千两银子肯定是下不来的。二弟除非是抢了钱庄,不然哪来的钱?”赵大海回道。

        

要知道,他在宛城开个铺子,便是再赚钱,如今连宛城的铺面宅院都买不起,更何况是燕北城这样寸金寸土的地方呢!

        

他笃定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事儿!

        

“娘,您就告诉我吧!”赵大海见赵李氏面有难色,连忙拉着她磨,“是的。二弟是出息了,可阿涛现在也出头了啊!等到他考中了状元,以后您就是状元的奶奶了。”

        

“说不定后头还能给您挣个诰命回来呢!娘,你对我们的好,我们都惦记在心里头的,还说,你更看重二弟?看不起我这个儿子了?我也知道,我给你丢人了,我就不该来……”

        

“你怎么说这些话?他能跟你比?”赵李氏听不得他自贬的话。

        

不过,她踟蹰了片刻,到底还是大儿子在心里占据了上风。

        

她压低了声音,“我与你说了,你可别跟旁人透露半句。便是张氏你也不能说,听到没有?她就是个没良心的大嘴巴子,照我说,你就该把她给休了!”

        

“她是阿涛的亲娘,又没犯七出,我这贸贸然休她,回头对阿涛的前途不好。不过,我定然不会跟她讲的,咱们才是亲母子,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的。”赵大海好话是不要钱的往外丢。

        

赵李氏心里满意,便悄悄与他把真假少爷的事儿说了。

        

赵大海先前是想过各种情况的,比如是三房帮衬啦,或者是二房走了狗屎运救了什么厉害的大人物,对方为了报恩等等,却完全没阿想到是这茬。

        

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就是话本子都没写得这么精彩过啊!

        

他瞪大了眼,不敢置信都看向赵李氏,嘴巴大张:“娘……您,您真的这么做了?那咱亲二弟岂不是……”

        

“对,他以后能当那皇商家的掌权大当家。所以,都叫我闭紧嘴,别胡乱说。我呢,现在吃点苦头没事,等那赵家的老头子咽了气儿,咱们的好日子都在后头呢!”赵李氏美滋滋地想着。

        

“回头,看我怎么剥了赵青栀那小贱皮子的皮!”

        

赵大海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底都是羡慕。

        

这样儿好的事儿,怎么就没落到他身上呢?

        

从一个庄户小子一跃成了皇商家的继承人,对方还因为赵二湖上不得台面,愿意继续替他隐瞒身份,争取继承权!

        

这简直就是天选之子了啊!

        

他忍不住低声道:“娘,当初你咋不把我送过去呢?”

        

不然,这样的好待遇岂不是可以落到他头上来了!

        

“什么?”赵李氏没听清楚。

        

赵大海描补:“咳咳,没事。你放心吧,哪怕是为了咱们家,我也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