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他嘴上摩擦到_潮短篇一对一爽文

    

白墨一转头看着白墨婉,恶狠狠的说道,“果然皇上不会这么容易上当!我就说他不可能真的来了边关!”

        

白墨婉眼底也都是残忍。

        

她是从皇宫出来之后,就秘密到了边关,等着萧谨行自投罗网。

        

她其实也知道萧谨行没那么容易骗。

        

而她能够肯定他会来,是因为萧谨行不可能不顾边关战乱,一旦真的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他一定会来。

        

他不会拿黎明百姓江山社稷开玩笑,他有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所以在收到萧谨行要亲自出征的消息时,她并没有做太多的怀疑,她只需要把自己的天罗地网布局好,等着萧谨行送上门就行,但她没想到,半途中萧谨行居然选择了原路返回。

        

萧谨行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他现在回去,如何给朝中大臣,如何给黎明百姓交代?!

        

还是说,他又有什么其他阴谋。

        

“婉儿,现在怎么办?”白墨一紧张的问道。

        

皇上一旦回去,他们想要动皇上就更难了。

        

而且就算要动,也名不正言不顺,白家几代忠臣的名誉不能毁于一旦!

        

“起兵,以迎接萧谨行为由,阻止萧谨行回朝!”白墨婉没有让自己纠结太多,当机立断!

        

“可是……会不会是皇上又在使诈?!”白墨一现在反而冷静了些。

        

此次毕竟关系到他们白家是否成败的关键,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确实在使诈。”白墨婉眼底一狠,“他今日回去,定然不会来边关了,他很清楚来边关他只有死,而他明知要死还要出兵不过是做给文武百官看的,此次回去,他肯定想要了怎么给文武百官交代的理由,比如身体不适,突发病急等等,永远不要坏了萧谨行的能力!”

        

白墨一听白墨婉这么一说,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狗皇帝果然阴险狡诈!我马上准备出兵!”

        

“等等。”白墨婉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

        

“怎么了?”白墨一问。

        

“我们现在去追击萧谨行,也就意味着,鞑子不能为我们所用,我们暂时不能放他们真的入关,一旦入关,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最后我们也没办法收拾了这个残局。”白墨婉又开始分析。

        

白墨一点头,“自然,我当初和鞑子达成的交易是,一旦他们拿下了皇上我便给予足够的金银珠宝和牲畜牛羊,但鞑子从来都是以侵略为主的游牧名族,习惯性抢夺掠杀,一旦他们真的入了关,闯入了我们大泫中原,他们根本就不会再遵守和我们的交易,怕是要把整个大泫国都给吞了去!”

        

“所以不能放鞑子入关,这是后患,我们也控制不了最后的局面,一样是害死我们白家。而鞑子不能入关,我们现在去追击萧谨行,就代表着我们少了一股兵力。”白墨婉脸色难看。

        

“哪怕少了鞑子的力量,我也一样可以拿下皇上!我们之所以按兵不动只是不想给我们白家落得不好的名声,从来都不是怕了谁?!”白墨一根本不把萧谨行放在眼里,“而且传来得消息不也很清楚吗?皇上此次出兵,不过是上千的亲兵跟随,我堂堂五十万大军,我害怕了他不可?!”

        

白墨婉还是有些担忧。

        

毕竟萧谨行并不简单。

        

“婉儿,如果只是兵力的原因,你大可不必担心!大哥这些年在父亲死后也进步了很多,不会再像以前那般鲁莽行事,你交给我,我定然会帮你拿下萧谨行的人头,给你泄愤!”白墨一胸有成足的说道。

        

白墨婉思前想后,也不觉得萧谨行真的有那个实力来对付得了他几十万白家军。

        

哪怕他调动全国的兵力,也不敌他们白家军一半,重要的是,白家军英勇善战,常年出征打仗,其它地方士兵没有经过这般正是规模的训练甚至真正上过战争,哪怕是打起来,也是溃不成军,她根本不需要这么介怀!

        

她冷眸道,“大泫唯一可以和我们抗衡的将领只有谢若瞳。”

        

“她?”白墨一讽刺,“她一个人再厉害又能怎样,她手上只有几万的兵力,哪怕再精英,我白家几十万大军,不用刀不用枪碾都能碾死她!”

        

“不能掉以轻心,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放过。”白墨婉显然更加冷静,“而且这次去追击萧谨行也不能一下动了所有兵力,我们兵分三路!第一路前锋追击,我带领军队快马加鞭先去和萧谨行正面开战,堵住他回朝的路。你带领第二路大部队随后增援,将他可能逃离的道路全部封锁,一定要将让他没有任何退路可言,来个瓮中捉鳖。还剩一路军队交给信任的白家将领,驻守边关,看似和鞑子对抗,实际上拖住谢若瞳的兵力,同时想办法暗杀了她!”

        

“还是没没考虑周全,我马上去安排!”

        

“快去!”白墨婉冷声。

        

白墨一迅速离开。

        

白墨婉拉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萧谨行,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会让你,悔恨终生!

        

……

        

萧谨行的一行军队连夜启程回浔。

        

到天明,所以军队就地休息,补充食粮和体力。

        

安泞也下了马车,看着萧谨行骑着他的战马往一旁的溪水边走去。

        

小伍一人跟在他的身边。

        

“娘娘要不要过去?”宫女看着安泞的视线,连忙恭敬道。

        

“不用。”安泞直言,她转眸看到了亲兵的领卫军,直接走了过去。

        

“卑职参见皇后娘娘。”守卫军很是恭敬。

        

“帮我准备一匹战马。”安泞直言。

        

“娘娘不坐马车吗?”守卫军诧异。

        

“马车内太闷,本宫下一段路程想骑马。”

        

“是,卑职马上去给娘娘寻马。”守卫军领命,迅速离开。

        

不一会儿,一匹白色的骏马牵到了安泞的面前,“娘娘,这匹马最为温和,娘娘可先试坐。”

        

安泞翻身潇洒的坐上了上去。

        

“驾!”然后快马加鞭,直接从军队中离开。

        

远处。

        

萧谨行牵着自己的马屁在吃草喝水,远远地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快马加鞭的离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