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硬了被女同桌摸到/屁股撅高扒开玉势调教

陶作染听陶惟程的话,笑着说:“好。回吧,天色还早,我回去还可以做活。”

        

他们回家后,陶永能听说店铺里只有水桶后,对陶作染说:“我想做一个香木炕桌,你给我画一个富贵荣华的图样。”

        

“爹,我以前画的图样,我拿给你用吧。”

        

“炕桌的图样还要大一些,你以前画的图样,大的大了一些,小的又小了一些,我想要热闹的画本,让人坐在炕桌边上,觉得家里是繁荣昌盛的。”

        

“爹,我晚上画出来给你看啊,这一会天色亮,我也去做一些活。”

        

他们父子说着话往后院走,陶惟程兄弟跟上前去,陶青碧在院子里站了站,她转头进了厨房。

        

厨房里面,安二芷抬眼看到陶青碧,愣了愣问:“你们这么早回了?”

        

“屋顶修好了,店铺里面只有水桶了,爹带着我们回来了,爹去了后院。”

        

陶青碧说着话,往灶口一坐,抬头望着安二芷:“娘,我来烧火。”

        

“好。先烧一锅水,你一会帮着娘给弟弟们洗澡。”

        

陶青碧守在灶口,安二芷准备着晚餐,季八姐进来的时候,看到她们母女笑了起来:“妞妞,你没有去看弟弟们?” 

        

“伯母,哥哥们去了后院,我要是去看弟弟们,他们太闹人了。”

        

季八姐听她的话笑了起来:“你要是想去后院,你可以跟着一块去啊。”

        

“我不去,祖父说后院棚子里面有砍刀有斧头,容易伤了人。”

        

季八姐和安二芷交换一下眼神,季八姐笑着说:“你不想去,就不要去了。天气冷,有你烧火,伯母一会来煮你喜欢吃的菜。”

        

安二芷笑着对季八姐说:“嫂嫂,她一个小孩子不用你哄的,她一会就没事了。”

        

陶青碧抬头对季八姐说:“伯母,娘,我没有不高兴的,我知道家里面要忙活的事情多,我去了,帮不了忙,还会挡了路的。”

        

季八姐望着陶青碧真心笑了,自家的孩子果然懂事聪慧,她笑着说:“你们放假了,你祖母高兴,也叫多煮两个好菜。”

        

安二芷跟着松了一口气,现在家里面只有陶青碧一个女孩子,家里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偏爱她。

        

被偏爱的孩子,长大后,多少会有些任性。

        

陶永能原本也是由着陶青碧前院后院乱转悠的,只是陶永成来过一次后,陶永能才不让陶青碧跟着父兄去后院玩耍。

        

季八姐听平三顺说了几名闲话,陶永成知道陶青碧想学木工活后,他是激烈的反对,哪怕陶永能说,自个和陶作梁兄弟不会舍得陶青碧学这样的辛苦活,陶永成都有些不太放心。

        

季八姐私下和陶作梁说了这事情,他听后有些生气道:“大伯幸好只有一个儿子,否则他的次子真可怜,做什么事,都先要看父兄的眼色行事。”

        

季八姐其实非常好奇,陶家祖上难道是有什么秘密的人家?

        

陶作梁听她的猜想,一下子笑了起来,陶家老祖当年逃难来汾州,已经是十多岁的少年人,对自家的事情,应该是非常的清楚。

        

如果陶家是有什么背景的人家?后来世态安稳下来,他应该带着儿孙们回去寻根,而不是对后代子孙从来不提故家的事。

        

陶作梁认真的想了想:“我祖父在的时候,有一次好象提起过祖宗的事,说是普通人家,故家当年几方打仗,普通人已经不能生活下去了,一家人出来逃难,最后只有老祖活了下来。”

        

季八姐听后叹息一声,难怪陶家人不知道故家在何处,老祖当年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命大了,难怪老人家不提旧时事,提起来,大约都是伤心的事。

        

季八姐和安二芷悄悄说了这事情,安二芷听后跟着叹一声:“我听我祖父提过,三家巷子这里从前是逃难人居住的地方,后来我们三家安居下来了。”

        

店铺开了一天门,又关了几天门,等到陶作梁兄弟做出两张炕桌和和一个茶几的时候,陶惟程带着弟妹去守店铺。

        

兄妹三人打扫了店铺,留下五个水桶,把别的水桶送回库房,他们回头看着店铺,心情都有些美好了。

        

陶青碧笑眯了一双眼:“这几天的客人,最好是来买水桶的。大哥,后院有木料,你做水桶吧,我们正好卖你做的水桶。”

        

陶惟程听陶青犄的话,心思一动,对啊,他看了后院的木料,的确可以用来做水桶。

        

他带着陶惟梓去后院,陶青碧独自守店铺,她把书拿出来看,听见客人进店铺的脚步声音,她起身迎了客人。

        

客人见到陶青碧,满脸兴奋神情:“东家妞妞,你家的店铺没有转租啊?”

        

陶青碧有些不好意思说:“大叔,我家店铺不转租的。家里有喜事,关了几个月的门。”

        

客人打量一下店铺里的东西,直接提了一对水桶说:“正好家里要喜桶,还是老价钱,对吧?”

        

他报了价钱,陶青碧眉眼都笑了:“大叔,你记忆真好,这样的小事情,都记得这般清楚。”

        

陶青碧收了碎银子,客人直接提了一对水桶出了门,陶青碧到后院把银子交给陶惟程:“刚刚卖了一对水桶。”

        

陶惟程收了银子,连忙去库房又搬出一对水桶,直接放在老位置:“这两个位置好,一定是吉位,等一会客人来了,又会相中这一对水桶的。”

        

他说完话后,转身对陶青碧说:“妞妞,你刚刚坐在哪里的?”

        

陶青碧指了指板凳,陶惟程把她拉到原位置坐下来,问:“你刚刚在看什么书?”

        

陶青碧手指一下柜台上放的书,他拿了过来,笑着对陶青碧说:“妞妞啊,你年纪小,不知道,好的内容要多读几遍,才真正会懂得内里的意思,你继续读刚读的一页书。”

        

陶青碧不想让他围着自个打转,直接点头接过书,随意翻了一页,冲着陶惟程说:“哥哥,我先看一下后面的内容,一会再翻到前面多读几遍。

        

哥,你去后院做水桶吧,等到你做出一对水桶的时候,我一定还会在老位置,继续看着这一本书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