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呻吟紧窄/腐文bl辣文纯肉

“太棒了!”李妮看着托盘上的烤串,好些菜肉,都是她喜欢吃的。

        

“我们这是朋友间的茶话会,不是贵妇之间的茶话会,所以吃一些接地气的食物,也是理所当然。”念穆朝着李妮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好多我喜欢吃的,念穆,你也太棒了吧。”李妮感叹道,她不过是跟念穆吃过几顿饭,自己在饮食上面的喜好并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但念穆似乎都知道。

        

“你喜欢吃就好,这些,薇薇安都有在帮忙呢。”念穆看向一旁的薇薇安,她笑的腼腆。

        

李妮给薇薇安一个拥抱,感谢道:“薇薇安,谢谢你。”

        

“李妮,你客气了。”薇薇安回抱了一下。

        

念穆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看向吴姨道:“吴姨,厨房还有些烤串,你给慕总送上去吧,还有,让孩子们下来吃点心。”

        

“好的呢,念女士。”吴姨笑眯眯地上楼。

        

念穆又把做好的咖啡、奶茶,还有各种烤好的小点心端出来,因为是大人之间的茶话会,她给孩子分了些点心跟吃的,让他们在客厅看着电视吃后,她们三个人坐在饭厅的椅子上,一边聊天,一边品尝。

        

“唔,太好吃了,念穆,我真的太爱你做的所有饭菜。”李妮挑了一个烤串,吃了一口,味蕾瞬间被征服。

        

“是啊,太好吃了。”薇薇安用生硬的中文附和着,品尝过念穆做的烤串,她觉得学校美食街那间的烤串,也就那样。

        

还是她做的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念穆给李妮斟上奶茶,看向薇薇安,“薇薇安,你要试试吗?”

        

“赶紧试试,别只顾着喝咖啡,奶茶加烤串,绝了。”李妮被眼前的好吃好喝给吸引,暂时忘记宋家的事情。

        

她发现,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念穆在,她心头的忧愁,总能暂时被遗忘。

        

念穆就像有神奇的魔力,让她的苦不堪言暂时消失。

        

“好,我试试,谢谢。”薇薇安羞涩笑着,念穆给她倒了一杯奶茶,她抿了一口,便爱上这种感觉,“我以为茶话会要不配茶要不配咖啡,没想到配奶茶的感觉这么棒!”

        

“是念穆煮的奶茶好喝。”李妮夸道,这口感一喝便知道不是点的外卖。

        

“念穆,你好棒,要是跟你生活在一起,那幸福坏了。”薇薇安不禁感叹道。

        

“说什么胡话呢?”念穆无奈笑着,她们两个人一人一句话,把她快要捧上天。

        

“我们没有说胡话啊,这奶茶,确实好喝,这烤串,也确实好吃,还有这些小点心。”李妮笑着说道,又问着薇薇安的意见,“薇薇安,我说的没错吧?”

        

“嗯,你说得对,的确很好吃很好喝。”薇薇安点头赞同。

        

淘淘端着两个杯子走过来,奶声奶气道:“姐姐,你再给我们一些奶茶吗?我跟哥哥都想再喝一杯。”

        

“可以啊,来,杯子给我。”念穆答应,毕竟这些奶茶是她做的,真材实料没有什么不好的添加剂,孩子多喝些也没关系。

        

她倒了两杯奶茶,没让淘淘端过去,而是亲自端过去。

        

薇薇安看着这幕,不禁感叹,“念穆对孩子真好。”

        

“是啊,她对待这三个孩子,就像亲生的那样,都说孩子没有什么坏心思,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对谁好,念穆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都把孩子照顾得很好,所以,这三个孩子特别喜欢她。”李妮感叹道。

        

薇薇安抿着笑容,心里又不禁想着,要是她也有一个孩子,那该多好。

        

但是,她能跟谁有孩子呢?

        

念穆把奶茶送到客厅后便折返回来,继续与她们吃东西聊天。

        

另外一边。

        

医院里。

        

宋北野把宋母的身份证送到医院后,在护士的指引下,顺带的交了押金办了入院手续,随后便来到病房。

        

宋母还没醒来。

        

病房的沙发上,宋北玺坐在那里,看见宋北野走进来,他微微颔首,目光冷淡,“来了。”

        

“你做了什么?把妈给害成这样!”宋北野不分由说,直接上前与坐在沙发上的人对峙。

        

宋北玺眼眸冷淡解释道:“她高血压犯了。”

        

“你胡说八道,妈就没得过高血压,我问过医生,这次她是受了刺激,才会导致血压升高,知道她不同意你跟李妮在一起,你还这样刺激她,宋家没有你这样的人!”宋北野眼神阴沉,想要抓着他的衣领。

        

只是两人的身高相当,宋北玺注意到他意图的瞬间,把他的手拍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宋北野冷哼一声,“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宋北玺,这回妈晕倒,你以为你还能在宋氏横冲直撞吗?被开除的瞬间,你连李妮都护不住!”

        

“就算我不在宋氏,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还有,李妮是我的人,你少打她主意,就算我不在宋氏,她也是你的嫂子,宋北野,你永远,都只能唤她嫂子。”宋北玺知道他心里的打算。

        

宋北野对李妮的渴望,来的莫名,他怎么看都不懂。

        

但李妮,他绝对不会拱手相让。

        

即使不在宋氏又如何?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能够保全李妮。

        

“呵,大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你知道吗?你越是在乎的东西,我全部都要得到,包括宋氏,包括李妮,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比你聪明,我会让李妮心甘情愿跟着我,做我的地下情人,到时候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或许求求我,我还可以赏你一口饭吃。”宋北野语气阴森,嘴角微微上扬,他似乎看见自己拥有一切的画面。

        

那会儿,他将会风光无限。

        

而宋北玺,连现在的他都不如!

        

想到能把宋北玺踩在脚下,宋北野嘴角的笑容更加肆意,也透露了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宋北玺见状,淡定得很,“你不会成功的。”

        

说罢,他看了一眼还在病床上的宋母,转身离开。

        

他在这里,等宋母醒来,也只会惹她生气,倒不如让司曜及时告知她的情况比较好。

0

更多精彩